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服事的异象与负担

弟兄们要我特别对作少年学生工作的弟兄姊妹,有一点交通的话。同时弟兄们也很乐意,所有事奉的弟兄姊妹,都能在这个交通里有分。所以我并不是讲道,乃是提出几点原则,和大家交通一点如何帮助少年人。

要看见少年人的宝贵

一个人无论作什么事,首要的是要有心情。如果没有心情,人就不愿意作事,就是作也不起劲。对于少年工作,自然也是如此,你要作这分工作,就必须喜欢少年人,关心少年人,愿意过问他们的事。这可以说是作少年人工作最起码的资本。若是你对少年人不感觉兴趣,没有这个心情,只勉强着来作,这是没有什么用的。

人的心情有的是因着爱好而来的,你爱好一件事,自然就有心情去作它;还有的心情是因着认识而来的,你对一件事,因着看见了它的重要和价值,自然也就有一种心情油然而生。关于我们中间的少年工作,从我的实际观察中,我看见有的弟兄姊妹是出于他们的爱好而作的。他们的天性就是倾向少年人,就是喜欢和少年人接触,所以来作少年工作。这种情形不能说错。我们大家必须承认,无论我们怎样蒙恩,怎样属灵,仍旧是人,仍旧有人的部分。但是我们在这里要说,用这种心情来作少年工作,分量并不够重。要真作少年工作,要把少年工作作得重,我们必须让神开启我们的眼睛,看见少年人的宝贵,和他们在神手里的重要。我们若看见了这个,里头自然就有了一个心情,看重这一份的工作。

主工作的前途全在少年人身上

我们若把全本圣经仔细的读过,我们会发现一个事实,就是很不容易在圣经中找出一个例子,说到神曾为着要作一件新的事,或重大的事,而呼召一个老年人。这话也许会叫老年的弟兄姊妹泄气,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的确我们看不见神曾为着要作一件新事,来呼召一个老年人。摩西好像是八十岁蒙神呼召的,但是我们若仔细读圣经,能读出来,他实在不是一个八十岁的时候才头一次蒙神呼召的,乃是在他年轻的时候,神的呼召就已经在他的身上开始了。你再往下看,无论是旧约里面的约书亚、迦勒、撒母耳、大卫,还是新约里面主耶稣所召的十二个门徒,他们初初被主得着的时候,没有一个是老年人。不仅在圣经上如此,就是在整个教会历史中,你也很难找出一个强的例证,说到神为着要作一件新的、重要的工作,曾呼召过一个老年人。几乎可以说,每一次神所使用来开始一件事,或是神所拣选来转移时代的人,都是少年人。

还有一点,凡是神呼召少年人来作的工作,差不多都是转移时代的工作。神召摩西是转移了一个时代,神召约书亚也是转移了一个时代。很明显的,神召撒母耳,也是转移了一个时代。在撒母耳这个少年人的身上,挂着申言者,也挂着祭司,也挂着君王。他实在是一个转移时代的人。大卫也是转移了一个时代。你再去看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他们都是被掳百姓中的少年人。神藉着他们也是转移了那被掳的时代。到了新约的时候,头一个出来的是施浸者约翰。我们知道,施浸者约翰是一个蒙主呼召的少年人,神使用施浸者约翰出来转移了当时整个的时代。我们再看被神特别使用的使徒保罗,当他蒙主眷顾的时候,圣经明说他是一个少年人(徒七58)。我们都承认,保罗是一个转移时代的人。我不敢说得太多,也不敢说得太大,但我个人是觉得说,主在东方,在我们中间,三十年前所开始的一点工作,也带着相当转移时代的性质和成分。在这些重大的工作上,神都是呼召少年人来作的。

就是因着看见了这一个,我愿意告诉弟兄姊妹,几乎已经有二十年的光景,我们相当注意少年工作。这不是说,一个少年人的灵魂,抵得上两个老年灵魂的价值。不是这个意思。我乃是说,若是要人在神的手里有一点用处,在神的工作上有一点前途,他就必须是在少年的时候被主得着。这是很明显的一个事实。

不只圣经如此给我们看见,教会历史如此给我们证实,就是在整个社会人群中间,也都是这样的情形。任何一个新的推动,新的行动,你从未见过训练老年人来着手的。从来没有一个学校,是专收老年学生的;也没有一个训练场所,是专为老年人设立的。关于这一点,我要特别请年长的弟兄姊妹原谅。比方说,这里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弟兄或姊妹,实在是爱主,你要在他身上花一点工夫来带领他。但是你会发现,那个带领是非常为难的。你早晨告诉他一件事,不到中午他就忘了。你上午刚刚给他讲明白一件事,下午他就说,那是怎么一回事阿?他又忘了。心情是蛮重的,但是头脑不够用了。这是个严酷的事实,我们无法否认。

我常常这样说,为着得救,为着蒙恩,为着享受主的救恩,老人是绝对可宝贵的。但是为着在主手里的用途,为着主国度的开展,为着他工作的推广,这个责任无疑是落在少年人的身上。如果他来得迟慢的话,等到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二十年以后,主若要有所作为,这个托付必须是托在少年人身上。以我们这些已经五十几岁的人来说,虽然我们都盼望能活着见主,不必经过死亡的约但河;但是另一面,我们也只得承认,看今天庄稼的青嫩,教会的荒凉,得胜者的寥寥,这些情形都说出主还不能就回来。不是主不愿意回来,主是迫切的愿意早来,但是我们的情形不许可他来。所以看到这种情景,使我们相信,或者还有相当的时日,主在地上要有他的作为。

当然另一面,我们也应该信,可能主明天就来。将近两千年前,主就说,看哪,我必快来。他看千年如一日,在主那里根本是没有时间的。但是就着我们这一面来说,假使主还迟延,我不大相信,三十年后我们这些已经五十几岁的人,还有多少仍然健在。有的弟兄姊妹比我的年龄还大,已经六十几岁,也有的已经七十几岁了,无论如何,主若迟延他的再来,恐怕我们都无法久等,都要去了。请问那时候,什么人接下去继续作主的工作?也许你会说非常属灵的话,太属灵的话,说,这些事主自己会负责。这当然是不错的,主一定是负责的,这是没有话说的。但是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无论是主直接负责也罢,是主要你我替他作一点什么也吧,这条路总是在少年人的身上。二十年后在主面前有用的人,定规是今天一、二十岁的人。

(Watchman Nee)

栏目热点
  • 儿童教材使用说明

    使用说明 一 本教材系提供给三至四岁的幼儿使用,但对于稍大的孩子(四至六岁),也很适合。教材可用于主日儿童聚会,也可用于儿童小...

    2017-07-11    阅读点击:1959次

    分享
  • 青少年服事的异象与负担

    弟兄们要我特别对作少年学生工作的弟兄姊妹,有一点交通的话。同时弟兄们也很乐意,所有事奉的弟兄姊妹,都能在这个交通里有分。所...

    2017-07-09    阅读点击:1514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