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带领少年人

如何带领少年人

弟兄们要我特别对作少年学生工作的弟兄姊妹,有一点交通的话。同时弟兄们也很乐意,所有事奉的弟兄姊妹,都能在这个交通里有分。所以我并不是讲道,乃是提出几点原则,和大家交通一点如何帮助少年人。

要看见少年人的宝贵

一个人无论作什么事,首要的是要有心情。如果没有心情,人就不愿意作事,就是作也不起劲。对于少年工作,自然也是如此,你要作这分工作,就必须喜欢少年人,关心少年人,愿意过问他们的事。这可以说是作少年人工作最起码的资本。若是你对少年人不感觉兴趣,没有这个心情,只勉强着来作,这是没有什么用的。

人的心情有的是因着爱好而来的,你爱好一件事,自然就有心情去作它;还有的心情是因着认识而来的,你对一件事,因着看见了它的重要和价值,自然也就有一种心情油然而生。关于我们中间的少年工作,从我的实际观察中,我看见有的弟兄姊妹是出于他们的爱好而作的。他们的天性就是倾向少年人,就是喜欢和少年人接触,所以来作少年工作。这种情形不能说错。我们大家必须承认,无论我们怎样蒙恩,怎样属灵,仍旧是人,仍旧有人的部分。但是我们在这里要说,用这种心情来作少年工作,分量并不彀重。要真作少年工作,要把少年工作作得重,我们必须让神开启我们的眼睛,看见少年人的宝贵,和他们在神手里的重要。我们若看见了这个,里头自然就有了一个心情,看重这一分的工作。

主工作的前途全在少年人身上

我们若把全本圣经仔细的读过,我们会发现一个事实,就是很不容易在圣经中找出一个例子,说到神曾为着要作一件新的事,或重大的事,而呼召一个老年人。这话也许会叫老年的弟兄姊妹泄气,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的确我们看不见神曾为着要作一件新事,来呼召一个老年人。摩西好像是八十岁蒙神呼召的,但是我们若仔细读圣经,能读出来,他实在不是一个八十岁的时候才头一次蒙神呼召的,乃是在他年轻的时候,神的呼召就已经在他的身上开始了。你再往下看,无论是旧约里面的约书亚、迦勒、撒母耳、大卫,还是新约里面主耶稣所召的十二个门徒,他们初被主得着的时候,没有一个是老年人。不仅在圣经上如此,就是在整个召会历史中,你也很难找出一个强的例证,说到神为着要作一件新的、重要的工作,曾呼召过一个老年人。几乎可以说,每一次神所使用来开始一件事,或是神所拣选来转移时代的人,都是少年人。

我愿意作一点见证。三十年前,主在中国的工作有一点新的起头。在那一段时期里头,可以说神没有召老年人。所有今天五十岁左右,在主面前站住来事奉祂的人,三十年前都还是二十岁左右的少年人。他们在一个一个的学校里面,被主兴起来,为着那一个新的工作。弟兄姊妹若是能彀看见这一点,就会在神面前宝贵少年人。

还有一点,凡是神呼召少年人来作的工作,差不多都是转移时代的工作。神召摩西是转移了一个时代,神召约书亚也是转移了一个时代。很明显的,神召撒母耳,也是转移了一个时代。在撒母耳这个少年人的身上,挂着申言者,也挂着祭司,也挂着君王。他实在是一个转移时代的人。大卫也是转移了一个时代。你再去看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他们都是被掳百姓中的少年人。神藉着他们也是转移了那被掳的时代。到了新约的时候,头一个出来的是施浸者约翰。我们知道,施浸者约翰是一个蒙主呼召的少年人,神使用施浸者约翰出来转移了当时整个的时代。我们再看被神特别使用的使徒保罗,当他蒙主眷顾的时候,圣经明说他是一个少年人(徒七58)。我们都承认,保罗是一个转移时代的人。我不敢说得太多,也不敢说得太大,但我个人是觉得说,主在东方,在我们中间,三十年前所开始的一点工作,也带着相当转移时代的性质和成分。在这些重大的工作上,神都是呼召少年人来作的。

就是因着看见了这一个,我愿意告诉弟兄姊妹,几乎已经有二十年的光景,我们相当注意少年工作。这不是说,一个少年人的灵魂,抵得上两个老年灵魂的价值。不是这个意思。我乃是说,若是要人在神的手里有一点用处,在神的工作上有一点前途,他就必须是在少年的时候被主得着。这是很明显的一个事实。

不只圣经如此给我们看见,召会历史如此给我们证实,就是在整个社会人群中间,也都是这样的情形。任何一个新的推动,新的行动,你从未见过训练老年人来着手的。从来没有一个学校,是专收老年学生的;也没有一个训练场所,是专为老年人设立的。关于这一点,我要特别请年长的弟兄姊妹原谅。比方说,这里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弟兄或姊妹,实在是爱主,你要在他身上花一点工夫来带领他。但是你会发现,那个带领是非常为难的。你早晨告诉他一件事,不到中午他就忘了。你上午刚刚给他讲明白一件事,下午他就说,那是怎么一回事阿?他又忘了。心情是满重的,但是头脑不彀用了。这是个严酷的事实,我们无法否认。

我常常这样说,为着得救,为着蒙恩,为着享受主的救恩,老人是绝对可宝贵的。但是为着在主手里的用途,为着主国度的开展,为着祂工作的推广,这个责任无疑是落在少年人的身上。如果祂来得迟慢的话,等到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二十年以后,主若要有所作为,这个托付必须是托在少年人身上。以我们这些已经五十几岁的人来说,虽然我们都盼望能活着见主,不必经过死亡的约但河;但是另一面,我们也只得承认,看今天庄稼的青嫩,召会的荒凉,得胜者的寥寥,这些情形都说出主还不能就回来。不是主不愿意回来,主是迫切的愿意早来,但是我们的情形不许可祂来。所以看到这种情景,使我们相信,或者还有相当的时日,主在地上要有祂的作为。

当然另一面,我们也应该信,可能主明天就来。将近两千年前,主就说,看哪,我必快来。祂看千年如一日,在主那里根本是没有时间的。但是就着我们这一面来说,假使主还迟延,我不大相信,三十年后我们这些已经五十几岁的人,还有多少仍然健在。有的弟兄姊妹比我的年龄还大,已经六十几岁,也有的已经七十几岁了,无论如何,主若迟延祂的再来,恐怕我们都无法久等,都要去了。请问那时候,什么人接下去继续作主的工作?也许你会说非常属灵的话,太属灵的话,说,这些事主自己会负责。这当然是不错的,主一定是负责的,这是没有话说的。但是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无论是主直接负责也罢,是主要你我替祂作一点什么也罢,这条路总是在少年人的身上。二十年后在主面前有用的人,定规是今天一、二十岁的人。

这是举世公认的事实,人是二十五年受教育,二十五年学经历,末了的二十五年才有真实的用处。三个二十五年,共是七十五年。盼望我们的少年弟兄姊妹都能活七十五岁。二十五年受属灵教育,二十五年学属灵经验,末了能给神使用二十五年。也盼望五十几岁的人都要为着主的缘故,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但是弟兄姊妹请想看,若不是有一班少年人被主救来,今天好好的受带领,那时如何能学经验,以致被主用?若是今天没有少年人被主得着,等到我们离开的时候,就没有人接替我们,那时就要青黄不接了。

我愿在这里作个见证。三十年前主在中国把我们兴起来,那时我们实在是艰难。我们的事奉无人带领,每件事都要自己苦苦的去摸。当时我们是把整个的基督教都丢在背后,连聚会的方式都得自己一点一点的去摸。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当时的少年人都变成了老年人。若是这个时候主不得着一班少年的弟兄姊妹,起来在这个流里头受带领,再过一段时间,我们都过去了,到那时岂不又有一段青黄不接的时间么?这不只迁延主的年日,并且在工作的果效上,也差得很多。若是现在能有少年的弟兄姊妹被兴起来,而我们能蒙保守,一点不给他们错误的限制,完全给他们正面的带领,这样不必等到主把我们接去的时候,就在今天,他们就能在主手中成为有用的人。

这一点我们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看得非常清楚。所以从那一个时候起,我们就相当注意在各大学、各医院里面得着知识青年。感谢主,从一九三六年开始,这一方面的工作,有相当的开展。无论是在北平的协和医学院,在天津的医院,在济南的齐鲁大学,以及在上海的护士学校,和在南京的各大学,主都得着相当多的青年人。有好些青年的医科学生、实习大夫、护士、甚至大学教授,都变作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妹。从那个时候起,过了差不多十年的光景,我们中间在全国各地,无论是作工的,或是在召会负责的,几乎全是当时所得着的青年人。所以当抗战胜利复员的时候,主带我们回到上海,在京沪一带再有一点复兴的工作,我们几乎将百分之七八十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少年人身上。在那二、三年之内,在大学生中间的工作,也实在蒙主的祝福,有许多少年人被主得着。我这样说一点,弟兄姊妹们就会看见青年工作的重要。这些会叫我们产生一种心情,重看青年弟兄姊妹。

我愿意和弟兄姊妹说,我爱老年人。这一点主能替我作见证。但是也得请老年的弟兄姊妹原谅,我也要说,我实在重看少年人的工作。有的人替我作宣传说,李弟兄是专作少年工作的,他把老年人都赶到马路上去。这个我不承认,我从来没有这个思想。不过为着主工作的前途,我实在要请老年人多为少年人祷告。所有工作的前途,所有将来的用处,毫无疑问都在少年人的身上。从救灵魂这一面来说,老年人和少年人该一视同仁;但是从工作前途的眼光来看,必须在少年人身上着手。无论是召会也罢,工作也罢,若不得着少年人,就如全家都是孤老,老祖父八十五岁,父亲六十岁,还有儿子快四十岁,下面没有少年人,没有哭的,也没有叫的,都是规规矩矩的,这是很意外的光景。

有的时候,有人来对我说,李弟兄,我们的召会好像是乱糟糟的,不太整齐。我说,这才是好现象。你到一个家庭去看,有的哭,有的叫,有的打拳头,有的翻筋斗,还有的在地板上打滚,这是好现象,这一个家一定是兴盛的。若是一个家庭只有八十五岁的老祖父,六十岁的父亲,四十岁的老儿子,当然没有人会打滚,他们要打滚也没有力量。所以一年到头是安安静静的、规规矩矩的,过清清冷冷的日子。弟兄姊妹,这样的一个家,我们能断定,过不了太久,房子不必卖,自然就变作别人的。同样的,你到一个召会里去,若看见都是少年人,成群的少年人,你应该赞美说,这里有前途。你先不要问,这些少年人好不好。正如在一个家庭里,不管儿女如何不好,总比没有好。没有儿女,那是注定没有希望了。不好的儿女,今天不好,明天也许会变好,总有个希望在那里。

总而言之,在召会中,在主的工作上,需要得着少年人。所有有眼光为主作工的人都要注意这件事。所谓桃李遍天下,就是这个意思。你若看见这一个,你就会有一个重的心情爱少年人,好的你爱,坏的你也爱。有一个不太好的少年人,总比一个也没有的好。我愿意所有爱主的弟兄姊妹,为着召会的前途,为着主的工作,都爱少年人。

至于关乎实行的方面,我们大约提起下面几个点:

必须对少年人发生兴趣

第一, 我们已经说过,现在再说,你若要帮助少年人,就必须对少年人发生兴趣。我曾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一班四、五十岁的弟兄姊妹,每一个都不对少年人说好话。他们有的对我说,李弟兄,你看我们中间的少年人,像样子么?上下不懂,尊卑不分;他们在路上看见我们,睬也不睬,就是在会所门口看见我们,也只给我们一个白眼。李弟兄,你可要讲一篇道,把这些少年人带领带领,叫他们知道尊卑上下。又有一次一位五十几岁的老弟兄来见我,对我说,李弟兄,你看我们中间的少年人,太不像样了。他们走起路来,脚步像飞一样,眼睛东张西望,实在不像样。过了些日子,我正和一班年长的弟兄们同在一起,又有一位弟兄提起,要求我讲一篇道,教导少年人要顺服。他说,我们中间的少年人,简直太不顺服年长的人了。那天我觉得是个机会,该对他们说一点话,所以我就对他们说,弟兄们,你们曾多次对我说,少年人不对。我愿意问你们,少年人如果对了,还要你们老年人作什么?他们固然不对,你们给了他们什么表率?那天我对他们说了许多话,意思就是要他们帮助少年人,对少年人感觉兴趣。你先不要处处感觉他们错,如果一来就感觉他们错,你就没有法子帮助他们。

有的人对于他们看为好的少年人特别有偏心,对于那些他们看为不好的,一看见就撇嘴摇头。这个也是错误的。我告诉你,你所看为好的,常常神会证明给你看,你看得不准确;你所看为不好的,将来可能倒是神所大用的。所以很难定规说,今天看为好的,将来就好;今天看为不好的,将来就不好。千万不要信我们自己的看法。连我们对自己也该这样。我们今天好,不一定保准好到底;今天坏,说不定明天主就叫我们好。照样,我们对少年人也不要管他们好坏,必须一视同仁,喜欢他们,过问他们的事。他们走路像飞一样么?你也跟着他们飞。他们东张西望么?你也跟着他们东张西望。他们在那里打球么?你也陪他们打一场。打完了再同他们谈主耶稣。这才是真有本事。如果这样一打球,主耶稣就被打掉了,你就没有法子和他们谈主耶稣了,那你这个属灵还是假的。

再比方,你在路上碰到一个少年弟兄,你问他到那里去,他说,我今天很闷,想去看看电影。你千万不要板起脸来就责备他,为什么去看电影?怎么可以看电影?你若这样作法,就不能带领这个少年人。你最好和他谈谈,问他要去看什么电影?到那一家电影院?你还要陪他走一段路,或者叫一部车子和他同坐。就在去的路上,你可以对他谈一点你要谈的事。你可以问他:弟兄,你这两天读经的光景好么?你们就这样谈起读经来了。你也可以和他谈谈祷告,问问他近来有没有祷告?谈来谈去到了电影院了。这时候你可以对他说,弟兄,到了,你进去罢,车钱我来付,我还要去聚会。等电影散场前十分钟,我在这里等你。你对他没有一点不耐烦,反而很感觉兴趣。如果你身上带着钱,最好问他,你用钱方便不方便?买票彀不彀?如果没有我给你一点。弟兄姊妹,你若能这样,看看你能不能带领他!就怕你像一个冷冷的律法师,严严的教训他,并且定他的罪。给你这样一定罪,他可能一辈子都脱不开电影,非看电影不可。他所以一辈子去看电影,就是你把他激的。不要以为这是我随便说的,我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

你知道主耶稣那天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就是这样。主问那两个门徒说,你们谈的是什么事阿?其中有一个回答说,你在耶路撒冷作客,还不知道么?主耶稣的心里当然非常清楚,但还是问说,是什么事呢?他们大讲特讲,主耶稣就耐心听。他们两个走下坡路,主耶稣陪着他们走。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到末了,主开了他们的眼睛,他们就回过来了。我信弟兄姊妹领会我说这些话的意思。你要帮助少年人么?你首先需要对他们感觉兴趣。不要先管他们的错,你一点都不要去定罪。要先给他们一个感觉,你是他们的好朋友,你是同情他们的,并且对他们感觉兴趣,喜欢过问他们的事。这是首要的一点。

尽力和少年人接触

第二, 学习尽力和少年人接触。帮助少年弟兄姊妹,并不在于会讲多少道,乃在乎平时和他们常有接触。当你和少年弟兄姊妹接触的时候,不要一坐下来就问,你今天读了几章圣经?你祷告了没有?这些问题需要经过多次接触以后,也许是十次、八次,才可以提起来的。初初和他们接触时,记得不要先谈属灵的事。对外邦人更是如此,初期接触不要先谈主耶稣。你所以不谈,乃是以退为进,保持和他的接触。你要摸他的感觉,摸到有一天,再把福音送到他里头去。这个时候一送就成功。送得早了,常常容易叫人有反感。若是给你弄翻了,他就可能一辈子都不接受主。对少年弟兄姊妹也是这样,不要一下子就对他讲读经,讲祷告,惹他的反感。必须等你和他接触多了,他对你有一个感觉,觉得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摸着他的感觉,得着他的信任,到这时候,再来谈属灵的事,才是对症下药,药到病除,一切的果效定规是可以豫期的。

不重讲道理,要重实际

第三, 当你给他们帮助的时候,不要给他们太多的道理,要给他们实用的东西。不只个人接触的时候,不要太重道理,就连对少年人传福音,或者对少年圣徒讲道,都不要太重道理。若是你所讲的都是一些道理,他们不过是来听听,就不会起多少的作用。道理讲得越多,少年人就越死,越冷,越退去。少年人有许多实行的问题,要从这些问题上着手,来摸他们的感觉。所以要花一点工夫,来研究少年人实际生活里头的难处,无论得救以前的,和得救以后的,都要研究一点。根据这些你来对他们传福音,或者对他们讲一点造就的道,这样,你讲的道就都是实行的,都是你从他们身上所摸出来实际的问题。

对任何少年人,都要有正面的信心

第四,对任何少年人,都需要有正面的信心。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对于好的少年人,你要信他会更好;对于那些似乎不好的,也要信他们会好。并且你宁肯对那些似乎不好的,多信他会好,对于那些好的,倒要少信一点。

我愿意告诉弟兄姊妹,我们都是亚当的子孙,堕落的族类。多少敬虔的人,他们的儿女还是堕落的。我们不能说堕落是对的,但是请记得,所有真认识神救恩的人,都是经过堕落的人。一个人若从出生就蒙保守,一点也没有堕落过,这个人对神救恩的经历,定规不会很深。一个从未堕落过的人,无法经历神的救恩。我不是鼓励人去堕落,更不是鼓励人去放松自己的儿女,这不是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千万不要以为说这些少年人不好,所以就轻看他们。这是错误的观念。

慕勒(George Muller)是前一个世纪里面一个相当属灵的人,我们大家都知道他的故事。他大约是在二十一岁的时候,才清楚得救的。他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中,父亲是一个相当敬畏主的人。但是他一直到二十一岁之前,还是一个相当堕落的少年人,常常偷他父亲的钱,去各处旅行玩游。有一次他住在一个旅馆里,付不出所积欠的债,甚至被旅馆老板送到监里去。那时候他实在是一个放荡败坏的人。可是有一天主寻着了他,这一个青年人得救了以后,就变成一个十分爱主的人。你若去看二十一岁以前的慕勒,实在不像样,但是谁会想到,二十一岁以后的慕勒,竟然如此爱主,如此属灵呢!所以你不能凭少年人今日的光景,定规他将来的好坏。

我愿意告诉弟兄姊妹们,少年人的坏,常常是不可信的,少年人的好,也常常是不可信的。今天你看这个少年人非常坏,有一天他会变得非常好,一反你的眼光。同样,今天你看这个少年人非常好,有一天也许他变得非常坏。所以凡是对于少年工作有一点经验的人,都会说,我们对少年人的光景不信任。但是在正面上,我们完全相信,神有一天会得着他们。这会叫我们蒙拯救,不至于只在那些我们看为好的少年人身上作工,而把我们所看为不好的放在一边。老实说,那些一直好的少年人,好些反而很难有属灵的窍,他们的长进常常是很慢的。反而那些似乎看来很坏的少年人,你在他们身上花工夫,把他们带过来,他们一转就开窍。这些都是叫我们这些作少年工作的人,不要信他们身上的光景。好也不要信,坏也不要信,要信神的工作。再坏的,我还信神的工作能转他。再差的,我还信神的工作能带他。因着有这样正面的信心,我们就能注意所有的少年人。

要就少年人

第五, 所有要作少年工作的人,都要学习去配少年人,去就他们,不要叫他们来就你。你要去就他们到一个地步,如同浆糊一样。浆糊最能就,没有一个地方不能就,平面的地方能涂上去,凹凸不平的地方也能涂上去;转弯的地方能涂上去,有角有棱的地方也能涂上去。无论什么地方,它都能涂上去。我们作少年工作的人,要把我们的性格对付到一个地步,和浆糊一样。人要事奉神,性格不只要刚,也要柔,要刚柔相济,像浆糊一样的就人。

比方说,现在少年人升学的竞争很厉害,出国留学的风气也很盛。小学毕业要升中学,中学毕业升大学,大学毕业要留洋,所以大家忙着升学,留洋,好像少年工作很难作,他们太忙了,没法顾到追求主。但是这个看法并不准确。我们作少年工作的人,要像浆糊一样,管你是软的、硬的,我都要涂上去。立体的我要涂,平面的我也涂;凹进去的我涂,凸出来的也涂。我们要一切随着他们,就着他们。他们忙着要升学么?我们就随着在他们要升学的事上,在他们身上作工。他们要去留洋么?我们还能随着他们,就着他们。虽然我这个人不能随着他到外国去,但是我对他的关心和照顾,可以随着他到外国去。我不只要作到一个地步,得着他;并且要藉着他,到外国去得着外国人。我要作到一个地步,他到任何一个国外的大学去,非在那里作工不可。结果他在那里传了福音,就带领了那里的外国人。所以,我们非但不可认为留学风盛是一个拦阻,反而该认为留学乃是我们工作的出路。我们要和在国外留学的弟兄姊妹通信,和他们继续来往。他们未出去之先,我们就要把他们一个一个都带领得很正常,使他们出去不只是为自己读书,也是为主作工。你不能,也不该盼望,少年人大家都不升学,也不留学,一个一个的坐在这里让你来作工,好像豆腐摆在盘子里给你吃一样。这个不叫作工。真作工的就是他跑到天空去了,我也要跟着到天空去就他。

许多人说,现在的学生太忙了。但是真认识学生情形的人就知道,在少年人身上,忙不是问题,兴趣才是问题。若是他们对一件事感觉兴趣,就是功课再忙,他们还有工夫。他们虽然忙,但是对于有兴趣的事,还会想办法找出时间来。

在使徒时代罗马帝国是逼迫基督徒的,罗马的该撒(就是罗马的皇帝)残杀过许多基督徒。但是使徒们厉害得很,他们能作工到一个地步,叫该撒家里有得救的人。你记得在腓立比书的末了,有『该撒家里的人,都问你们安』(四22)这一句话。这证明连该撒的家里,都被使徒作进去了。

所以我们要记得,作主的工不能呆板,不能说我只会吃豆腐,石头不能吃。会作工的不只豆腐能吃,石头也能吃,连金刚钻那样硬的也能吃。弟兄姊妹们,请你信我的话,要学习就别人。

注意个人接触

第六, 所有关心少年工作的弟兄姊妹,必须注意个人工作。在少年人身上作个人工作,那个力量和果效,比聚会不知大多少倍。大聚会在少年人身上没有多少力量,个人接触最有力量。把他们召聚在一起,常常只能对他们讲道,最多不过是作一点奋兴的工作。真实的少年工作,乃是重在个人接触。你若是问我:李弟兄,你怎样作少年工作?我愿意回答你:我可以一次会也不开,从年首到年终,绝对作个人工作,都是个人接触。这作法好像是很零碎,许多工夫白花了,一个钟点只能接触一个人,也有的时候半天还不见得能接触一个人,好像时间花得太可惜了。这比召开大会,一次对几百个人讲道,果效好像差多了。但是经验告诉我们,开大会反而没有用。你从年首到年终,一直开大会,不一定有多少果效,所得着的不过是一些浮浅的人。但是你若注重个人接触,虽然一个月的工夫还不一定得着一个人,也许两个月的接触才得着一个人;但是请你记得,个人接触所得着的人,一个就是一个,并且他会像你一样的去接触别人。你作了一个,结果会变作两个,两个会变成四个,四个会变成八个,八个会变作十六个,并且个个都是结实的。作到相当的时候,你看见一大堆的人出来了。

我盼望所有作青年学生工作的人,无论是要带领他们得救,带领他们属灵,或是带领他们传福音,都必须注重个人接触。一九四六、四七、四八那几年,我们在上海南京一带,实在说来还没有学生聚会,也没有青年聚会,大部分的工作都是个人接触。但是那个果效相当可观。若是弟兄们今天忽略了个人接触,只一直注意青年聚会,我敢断言,聚来聚去,青年工作的结果是浮面的,像散沙一样,没有根,绝对作不出人来。要作出人来,必须有个人接触。你对任何人都不失望,要花工夫和他们有接触。

自然,在个人接触的技术上,也有它的讲究。不过只要你好好的去作,渐渐的自然会有经验,会有眼光,知道在这么多的少年人中间,该先接触那一个,先得着那一个。慢慢的等到那一个给主得着了,有一件事是一定的,你是这样搅他的,他也会照样去搅别人。这正如一部机器,许多齿轮都配在一起,一个齿轮一转,所有的齿轮也都转起来了。这样一个一个的影响下去,正如同子孙繁生,永无止息。到这时候你能看见,虽然没有大聚会,但是有很多人得救,很多人起来爱主。到这个时候,你再召集聚会,无论对他们讲什么,他们都听得进去。这个时候聚会的果效就是百分百的,是扎实的,能作到他们深处去。

当你要和少年人有个人接触时,你一面要与他们有广泛的接触,要一视同仁,和每一个人都接触;另一面,还要有专一的接触。所谓专一的接触,就是凭你属灵的眼光,随圣灵的带领,在这么多青年学生中间,感觉该先带领那几个归向主,就在那几个人身上先花工夫,带他们接受主的救恩。同样,在这么多的少年弟兄姊妹中间,你也要摸摸看,到底有那几位,若是被带起来,最能起作用,你也就在他们身上先花工夫,带他们起来爱主,追求主。他们一被带起来,就会在少年弟兄姊妹中间,带头起作用。

所以作少年工作,一面要有广泛的接触,普遍的和他们有来往;另一面,又要有专一的接触,带领那些能带头,能起作用的人。你这样带一个来,我再说,不必你去教他,他自己就会去带别人。因为你是这样带他的,所以他也会这样去带别人。这样的结果,一个会变作两个,两个会变作四个,就像一块石子投在水中,慢慢的波纹逐渐扩大,最终达到整个湖面。到这时候就可以召集聚会了,这时候的聚会定规能产生果效。若是一开头就召聚大会,最多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果效,百分之八十是等于零。你若肯从个人接触作起,然后再召集大会,到那时,你所讲的道定规是实际的,那个果效定规是百分之百的。

以上不过是我个人在已往一些年间摸少年工作所得的一点经验。任何一件事,都有讲究,都需要经验。尤其是在带领人得救,带领人爱主,带领人事奉这样的事上,实在是太深入的事,也是太精细的事,其讲究更多。不错,是圣灵的工作,但是我们都知道,圣灵需要合式的人来配祂。有的人能配圣灵,有的人不能配圣灵。有的人在圣灵的手里有用,有的人在圣灵的手里没有用。这都需要我们去作的时候,加以注意,有一点研究。

我把这六个点交通给大家,不过是抛砖引玉,弟兄姊妹若肯接受,再往前去,定规还会有更多的心得,更多的进步。你能找到更广阔的路,知道如何带领少年人归向主,蒙主的救恩。

弟兄们,我再说,主在少年人身上有一个大的需要。这一个时代需要许多少年人起来,厉害的蒙主的救恩,受主的带领,成为主手中有用的器皿。但愿主恩待我们,叫我们在祂的工作中,在召会里,宝贝少年人的灵魂。但愿我们不只不阻碍他们,不破坏他们,并且还能积极的吸引他们,成全他们,带领他们,培植他们,叫他们经历主的救恩,受到主的建造,在主的手里成为有用的人。为着主将来的工作,实在盼望弟兄姊妹为这事在主面好好的有祷告。

《属灵书报》

栏目热点
  • 儿童教材使用说明

    使用说明 一 本教材系提供给三至四岁的幼儿使用,但对于稍大的孩子(四至六岁),也很适合。教材可用于主日儿童聚会,也可用于儿童小...

    2017-07-11    阅读点击:1959次

    分享
  • 青少年服事的异象与负担

    弟兄们要我特别对作少年学生工作的弟兄姊妹,有一点交通的话。同时弟兄们也很乐意,所有事奉的弟兄姊妹,都能在这个交通里有分。所...

    2017-07-09    阅读点击:1514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