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耶稣灵魂的爱人

耶稣灵魂的爱人(大本诗歌第729首)

Jesus Lover of My Soul

耶稣灵魂的爱人,你怀让我来藏身;

惊波骇涛滚滚近!狂风暴雨阵阵紧!

藏我!哦主,求藏我!直到今生风波过!

引我安全到路尽,至终求接我灵魂!

(注:首句“灵魂的爱人”于新版大本诗歌已改作“我人的爱人”)

这首完成于一七四O年的诗歌,二百多年来,不知感动了多少无助的灵魂前来藏身在主怀里!也平静了许多袶浪摇撼的信徒,撒倚主身。因此在英国一次全国性“你最喜爱的诗歌”之统计调查中,名列前茅(仅次‘永久磐石为我开’一诗)。

本诗的作者是英国的名布道家卫斯理查理(Charles wesley)。在他一生布道工作中,屡次行远路、历艰险。他的日记里曾记有一段航行大西洋的经历:“我祈求神使我有力量祷告,使我信赖基督,使我知道自己是在全能的神荫庇之下。今天风浪甚大,凌晨四点,船上浸满了水,船主认为已无法挽救,便下令把船桅砍掉。在如此惊恐的时刻,我感谢神,因祂赐给我安慰与盼望。天将明时,海竟听了祂的命令:‘住了罢!静了吧!’今晨我第一件事,也是我每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奉献感谢的祭。”

当他从美国回英不久,即与哥哥约翰同工,开始了布道活动,但在那时,满地是荆棘,困难重重,到处被人逐来赶去。当兄弟二人去爱尔兰传福音时,有人欲下手谋害他们,两人被追逼逃至一小屋中,屋内的妇人收藏了他们,及至恶人寻来,妇人即帮助他们逃走,避入树林内,追者虽经其旁,却未发现他们。卫氏即生灵感作此诗。因此诗中所写“惊波骇浪滚滚近,狂风暴雨阵阵紧”含意很深,既指海亦示人。

关于此诗来源,尚有另两种传说:(一)一天卫氏正闲坐屋中,一雏鸽被饿鹰追捕甚急,便从窗外飞入屋内,投入他的胸怀,得免被鹰吞吃。(二)某次他到海边散步,狂风大作,一只海鸟突然飞入他的怀中求救,因而有感写成此诗。故事虽美丽动人,但却未必可靠。

美国南北战争时,有许多会打鼓的孩子们,都离开学校到军队中去作鼓手。其中有一位叫汤姆的男孩子,敬虔爱主,一般兵士都喜爱他,称他作“少年执事”(Young Deacon)。有一天,他坐到树下,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随军牧师趋身来问何因,他答道:“爸爸在我很小时就去世了,妈妈抚养着姊姊和我,终日过着穷困的生活。但自姊姊不幸死后,她就从没有一天快乐过,一年前她又撇下了我离开人世,我无家可归,只好投入军中。昨晚我又梦见回到温暖的家,妈妈与姊姊都站在门口欢迎我,是那样的快活!母亲把我抱在怀里,一点也不觉得她已经死了,哦!像真的一样!”牧师说:“感谢神,你母亲并没有死,不过是在主里安睡了。因着基督你会与她相见的。”那孩子立即擦干眼泪,心中满得安慰。次日在一场殊死战中,双方进退了四次;到晚间,战场上已满布尸首,伤兵躺卧着呻吟,而可爱的汤姆不见了,他是迷了路吧!声音静下后,人们突听见他温柔凄婉的歌声“耶稣灵魂的爱人,你怀让我来藏身…藏我,哦主!求藏我,直到今生风波过,引我安全到路尽,至终求接我灵魂…”次日早晨,人们发现汤姆坐在一株断树下,哦!他已与他心爱的救主同在了。

南北战争后,一八八一年的夏天,有一艘游艇在波多麦克河行驶,船上有人唱着几首很有名的诗歌,歌颂赞美主,最后有一个人就唱这首诗“耶稣灵魂的爱人”,第二节甫毕,一位船客前来找到这位唱诗者,握住他的手问道:“先生,请问你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吗?”他说:“是的,我是格兰将军的部下。”那人激动地对他说:“十八年前,我所属的南军正与北军激战。那是一个可怕的夜晚,双方战况惨烈,因为我的枪法非常准,几乎每发必中,司令官就叫我射杀对方的一位哨兵,我偷偷地爬到步哨线,选了一个有利的位置。月光明澈,正像今晚一样,我举起枪对准那位哨兵,正要开枪,突然听见了这歌声“别无避所能藏隐,无助灵魂托你身,不,哦!不要丢弃我,扶持,安慰,望无辍…”我听了大受感动,宁可违背命令,也绝不能开枪,因此我只得弃械潜逃了。如果我记得没错,那个哨兵就是你。”

唱诗的人听完了这话,紧握住他的手说:“不错,那夜的光景我也记得很清楚,当我正在放哨时,莫名其妙的觉得不安,心里非常难过,我缓慢地来回走着,想到我的救赎主,就唱出此歌代替心中的祷告;唱后,深觉有一神圣的平安覆庇着我。哦!今天我才知主已奇妙地向我施了拯救。”这位唱诗的人,原来就是慕迪的亲爱同工散基。

在纽约贫民区的街道上,有一位老妇人躺在那里,奄奄待毙。一位传道人去看她,传福音给她,并为她祷告,但都无法叫她接受主。她坚持着说:“没有用处了!我太坏了!并且太迟了!”这时传道人就唱这首诗给她听“耶稣灵魂的爱人,你怀让我来藏身”,唱了两节,老妇人大受感动,“你现在能信祂吗?”“是的,主外别无避难所。”她终于面带着笑容,安然见主。

大布道家慕迪的葬礼中,就是唱这首诗歌。神实在重用了这首诗,难怪 Henry Ward Beecher 说:“我宁愿是此诗的作者,而不愿有世间帝王的一切虚名,因前者比后者更有光荣,更有权柄。我情愿能写出此歌,而不愿为纽约城的首富,因世上的富贵转眼成空,而此诗会唱至世界的末了。当圣徒被提,迎见主面时,还要再唱此歌,并要一直唱,达到神的宝座前。”

“看哪!必有一人像避风所,和躲暴风的隐密处,又像溪流在干旱之地,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地。”哦!主啊!藏我,求藏我,你怀让我来藏身。有你作我藏隐处,我们要说:“够了!”虽然今日试探常临及,那日死河也要寒波起,虽然头无遮护身无蔽,但若有你慈爱圣翼的覆庇,浩瀚恩典之保守,我们要赞说:“主啊!阿们!你彀我一切还有余。”

栏目热点
  • 【诗歌赏析】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

    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大本诗歌第758首) Since Long ago at Bethany We Parted 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我心有个真空无可补满, 我坐河滨将琴...

    2017-07-14    阅读点击:1943次

    分享
  • 【诗歌赏析】我对撒但总是说不

    我对撒但总是说不,我对父神就说是! 好叫我主所有布署,全得成功不受阻。 当我这样听主号令,求主赐给我权柄, 使我满有能力圣灵,...

    2017-07-14    阅读点击:1189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