本站网址:www.jdt365.net 简体繁体

主的受限制

这些日子,主对我们说到神的受限制。神的受限制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值得我们思考。关于神的能力,我们谈得很多,但我们很少思考神所受的限制。今天有许多事神不能作。我们有否想过这情形是多么严重?神不能作某些事,不是因为祂无能。祂是无所不能的,但祂有祂所受的限制。

神的话是有大能的,绝不徒然返回。但我们在主的比喻中读到,话被“挤住”了(太十三22)。人可能将神的话挤住。主耶稣说,“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我……愿意……只是你们不愿意。”(二三37)。结果是“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38)。主一点也没有错,但神的儿子受到限制。在人里面有个东西如此有能力,竟限制耶稣基督。以赛亚五十章二节:“我的膀臂岂是缩短,不能救赎么?”不。那么为什么祂不作工?那是因着人的罪和罪孽。所以这里我们看见,神无所不能的手,受到祂子民罪的限制。这不是因为祂不能作什么,乃是因为人限制了祂。因着人里面有个东西,祝福就必须受到耽延。

神是无所不能的,但祂的无所不能受到限制,因为祂必须有某些适合祂作工的条件。问题是我们有否站在让祂显明祂能力的地位上。我知道我不能帮助神,我不能促进祂作任何事情。但我可能有些东西会拦阻祂。罪、不信、天然的能力等等,都会拦阻神的能力。主必须给我们光,使我们看见祂所能作的;祂也必须给我们光,使我们看见我们会拦阻祂作什么。我能将祂放在一个地位上,使祂不能作祂所要作的。天地的创造者,会受我们限制。愿主鉴察我们的心,并彻底对付我们。在我里面有没有什么是拦阻祂的?我的基督徒生活中有没有其他的倚靠?有没有凭眼见或感觉的倾向,或者我是凭信而行?我的生命中只有神么?祂要作我的生命和能力。我有没有什么计划、程序,是顶替祂的?我信靠祂使无变有么?我信靠祂叫死人复活么?祂始终是复活的神。我们若靠近祂而活,就必看见光。我们若住在祂里面,光是确定的。我们发现有什么拦阻,不是凭着察验自己,乃是凭着在祂面前。

路加十二章五十节说到主受限制。主说到“迫切,”就是受束缚。这辞的意思就是没有自由的通道。主说祂要把火丢在地上。如何丢?藉着受一种浸。“我是何等的迫切,”也可译作“我是何等受困迫,”意思就是能力局限在祂自己里面。祂因着在属人身体的光景里而受了限制。祂不能同时在两地。祂在地上因着在身体里而受限制,所以寻求受浸的日子,就是祂要死在十字架上的日子。凭着祂的死与复活,祂会得着属灵的身体,藉着圣灵,祂的生命就能赐给祂的子民。约翰十二章是与这一段平行的经文。生命,就是生产的能力,包含在麦粒里;惟有麦粒落在地里死了,生命才能得着释放。主受死以前,是父的独生子。但在复活的早晨祂说,“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约二十17)。这里教会的问题进来了。我们是祂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 

无所不能的一位,竟然受人限制,这是如何发生的?这要继续到永远么?在已过的永远里,并在将来的永远里,神是以利沙代;没有什么可限制祂。在两个永远里,没有什么能终止、拦阻或耽延祂。但神有一个意愿。祂有一个儿子,但祂要得着许多的儿子,祂要得着一班人,有分于祂的生命,并表显祂的儿子。为这缘故,祂创造天地和人。但这里有个难处:人被造有自由意志。这里神开始受限制。从伊甸园直到如今,有三个意志在作工─神的意志、撒但的意志和人的意志。神不愿除去人的意志。祂要人的意志站在祂那边,所以祂也接受随之而来的限制。神不愿强迫人作什么。祂朝着祂的目标作工。在两个永远里,神的无所不能是绝对的;今天祂的无所不能是相对的,因祂受到一些限制。在创造里,神将祂的全能置于人意志的限制之下。人的意志可以在神的一边,也可以在自己的一边、或在撒但的一边限制神。人的意志若能向着神,神就要比创世以前得着更多的荣耀。所以这个无所不能,在将来的永远里,会比在已过的永远里大得多。将来虽然有限制的可能,但那时神将不受限制,因为我们已被带到一个境地,凡是出于神的,我们都会赞同。所以神要得着更大的荣耀。将来还是有一个分开的意志,但这意志服从神,对神乃是荣耀。神这样作是冒着险。我的度量将成为神能力的度量;神有多大,就在于我的度量容让祂有多大。这是瓦器里的度量。我若扩大我的度量,就是扩大神在我里面的能力。今天神的能力受我的度量限制,它是受制于我的意志、我的服从、我的顺从和信心。神的能力取决于我对祂的信心。我是规格,是标准。今天神的全能受制于你和我。

有一位的意志绝对与神的意志联合,神在祂身上不受限制,这一位就是主耶稣。神能在祂身上,并藉着祂作神所喜欢的。藉着祂的死与复活,有一个身体凭着那灵的能力形成了;今天神在寻找一些肢体,对祂会有完全的回应,并且在他们身上,神的意愿所受的限制会永远除去。神只在创造里,在时间里受限制;祂在永远里不受限制。教会要为祂除去限制。所以我们受了极大异象的托付!神几乎可以说是托付我们恢复祂自己的无所不能!祂恳求我们除去祂所受的限制。为此,在我能带进永远的计划以前,祂必须在我身上有自由的通路。这就是国度的意思。国度的意思就是神能作祂所要作的,祂有祂自己的通路。祂是不受拦阻的,祂有权柄和能力,所以有荣耀;祂有一个范围,在其中祂是至高无上的。教会必须带进这个。有一天,教会将是祂的器皿,盛装祂所要的一切,但今天这就必须开始。神在等候,直到我们完全顺从;这是神作工的原则。我们期待神作工,但神说,“我能对你作什么?”你不能期待神显明比你所给祂更大的度量。祂是绝对无限的。今天神的能力完全受制于我们的度量。神无法比我们所是的更有能力。祂已将祂自己放在我们里面,使我们成为祂的管道;我们能将祂关在外面,也能释放祂。整个神圣计划的得失都在于此。

今天这是事奉的秘诀。我怎能真正事奉主?不是凭着热心作什么,乃是凭着来到真正服从的境地。听命胜于献祭。有许多献祭的事在进行的时候,不一定有多少顺从!亚伯拉罕将以撒放在祭坛上,比将他收回更容易。主必须把我们带到一个境地,我们没有什么拦阻祂,我们在主手中是柔软的。祂必须把我们带到一个境地,对祂自己有完全的回应,使祂能有自由无阻的通路。这样,就没有什么是祂所不能作的。“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约五19)。这就是秘诀!哦!我们顽固的性情!“主,从今天起,愿我得着恩典,不信靠自己,不用自己的能力,或高估自己。愿一切拦阻你的,都放在血底下。”

教会是神造物中初熟的果子。凡在国度时代里是真实的,今天在教会的得胜者中间就该是真实的。“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这就是说,没有人的意志该进来限制祂。权柄的问题得着解决,能力的问题也就得着解决。在国度里,神将不受限制。我们该祷告:“主,在我里面有什么暗中损伤你的主权?”耶稣是主。在神那面绝没有能力的问题,但因着现今世代的性质,“意志”是决定的因素,在我们这面就有限制。我们的眼睛必须得开,看见神的受限制,并看见我们该如何与祂合作。

 

——节选自《倪文集》第二辑26册

本文链接:http://www.jdt365.net/post/1152.html
「仅供阅读参考,引用请注明出处」

美地之声 > 资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