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jdt365.net 简体繁体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 (一、——七)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  (一至七)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一)

The Dangers of Reformed Theology(1)

 

前言

圣经告诉我们「但要凡事察验(用上帝的话语试验所有事情),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1)作为耶稣基督的信徒,根据上帝无误的话语来察验人们的教导,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将试着对有关改革宗神学的教导来进行察验。愿主帮助我们让这个分析能够公平、正确,最重要的是能忠于祂的话语。

像这样一份简略的报告,很难公道地评论所涉及伟大的圣经和神学上的问题。了解到这个情形,我们请读者参考其它关于这些问题更多细节的相关书籍和文章。除了其它作者所写的书之外,在这份报告中提到的文献作品,可以从米德尔敦圣经教会(The Middletown Bible Church)订购:

349 East St. Middletown, CT 06457,Tel. (860) 346-0907

这些论文大部份也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

www.middletownbiblechurch.org

在揭露一些改革宗神学的危险之前,让我们先思考一些这个运动的积极面。思考下面这些长处:

1) 圣经(66卷书) 被视为信仰和实践的唯一标准。改革宗传统人士,对上帝的话语有极大的敬畏和尊重,他们通常对启示持守着一个崇高的观点,坚持圣经完全没有任何形式的错误。愿我们都能被算为那些在上帝的话语面前战兢的人们。(赛66:2)

2) 「因信称义」以及其它伟大的宗教改革教义如「信徒皆祭司」和「唯独圣经」都被赋予其适当的地位。我们只能感谢上帝,早期的改教者们让这些伟大的真理被重新发现并显露出来。

3) 上帝的恩典被正确地高举。了解到人心的败坏,改革宗人士对上帝那能够触摸罪魁的奇妙非凡的丰盛恩典,表达了深切的感激之情。每一个信徒都必需与他们在一起,夸耀我们怜悯、恩慈的救主,在祂主权的恩典中欢欣。

4) 因为他们强调人的败坏与神的荣耀和主权,改革宗传统人士,往往持有一个以神为中心而不是人为中心的重点。注重人文主义在今天是如此普遍,甚至在福音派圈子也是一样。他们的神学倾向于贬低罪人而高举荣耀的上帝。这是很恰当的,「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11:36)

5) 改革宗传统人士通常对上帝有健全的敬畏,并且对罪有强烈的厌恶。他们对上帝绝对的道德标准,也有着一份虔诚的敬重,特别是当它们被列在十诫之中。「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因为经上记着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5-16)

6) 改革宗神学在其作用上,一些著名的人士应该得到赞赏。他们在神的话语上持续劝奋的研究,使我们一同受益。这些人士设法将恩典时代工作的完成指向上帝和祂的话语。用这种方法,他们效法了基督,用这种方法,我们可以效法他们(林前11:1)。

7) 改革宗传统人士很成功地让人们知道他们的观点。他们完成这个任务,很少是透过地方教会的推广,而是透过文学作品。改革宗作者们已经弥漫渗透了基督教图书市场。绝大部分的神学书籍和圣经注释是从改革宗观点来写作的。早期的时代论者,例如达秘(Darby)、凯利(Kelly)和艾恩赛德(Ironside)使用笔墨作为一种强而有力的方式大量创作高举基督的书籍。但后来的时代论者都未能以同样的方式传递火炬。例如,没有现代的时代论者可以在数量和质量上,能够接近改革宗作家威廉‧亨德里克森(William Hendriksen,已与主同在)所完成的新约圣经注释(尽管时代论者爱德蒙‧希伯特(D. Edmond Hiebert),这位基督所爱的仆人,在这个领域有重大的贡献)。斯普劳尔(R.C.Sproul)似乎每个月出版一本新书!大多数转变成为接受改革宗神学的人承认,他们会被引导信奉这个神学立场,是阅读某些书籍的结果。虽然我们不能同意他们写的所有作品,但我们承认,他们已经勤奋地透过印刷品,让人们知道他们的立场。(注) 有趣的是,许多改革宗人士是由于时代论者而归向基督,后来却是由于改革宗作家而接受改革宗神学。例如,约翰‧格斯特纳(John Gerstner)写了一本书攻击时代论,但他承认,「我信主的改变,我相信是通过一个时代论者的见证。」(错误地分解真理,第1页)。

当然,改革运动有很多地方值得称赞。以上这七点(还可以增加更多)肯定是他们的荣誉。一般来说,它一直是一个尊荣上帝的运动,传扬基督、憎恶罪恶、承认上帝在祂至高的宝座上掌权,并根据圣经宣告,靠着恩典通过信心而称义的辉煌教义。愿以上这些也被我们所诉说!

尽管这个运动及其人士和成果,有其应得的所有尊敬。我们的宗旨是要提醒信徒,改革宗神学教义上的问题和危险。虽是如此,无论如何,我们要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把改革宗人士视为敌人,而是在基督里的弟兄,而且在许多方面高度地尊重他们。希望当读者在思考下列我们与改革宗传统的不同观点时,能够牢记在心中。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二)

 

保持上帝真理的平衡

Keeping God's Truth in Balance

信徒们在持守上帝真理的平衡上,常会落入失败的危险之中。基督徒经常会犯错,就是他们企图将上帝的真理锁在一个人造的神学系统中而加以限制。麦金托什(C. H. Mackintosh)作了以下的观察:

上帝没有把自己限制在任何宗派教义的狭窄范围中──无论是高派、低派,还是中派的。祂把自己启示出来,祂让人知道祂心中那深切又宝贵的奥秘。祂向教会、以色列、外邦人,以及广大的宇宙万物,展开了永恒的计划。人们可能会试图将海洋限制在他们自己制造的水桶里,如同把广大的属天启示限制在人类教义系统的软弱围墙中。这是做不到的,而且是不应该尝试的。更好的是远远地将神学系统和流派摆在一边,像一个小孩子来到圣经的永恒泉源,在那里汲饮上帝之圣灵的活泼教导。(The Mackintosh Treasury, 'One sided Theology,' p. 605.)

在另一个地方,麦金托什(Mackintosh)这么说道:

亲爱的朋友,你的难处,是被一个「单边(片面)的神学」(极端加尔文主义)的影响力所引起的──我们只能用「只有单翼的鸟」或是「只有单桨的船」来比喻的一个系统。当我们回到上帝话语的神圣书页,我们找到了真理,不是片面的真理,而是与它相关的全部真理。我们发现,神的主权和人的责任的真理,是同时并列着的。我们被呼召来使它们调合一致吗?不,它们已经是一致的了,因为两者都是从神的话语发出的,我们要相信并且顺从。人们将神学系统装上框架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你不能将上帝的真理给系统化,然后又能将上帝自己给系统化。因此,让我们放弃所有的神学系统和流派,并且接受真理。(C. H. Mackintosh, Short Papers on Scripture Subjects, Vol. 2, p. 267.)

借着上帝的恩典,愿我们能够全然地跟随上帝,而不是跟随人软弱不全的系统。在下面的观点中,我们会看到一些例子,改革宗神学如何偏离了圣经中简单又平衡的教导,特别是与救赎的广度和得救的信心有关的部份。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三)

 

一、教导基督只为被拣选者而死的危险

The Danger of Teaching that Christ Died Only for the Elect

这个教义一般被称为「有限度的救赎 limited atonement」(有些改革宗人士更喜欢称之为「限定的救赎 definite atonement」)。它教导说,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和付出的赎价只是为了那些被拣选者的罪,他并没有为那些最后将要进入火湖的人们死。它通常被这样表达:「基督毫无区别的为所有的人而死,但是祂并非毫无例外的为所有的人而死。」这是一个语义学上的巧妙游戏,这使得他们可以合理地说,祂为所有的人而死,其实是没有真正为所有的人而死的意思。他们真正的意思是,基督是为所有种类和所有阶层的人而死,但祂不是为每一个各别的人而死。也就是说,祂为犹太人和外邦人、富人和穷人、为奴的和自主的、男人和女人…而死,但它的思意是,祂只为被拣选的犹太人和外邦人、被拣选的富人和穷人…而死。保罗‧瑞特博士(Dr. Paul Reiter)就这个问题清楚而简单地概括了圣经的教导:基督为谁而死?

祂的死是…

1. 为所有的人For all (提前2:6; 赛53:6).

2. 为每一个人For every man (来2:9).

3. 为世人/世界For the world (约3:16).

4. 为全世界的罪人For the sins of the whole world (约一2:2).

5. 为不敬虔的人For the ungodly (罗5:6).

6. 为假教师For false teachers (彼后2:1).

7. 为许多人For many (太20:28).

8. 为以色列For Israel (约11:50–51).

9. 为教会For the Church (弗5:25).

10. 为「我」For 'me' (加2:20).

很明显的,极端加尔文主义者必须忽略许多经文中清楚的文字和显著的意思,并且必须将圣经强迫限制在他自己的神学模型中。有限度的救赎也许看起来合乎逻辑而且合理,但它真正的考验是这样:它合乎圣经吗?「经上说什么呢?」(罗4:3)我们必须用单纯的信心,单单让圣经自己说话。

那些发扬这个错误教义的人试着告诉我们,「世人/世界」并不是真的表示「世人/世界」,「所有的人」并不是真的表示「所有的人」,还有「每一个人」并不是真的表示「每一个人」,而且「全世人/全世界」也不是真的表示「全世人/全世界」。我们被告知,那些简单的经文,例如约翰福音3:16和以赛亚书53:6,必定不能像小孩子一样来了解,而是要像个神学家一样来理解。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根据我们的神学系统来重新解释这些经文。

救赎真正的教义应该要被陈述如下:

圣经这样教导,上帝羔羊的牺牲其对象包含了世人的罪孽(约1:19),而救主的救赎之工(提前2:6; 彼后2:1)、和好之工(林后5:19)以及挽回之工(约一2:2),都是为了所有的人预备的(提前4:10)。基督的十架之工是大有能力和功效的,但是只能适用在那些相信的人身上(提前4:10; 约3:16)。我们甚至可以更简单的说:「基督的死对所有的人都是有能力的,但只对那些相信的人有功效。」基督的十架之工不是有限度的,而是通过圣灵工作的十架之工,其适用性只限于信徒身上。

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会说,十字架只是为了被拣选者预备的,对「未被拣选者」(持续不信的人)来说没有任何目的。然而,上帝儿子的死有一个属天的目的,而且是为了这两群人所设计的。对被拣选者而言,上帝的计划,是在创世之前根据祂的旨意和恩典,在基督耶稣里所设计的救恩(提后1:9; 帖后2:13)。对不信者而言,上帝的目的和计划是要使不信的人没有借口。人们被定罪是因为他们拒绝耶稣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也拒绝上帝为罪所提供的唯一救法(约3:18; 5:40)。不信的人绝不能说,这个为他们预备的救恩,没有完成也没有提供给他们。他们绝不能站在上帝面前说:「我之所没有得救,是因为基督没有为我而死。」不,他们没有得救,是因为他们拒绝了为他们死的那一位,祂也是所有的人的救主(提前4:10)。他们是没有借口的。

这不仅仅是纯理论的问题,它也是极其实际的,它影响了福音的核心和样貌。保罗所传给哥林多未信者的福音是这样的:「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林前15:3)。我们是否有一个真的是给所有的人的福音好消息呢(比较路加福音2:10-11)?在传福音时,我们对一个尚未得救的人能说什么呢?我们能说:「朋友,耶稣基督为你而死,祂为了你的罪付出了赎价,祂代替你而死」吗?

有一位改革宗作者这样写道:

但是作为基督徒辅导者,是有义务去呈献基督的宣告。他们必须表达这个好消息,基督耶稣在祂自己的地方死在十字架上,祂担当了他们的过犯,并为他们的罪恶受刑罚。因祂的死,所有天父赐给祂的人可以到祂面前得着永生。作为一位改革宗基督徒,作者相信这位辅导者不能告诉任何未得救的受辅导者说,基督是为他而死的,因为他们没辨法这样说。除了基督自己,没有人知道谁是祂所拣选并为其而死的人。

正如麦金托什(C.H.Mackintosh)曾说的:「一个属于高派教义(极端加尔文主义者)的门徒,将不会听见一个世界性的,也就是上帝将爱给予世界,把好信息赐给天下万有的福音。他只会得到一个为了被拣选者预备的福音。」

我们怎能诚心地为人们提供并没有为他们预备的东西?我们怎能提供他们一份并没有为他购买的礼物?我们怎能催促他们去饮用即使没有为他们预备活水的生命泉源?我们怎能告诉他们要得救,即使耶稣基督并没有为他们预备救恩?我们怎能对一个人说:「把药吃了,并且得痊愈!」即使并没有药物可以吃,也没有痊愈可供应?林赛‧亚力山大(W. Lindsay Alexander)解释说:「根据这个假设(一个有限度的救赎),福音的普遍呼召和应许并没有适当的基础,而且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笑柄,总之,是一个没有被预备的供应。如果这个改革宗传道人是真正诚实的话,他必须顺着下面这些路线来传讲「福音」:

「也许基督是为你而死!」

「可能上帝很爱你!」

「基督为你流出祂的宝血,也许!」

「救恩已经为你预备,可能!」

「可能上帝把祂的爱给你!」

「但愿祂为了你的罪作了挽回祭!」

「有可能基督代替你死了!」

「我带给你好消息,可能!」

有可能基督为你而死,如果你得救的话,我们就知道祂为你而死,但你如果继续拒绝祂,那么他就不是为你而死!」

「只有你相信基督是为你而死,基督才是为你而死(那就证明你是被拣选的人),但如果你不相信,而且你持续不信到死,那么基督就不是为你而死!」

那些坚持限定救赎或有限度救赎的人,不会这样表达福音,但这种表达方式不就正是与他们的神学一致吗?这岂不就是一个正确、谨慎、诚心的,用以对未得救者分享的方式吗?一个极端加尔文主义者必须非常小心,他要如何向一个未得救的人表达基督的十架之工,因为他不可能确定基督是否真的为那个人预备了救恩。如同罗伯特‧莱特纳(Robert Lightner)所说的:「有限度救赎的信仰,表示上帝在基督里的救恩好消息是无法被个人化(或人性化personalized)的。那些坚持这一立场的人,不能告诉某一个人,他们是因基督为他而死作见证,因为那个人也许,事实上并不是基督为他而死的。」

约翰‧班扬(John Bunyan)这样评论:「福音的提供不能,在上帝的限定下,供应得比基督的死更进一步;因为如果它被挪开了,事实上就没有福音,也没有恩典被给予。」(原文:'The offer of the Gospel cannot, with God’s allowance, be offered any further than the death of Christ did go; because if it be taken away, there is indeed no Gospel, nor grace to be extended')

换句话说,你怎能提供福音给一个人,即使基督并没有为那个人死?像莱特纳(Lightner)说的,「没有格言比这个更可靠了,就是救恩的提供必然包含了救恩的预备。」

伯特纳(Boettner)说:「普遍的拯救表示普世的救恩」(Universal redemption means universal salvation)。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争辩说,基督必须拯救每一个祂所为他而死的人。他们如此推论:「如果基督为每一个人死,那么每一个人都会得救。」让我们来思考这个陈述的逻辑,这就像说:「如果药物是对每一个人都有效的,那么每一个人都会得医治。」这说法显然是错的,那个药物虽然有效,除非被拿来吃下去,否则不会有任何好处。「村子里有充足的清新凉水可供干渴的人喝。」这是否表示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解除干渴?只有每一个喝的人才可以。我们必须在救赎的完成和救赎的适用之间做个区别。

「主啊,我相信罪人极多,

超过海岸边的沙滩,

祢为所有的人付了赎价,

为所有的人完成了救赎。」

--Nikolaus L. von Zinzendorf, 1739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四)

 

二、教导重生先于信心的危险

The Danger of Teaching that Regeneration Precedes Faith

 

人性全然败坏的教义已经被极端加尔文主义者所扭曲,对人的无能导致了一个误解。腓立比的狱卒曾经问道:「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徒16:30-31比较 徒2:27-38)

有些极端加尔文主义者,如果他们处在保罗的环境,可能会像这样回答:你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什么都不用!完全没什么要做的!你是灵性上的死人,而且完全没有能力响应上帝,直到你重生了之后!

极端加尔文主义者教导重生必定先于信心,而且一个人在他相信之前必需先重生。他们会说一个人必须在他相信之前先得着永生,因为一个死在罪恶中的人是无法相信的。他们教导说信心不可能与重生分开。这种建立在他们所传承的神学系统上的教导,对他们来说看似合乎逻辑又很合理。但是「圣经说什么呢?」

圣经清楚地教导:你相信就会得救!「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信(耶稣)的人有永生。」(约6:47)「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都得永生。That whosoever believeth in Him should not perish, but have eternal life.」(约3:15)

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说:「得了生命你才能相信!」请注意,约翰福音1:12不是这么说的:「凡是重生的,祂就赐他们力量去相信,使他作神的儿女。」也请注意,约翰福音20:31说:「…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不是说:「得了生命你才能相信。」处在无助和无望中的罪人们,被告知要去仰望主耶稣基督并且得生命(约3:14-16)!(我们唱的诗歌是「仰望而得生命」,极端加尔文主义者应该要把歌词改为:「得生命而仰望」。)

暂时让我们假设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说的是真的,重生先于信心,那么一个罪人要做些什么才能重生呢?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从来没有令人满意地回答这个问题。谢德(Shedd)的答案是典型的:因为罪人无法相信,他被命令去履行下面这些责任: (1)阅读和聆听上帝的话语。(2)专心致力于真理。(3)祷告求圣灵赐下认罪和重生的恩赐。(See W. G. T. Shedd, Dogmatic Theology, Vol. II, pp. 472, 512, 513.)

罗伊‧奥德里契(Roy Aldrich)对此的回应是入木三分的:「人性全然败坏的教义,在排除信心的可能性时,也必然排除了『听道』、『专心于神的话语』和『祷告求圣灵赐下认罪和重生的恩赐』的可能性。极端加尔文主者终究是在处理一具非常有活力的属灵尸体。」(Roy L. Aldrich’s article is highly recommended. It is found in the July, 1965 issue of Bibliotheca Sacra and is entitled, 'The Gift of God' pages 248–253.)

这种立场的悲剧性在于它曲解了福音,罪人被告知救恩的条件是用祷告代替信心。这与使徒行传16:31是如此的对立,罪人并不是被告知要去祷告以得着悔改和重生,而是要相信耶稣基督。有些改革宗人士,包括斯普劳尔(R. C. Sproul),甚至教导说一个人当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可以重生,然后多年之后才来相信基督。更多相关的分析,请参考「重生是否先于信心?」(Does Regeneration Precede Faith,英文版可在网站找到)。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五)


三、教导(得救的)信心是上帝的恩赐的危险

The Danger of Teaching that Faith is the Gift of God

 

译者注:此处论及的是有关得救的信心,并非林前12:3所说的圣灵的恩赐:「又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信心,还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医病的恩赐。」

这个教导是建立在对以弗所书2:8-9的错误解释上,经文是,「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很多改革宗人士错误地将「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中的「这」(英文是it)推论为「信心」,而事实上保罗在教导的是「救恩」才是上帝的恩赐。美国独立基要教会教义声明(IFCA Doctrinal Statement)非常正确而清楚:「我们相信救恩是上帝给人的恩赐,是借着个人在主耶稣基督里的信心接受的。」救恩是恩赐(礼物),而信心则是伸出「心灵的手」并且接受上帝所提供的这份礼物。

事实上救恩(永生,称义)是上帝的恩赐这一点,在新约圣经中曾多次地被教导(见 约4:10; 罗5:15-17; 6:23)。在新约圣经中「恩赐」(Gift)这个字与得救的信心从来没关联,虽然我们确实承认,离开了上帝的怜悯与慈爱的大能光照,得救的信心是无法运行的(约6:44,65; 太11:27; 16:16-17; 徒16:14…等)。

教导(得救的)信心是上帝的恩赐,产生了一些非常实际的作用,会影响一个人了解福音和表达福音的方式。如果(得救的)信心是上帝的恩赐,那么我要如何得到这份恩赐?我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才能相信?我要如何从上帝得到这份恩赐?第一个选择:我是否不做任何事并希望上帝会用主权将它赐给我?我是否不做任何事情并希望我是上帝所拣选的其中之一?第二个选择:我是否要向上帝呼求并祷告,好让祂将得救的信心赐给我?

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坚持的是第二个选择。他教导说(得救的)信心是上帝的恩赐,他建议罪人向上帝祷告并得到这样的信心。

「信心是一份上帝的恩赐…祂是永恒的…上帝所给的恩赐生出顺服…上帝将它赐给你并且维护它…愿上帝赐给你一个真实得救的信心,一个永恒的恩赐,开始于谦卑的心和破碎的罪,完成在顺服中而称义。这才是真实的信心,而且是只有上帝能给的恩赐,如果你渴慕它,祷告呼求祂就会赏赐给你。」(Transcribed from John MacArthur's tape GC 90-21 dealing with Lordship Salvation)

请仔细留意麦克阿瑟在做什么。他要告诉罪人的不是相信主耶稣基督(徒16:31),而是祷告祈求上帝赏赐(得救的)信心。这是用祷告代替了信心成为得救的条件,而扭曲了基督的福音。罪人是被命令去相信基督,他们不是被命令去祷告得着信心的恩赐。(We recommend the article by Roy L. Aldrich entitled 'The Gift of God,' Bibliotheca Sacra, July, 1965, pages 248-253)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六)


四、在得救的信心上外加要求的危险

The Danger of Adding Additional Requirements to Saving Faith

 

近些年来,很多改革宗人士大力地推广一种被称为「主权救恩」(Lordship Salvation)的观念。基本上,主权救恩的教导是说,对耶稣基督单纯的信心,在救恩上是不够的,还须要一些别的东西。一份对基督坚定的委身是有必要的,一个人须要降服于基督的主权,自愿顺服基督的命令是一个必要的条件,罪人也必须顺服对门徒的要求,或是至少为了获得永生而愿意去顺服。

我们不应该忘记,一个人的得救是因为,他把自己投向那位为他而死的慈爱救主的怜悯之中。不是我们的委身救了我们,而是基督救了我们!不是我们的顺服救了我们,而是我们的救主救了我们!不是我为上帝做了什么,而是上帝为我做了什么!

我们必须避免这些危险,就是把得救的结果变成得救的要求。

因为我得救了,我才能顺服祂的主权。

因为我得救了,我才能自愿地跟随祂。

因为我得救了,我才能接受作门徒的代价。

因为我得救了,我才能在生命中的每一个领域降服于祂。

行为和果子是得救信心的证据,但它们不是得救信心的本质。不要把果子和树根混淆了。因为我们是借着祂的恩典而白白称义,我们才能在基督里达到上帝完全公义的要求。(林后5:21)因为我们的软弱以至常常无法达到作门徒的完全要求(路14:25-33等)。作门徒的条件有很多,但是得救的条件则是单纯地相信和倚靠救主。

我对耶稣基督的委身不能救我,「基督救我是因祂的恩典。」

我对祂主权的顺服不能救我,「基督是因祂的恩典救我。」

我对祂话语的顺服不能救我,「基督救我是因祂的恩典。」

我对基督的爱无法救我,「基督救我是因祂的恩典。」

我有能力或无能力达到作门徒的条件不能救我,「基督救我是因祂的恩典。」

我的行为不能救我,「基督救我是因祂的恩典。」

上帝的救恩是在主耶稣基督的人性位格中被找到的,唯有祂能满足上帝的圣洁和公义!永生不是借着我们基督徒忠实的信仰生活而赚取或达成的。反之,它是在我们相信基督的那一刻就赐给我们的礼物,这个生命是每一个信徒当下就拥有的:「人有了 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 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5:12,所有的动词都是现在式He that hath the Son hath life; and he that hath not the Son of God hath not life.)

你是否因上帝的恩典借着基督耶稣的救赎而白白称义?你的盼望是建立在你所做的事上,或是建立在耶稣的宝血和公义上?「我不敢倚靠最美好的框架,但全心仰赖耶稣的圣名!」愿我们完全站立在基督这坚固盘石上,而不是站在我们自己那脆弱的委身沙土上。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七)


五、教导信徒没有老我(旧人)的危险

The Danger of Teaching that the Believer Does Not Possess an Old Nature

 

并不是每一个改革宗人士都坚持这个立场,但还是有很多人。包括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劳埃德‧琼斯(M. Lloyd–Jones)和戴维‧尼德姆(David Needham)。正是尼德姆借着他所出版的「基督徒的权利—你知道你是谁吗?」这本书,让「单一本质」(one nature)的立场崭露头角。【注:约翰‧麦克阿瑟在某些方面是属于时代论(特别是在预言的部份),但在很多方面则是属于改革宗,他在两本关于主权救恩的书上攻击时代论,然而却同时在宣称是时代论者。改革宗神学家约翰‧格斯特纳(John Gerstner),形容他比任何人都更远离时代论,却仍然被称为时代论者。(from a taped message given at Geneva College, Sept. 27, 1986). See our notes on The Teaching of John MacArthur with respect to Dispensationalism.】

下面的所引用的话,可以把约翰‧麦克阿瑟视为支持这个立场的代言人:

救恩不是改良旧人或使其完美,而是完全的转变。一个人在他重生时就变成「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这不仅仅是他接受了某些新的东西,而是他变成了一个新人。这个新人不是被加在旧人上面,而是取代了旧人。这个被转变的人是一个全新的「我」。这个圣经用语不是说一个基督徒具有两种不同的本质。他只有一个本质,就是在基督里的新人。那个老我死了,而那个新我活着,他们并不同时存在。不是旧人还留着,而是罪恶肉体的外衣让基督徒犯罪。基督徒是一个单一的新人,一个全新的受造物,不是一个属灵的精神分裂病人。信徒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被转变的,但是还没有成为全然完美。他虽然存在着罪,但不再占有罪。他不再是那个败坏的旧人,而是在公义和圣洁中被造的新人,等候完全的救恩。(The MacArthu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Ephesians, p. 164.)

老我和新我的关系一直备受争议,很多人支持得救的信徒接受了一个新我,但仍然保留着旧我。救恩变成外加而不是转变。然而这样的观点并不精确地符合圣经的教导,得救时那个老我就被除去了。(然后他引用林后5:17和罗6:6)得救是转变──旧人已经不在,被新人代替了。(The MacArthu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Colossiansand Philemon, p. 148.)

支持这样的观点有些很实际的意义。如果信徒仅仅拥有一个在基督里的新人,那么我们应该期待这个信徒明显地从罪恶中得自由。我们会期待他展现出一个真正优秀的生命质量。例如,约翰‧麦克阿瑟这样教导:

1) 基督徒绝不会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感到羞愧。

*但是请看:约翰一书2:28

2) 基督徒总是与上帝保持良好的团契,没有什没事,即使是罪也不能破坏这个团契。

*但是请看:约翰福音13:8

3) 基督徒是在光中,并且不会走在黑暗里

*但是请看:以弗所书5:8.

4) 基督徒不须要认罪以求得赦免。

*但是请看:约翰一书1:9和诗篇51篇

5) 基督徒不能再被罪恶挟制。

*但是请看:加拉太书 5:1.


注:——本文转自网络

改革宗神学的危险 (一、——七)

来自: zhouping 2014-11-19 17:16:22

原文作者:米德尔敦圣经教会(The Middletown Bible Church)

原文网页:http://www.middletownbiblechurch.org/doctrine/dangerso.htm

PDF下载:http://www.middletownbiblechurch.org/reformed/dangers.pdf

译者:周平(Stephen Zhou) 陆续翻译中…

 

 

本文链接:http://www.jdt365.net/post/1684.html
「仅供阅读参考,引用请注明出处」

美地之声 > 资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