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属灵”,反倒成了“属零”

问:说到我们的工作,相当受自己所学、所作的限制。这点能不能进一步交通?难道我们在主手中的用处,与我们属灵的学习关系不大么?我们应不应该更有属灵的追求,好能在主手中更有用?

答:所有为主所大用的人,都不能用他的属灵作尺度,来衡量他在主手中的用处。所有局限于自己属灵的那一份,而来服事主的人,最后的结果都不好。这个话要从两面说,首先,每一个事奉主的人都要注意,学习活在主面前,也就是要追求属灵。其实,我不太愿意用‘属灵’这词,因为我不懂什么叫‘属灵’。直到今天,尤其这次出去访问之后,我更是不大懂什么叫属灵。

因这缘故,当你们提起‘属灵’,我就糊涂了。到底你们是指着什么说的?什么叫属灵?我懂得什么叫谦卑,什么叫骄傲,也懂什么叫恒心、爱心。若是如你们所说,属灵就是能与别人一同建造,这就更使我糊涂了。因此我说,我实在不知道什么叫作属灵;到底所谓的属灵是什么意思。

但一个人若一直注意属灵,末了就不是属灵,而是属‘零’。请相信我的话,奥秘派的人就失败在这点上。奥秘派的人就是一直关起门来属灵,一直要注意他们和神之间的关系,要学习如何与神交通,学习活在神面前。他们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所以特别关起门来学这个功课。结果他们变作了‘零’,因为没有属灵的后代。

‘属灵’造成个人的孤癖

真正认识属灵事情的人,大部分还是拒绝奥秘派的东西。俞成华弟兄翻译了一部分盖恩夫人的书,介绍到我们中间。这些书至今仍在我们中间;头一本是《馨香的没药》,一九三八年出版的...从那时起,接下来就有《简易祈祷法》这一类的书,以及劳伦斯的‘与神同在’。我要请问你们,已过二十年,从历史来看,这些东西在我们中间,到底有多少真实的帮助?你认真追查,就看见这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我能作见证,这些东西只产生一部分特别的人。这一部分人,在得到奥秘派的帮助之前,还是很好的材料;但自从这些奥秘派的东西来到我们中间,这一批好材料,便给这些奥秘派的东西破坏了,耽误了。他们都在那里学习如何回到里面,学习如何简易祈祷。我清楚知道这些事,亲眼看见这些人的光景。凡这样去学习的人,最后都把自己误失在那里,延宕在那里。在有些地方,我们只能顺着这些奥秘派的东西,因为我们不愿意说反对的话,否则会在我们中间形成一个大的冲突。

我个人从一九四三年之后,就无法接受盖恩夫人的东西。不过在我们中间,我仍是顺着她的东西说话,来挽救那个危机。我是顺着一种局面,来挽救那个危机。我这样说,求主赦免我。然而,从我个人的感觉来说,总得承认这实在是主的怜悯,借着我这样作,挽救了一部分的人,化解了那个危机。

有几位从上海来的弟兄们,若是你们回头细看,就会懂得我的意思。从我来上海、离开上海,然后到现在,你们看我所作的,就能知道我的路在那里。我到上海,完全是为着挽救上海几方面的危机。其中有一面,就是挽救俞成华弟兄从奥秘派所带进来的难处。我从不否认回到里面的人里这一面,我承认这一面有其价值,然而,只一直注意在里面更是危险,更会产生大难处。所以,我在上海所作的,一直是顺着这个摸里面的感觉,而把大家翻到外头。这是一个解救、一种释放。你们都看到,我在上海住了一年多之后,就把整个上海的空气从一直偏重里面拨到往外面去。我推动大家传福音,鼓励大家开辟聚会;不能在那里一直强调,回到里面,摸里面的感觉。

后来倪弟兄的职事恢复了,他就告诉我:“常受弟兄,成华弟兄把那么多盖恩夫人的东西,就是把奥秘派的东西,带到我们中间,是一件不该的事。”今天俞弟兄已经故去,我想我可以有点评论。我们中间好些弟兄称赞俞弟兄;但倪弟兄告诉我,俞弟兄需要看见,他犯了与奥秘派同样的错误。那个错误就是太人工的属灵;那一种属灵反而变作人的逍遥,变作‘属灵的懒惰’,说什么‘千万人可以下地狱,我不能不回到里面;各地召会可以荒凉,我不能不回到里面’。‘回到里面’是美其名的说法,认真说,这是一种懒惰,没有负担的话。一个有负担的人,不会只是一味的‘回到里面’。只有不顾孩子的母亲才会说,‘我要维持我的清洁,要讲究卫生。’真对孩子有负担的人会说,‘我不懂什么叫卫生,也没有时间管;我只要看顾孩子们。’

请不要误会我的话。我承认在这么多同工当中,在一同走路的弟兄们中间,很不容易碰着一个弟兄像俞弟兄,在主面前单纯而绝对,在主面前那样的忠诚,这是我能从心里替他作的见证。他实在是个单纯、忠诚活在主面前的弟兄。然而请大家记得,若是这些年,我们还是跟着走俞弟兄的路,请记得,今天我们就会无路可走。

要作主的工,就不能‘个人属灵’

我们没有看见保罗写一封书信,题到他的属灵。反而我们能看见,保罗所有的书信,都是对付召会的难处。只有一卷书似乎是讲他个人的属灵,就是哥林多后书;所有认识保罗的人都说,要读哥林多后书,才能认识保罗这个人。然而,哥林多后书还是重在解决召会的问题;虽然他讲个人的属灵问题,却是为着要解决召会的问题。他是这样一个人,完全为着召会。虽然他也讲属灵,却是为着召会。

弟兄们谈论这么多的属灵,恐怕你们说给保罗听,保罗会说,‘我都不大懂得这是什么意思。我只懂得主的一些事情;我懂得罪人得救,懂得召会的建造,懂得为主劳苦,懂得学习活在主面前,享受主自己,靠着祂为祂劳苦。其他的事我不懂得。你们所说的属灵,对不起,我不太明白。’

最近,福音书房重新出版‘属灵人’这套书。实在说,我是勉强答应弟兄们的题议。这套书是倪弟兄的著作,为什么倪弟兄后来不肯再出版?就因为是讲‘属灵人’,所以不愿再出版。神今天不是要属灵人。‘属灵人’这套书,分析得太厉害,人一读就容易落到分析里;这是倪弟兄不再出版的主要原因。不过倪弟兄还亲自指给我看,更大的原因是,属灵人太讲分析,而没有异象。一个人可以把‘属灵人’读得很熟,但没有异象;只有头脑认识什么是肉体的,什么是属灵的,什么是心思的、情感的、意志的,却根本没有异象,没有灵里的看见和经历。

真正的属灵,乃是借着异象维持的

我们必须承认,戴德生这个人有异象。有一天,他在英国海边散步,看着大海,从大西洋上望过去,好像看到在太平洋岸上,有一个这么大的帝国,其中千千万万的灵魂还没有得救。他在那里就接受一个负担;他忘掉自己的属灵,只从主接受一个负担。那时你若是问他属灵,他一定说,‘我不懂属灵是什么,我只知道现在有一个负担在我身上,千万灵魂,天天都在那里灭亡,我要到那里传福音给他们。我是不是一个传福音的人,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传福音,我不晓得;但我就是要去传。’他在他自己的属灵学习之外,接受了一个异象,领受了一个负担,就去作了。

每一个在主手中有用的人,都不能信靠自己所学的,乃要越过自己所学的。属灵也罢,不属灵也罢,那都是小问题;只要你真是这样接受过主所给的异象,那个异象会维持你,叫你无法不属灵。到这时候,那个属灵就是真的。一个异象,能维持你不能不活在神面前;你若不活在神面前,就不能承当这个异象。这个异象不放过你,这个异象会维持你。反之,你若不接受神的异象,却一直要在那里自己作个属灵人,就会越过越不属灵。

在中国北方,《馨香的没药》一书刚出来时,就有一班弟兄姊妹,天天在那里学盖恩夫人。在台湾这里,也有一位姊妹学得很像。相信你们都知道,‘馨香的没药’是个什么味道,‘简易祈祷法’是个什么味道;所以,人一看见那位姊妹走路的样子,说话的声音,就说‘馨香的没药’来了,盖恩夫人来了。然而,我们都清楚,人读这些书本而模仿所谓的属灵,是没有用的。请你们原谅我说这话,所有关于这些东西的属灵学习,到末了,结局都很悲惨。例如宾路易师母,因为她一直注意属灵,在属灵争战的事上过于极端,以致晚年偏于注意鬼的事,结果结局相当悲惨。

没有神的托付,人永远没有保障。没有神的异象,人永远没有拯救。你不能在自己里面一直属灵,而没有神的托付,没有看见从神来的异象。我不知道你们众人如何;我自己跟随主直到今天,三十年了,如果你问我:‘李弟兄,什么叫属灵?’我要告诉你,我完全不懂,我不知道究竟属灵是什么。然而,你能看见,那些接受负担的人,他们的结局都是光荣的。慕迪虽然不清楚召会的路,但他是接受负担的人;他接受负担,传扬主的福音。戴德生不是个传福音的人,但他接受主的负担,所以他的结局是光荣的。所有在那里注意自己属灵,一直要搞属灵的人,结果都不好。主并不印证这件事。

——源自《成全圣徒与神家的建造》,第九篇

栏目热点
  • 人死后往哪里去

    关于人死后去哪里,圣经的教训是什么?旧约圣经在创世记三十七章三十五节,雅各以为他的儿子约瑟死了,就说:我必悲悲哀哀的下阴间...

    2017-07-29    阅读点击:3394次

    分享
  • 末后世代的三个爱

    圣经提后三章1-4节里,有五个地方题到爱的问题。其中有三处是说到爱,有两处是说到不爱。三处说到爱,就是爱自己、爱钱财、爱宴乐。...

    2017-07-29    阅读点击:2751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