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

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大本诗歌第758首)

Since Long ago at Bethany We Parted

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我心有个真空无可补满,

我坐河滨将琴挂在柳枝头,你不在此我怎有心鼓弹?

当我深夜孤独安静的时候,此时我无忍受我也无享受,

不禁叹息我想着你是多远,我想着你应许已久的归旋。

一个真实爱神的人,他对世上的一切,总诗着寡妇般的心,因他所心爱的良人已不在这世上了,这世界变成空洞无华,早已失去它的吸引,他只专心等候恩主再来和圣城的降临。历世历代的古圣徒,和主忠心的见证人,他们虽是存着信心去世的,未得亲见主的归旋,但主早已为他们预备了那座有根有基的城。本诗的作者倪柝声弟兄,受到诗篇一三七篇的影响“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把琴挂在那边的柳树上…”,就以各种不同怀思的心境-异乡人、情人、游子、俘虏,甚至还非这些人间情形可比拟,抒出他对主再来的渴望情意。

倪弟兄于一九O三年生于福建的汕头,自幼聪颖过人,在校成绩优异,十七岁时,余慈度姊妹到福州传福音,在布道会中清楚得救,当即答应主呼召,将自己一生献给主。弟兄追求主的心愿非常强,不到几个月,圣经就读了好些遍。救灵魂的心更是迫切,他将一百四十位同学的名字写在祷告簿上,恳切为他们祈求,并积极引领他们归向基督一年半以后,几乎都得救了,只剩两个名字还留在上面未被划去。这批青年人常穿着福音背心在福州等地,放胆传扬神的道,过不久,整个福州城都被福音震动了!就在弟兄如此热切追求时,主便安排了和受恩教士来帮助他,使他在灵命上得到极大的帮助。

在倪弟兄事奉主的五十多年岁月中(末后二十年为主被囚,在监狱里用祷告来事奉),的确活出主的自己来。“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讬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宽宏的度量使他容得下一切的误会,反对和讥诮。由于圣经在他手上是透亮的,故此他的职事包括多方面:教会合一立场的恢复、真理亮光的释放、生命经历的道路等…。他忠心地服事,为教会带下无可计数的祝福,死在他身上发动,生命却在我们身上发动。我们深信以后的日子这膏的香气将更加溢漫,众人受他所写的诗歌和书刊的帮助还要更大,甚至远超过今日。

当一九二五年年底的那天,倪弟兄与和教士一同祷告,她祷告说:“主啊!难道你真的要让一九二五年过去么?难道你真的要等到一九二六年再来么?但是,在这末了一天,我还求主在今天就来。”倪弟兄听了深受感动。几个月后,他们在路上遇见,和教士拉着他的手说:“真希奇!为何等到今天,祂还没有来?”倪弟兄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他所写的几首渴求主来的诗歌(另有第760首等)均感人至深,让人摸着一件事:他是等候基督再来的人。求你记念,我已等得好疲倦,还有多久的时候?你才应验应许来把我提走?

早期复兴报刊载公开的信,倪弟兄这样写着:“我们深深的相信,现今是预备的时候,神的儿女要被收割,必须先‘熟’才可。我们说提接的时候已到,但是,教会预备好了没有是个最重要的问题。主耶稣的被提是在十字架之后,教会那能走另一条路呢?我们深信神在末了的世代要带领祂的儿女更深的经历祂儿子的十字架,好叫他们升天。神今日的目的,就是要赶快完成祂儿子的身体,而把仇敌除灭灭,把国度带来。神在今时代所有的目的,可说就是被教会拦阻着。我们深信在这不多的日子中,神必定要召集祂的儿女同归于一,好叫教会不但不作拦阻的人,并且与神同工,成就祂的永远定命。我们谦卑的盼望,就是我们能在神的手里,在这荣耀的工作中有一点的分。”哦!今天主仍迟延,是否我们准备还不够?许多时候我们被今生的思虑累住,失去了切慕主同在的心。复兴报的话再提醒我们:“我们盼望被提的读者,我们都当儆醒,如果我们没有预备好,就不要太坦然了。”“因为愚昧童女的灯是不能久亮的,我战兢!”

当我们唱这诗歌的时候,盼望能够思想摆在我们前面的榜样。哦!我们对主是否也有“你不在此,喜乐已减牠滋味,诗歌也缺牠所应有的甜美;你不在此,终日我若有所失”…“主啊!我要你来,我不要你迟”同样的渴求?是否也有“平安里面,我却仍感觉孤单,喜乐时候,我仍不免有吁叹,最是足意中间,也有不足意,就是我还不能当面看见你”的感触?

如今,不论从世界的局势看,以及教会恢复的普及等来看,圣经的预言已逐渐应验,这些皆是警惕神的儿女-主来的日子近了。因此圣徒等候的心更加急切,虽然四周的黑暗还要深,冷淡跌倒的人也要加多,但是一思念及主临走时所应许的归旋,这历世仰望的日子即近,不禁为之一振,还有甚么代价不能出呢?这首诗是作者在里外受试炼的双重压迫下写出来的,当他回顾这条满了血迹的路,就写下“日出日落,一世过去又一代,你的圣徒生活、等候、安睡,一位一位他们已逐渐离开,一次一次我们望你回来。”哦!古今已有多少得胜者,他们跑完了美好的道路,如今带着伤痕安息了,连倪弟兄也未候及主来,就放下地上的兵器歇息了(他于一九七二年六月被主接去)。但从他临终前自狱中写的家书中,仍能感受到他急切渴望主来的心情:“……‘夏天到了’……但我维持自己的喜乐,请你放心,希望你自己也多保重一点,心中充满喜乐。”原来二十多年狱中生活,虽受尽了折磨,然非但不能屈损弟兄的志节,反而激动鼓舞了这世代的圣徒。

这首诗歌的感觉细嫩,境界也高超脱俗,不像有人渴求主回来是因处境不好、环境艰苦…等所激起,而俟主一来这一切都会改变;此诗中全无这样观念。反之,却见他有属天的喜乐,能唱诗歌,与主同在,有主的光照和抚爱,他有平安也有满意,这是何等美丽的光景!但是这一切的好却不是“上好”,他渴求主来乃为得那“上好”的-主自己。惟独祂是歌中之歌。

今天我们对主的认识和享受,无论多丰富多完全,仍受肉体幔子的影响,仿佛对着镜子观看。到那日才得见祂的真体,面对面享受祂的情爱。哦!深愿我们时时儆醒等候,时刻预备自己,让教会今日的求呼,以及历世历代不断的共鸣都蒙主垂听成全,催促恩主快来。我们这一代是末了的一代,都立下雄心,一定要把主迎接回来!

栏目热点
  • 【诗歌赏析】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

    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大本诗歌第758首) Since Long ago at Bethany We Parted 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我心有个真空无可补满, 我坐河滨将琴...

    2017-07-14    阅读点击:1943次

    分享
  • 【诗歌赏析】我对撒但总是说不

    我对撒但总是说不,我对父神就说是! 好叫我主所有布署,全得成功不受阻。 当我这样听主号令,求主赐给我权柄, 使我满有能力圣灵,...

    2017-07-14    阅读点击:1189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