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日与主日

安息日与主日

我们现在要来看安息日和主日的问题。这是教会中一个大的问题,也是多少年来,圣徒中间一直争执得很厉害的一个问题。我们要先看安息日,后看主日。之所以把这两个日子摆在一起来看,因为这两个日子是互相交替的,在圣经中的确有相连的地方。虽如此,它们却是两个不同的日子,正如律法和恩典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一样。

壹、安息日

安息日乃是旧约里面的一个大题目,我们需要把圣经中论到这件事的地方都看一下,大概可分作十一大项。

一、在创造时

“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安息了。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创二3)。为什么神在这一日能安息呢?为什么神赐福给这一日,且定为圣日呢?这有很深的意思!神所以能在第七日安息.并赐福给这日,而定为圣日,乃是因为到这日,祂所要创造的都创造齐备了,祂得着了祂所要得着的,而心满意足了,所以祂首歇了工作,而安息下来。因为到这日,祂能这样的得到满足而安息,所以祂就赐福给这日,把祂的福分摆在这日里面,而把这日分别出来,定为一个特别的圣日,一个圣别的日子。祂这样作,就使这日成为一个安息、有福、圣别的日子。

当神在第七日安息时,不只祂自己在那里安息了,并且祂为着彰显祂自己所创造的人,也在那里和祂一同安息了。这个安息的日子,在祂是第七日,在人却是第一日。因为祂是六日作工,到这第七日安息了;但人是在第六日被造,一被造出来所进入的第一日,就是神的第七日。人得安息,是神工作的结果。这就是创造里安息的寓意,也就是圣经中第一次题到安息日的含意。这个寓意,说出神原初对人的本意,不是要人自己作工,而享受安息,乃是要人不必作什么,而来享受祂作工的结果所产生的安息。这就是恩典的原则,和律法的原则完全不同。律法的原则,是人作工而安息;恩典的原则,是人不必作工,就得安息。律法的原则,是人先作工而后安息;恩典的原则,是人先安息而后作工。这是创造里的安息,所给我们看见的原则。就是人不必作什么,就可以来享受神的安息,因为一切需要作的,神都作了。

二、在降律法以前

“到第六天,…摩西…说,…明天是圣安息日,是向耶和华守的”(出十六22-30)。在旧约的律法里面,特别要神的百姓守安息日。但这里的话,是神在西乃山降律法之前,摩西在旷野吩咐以色列人说的。这给我们知道,在神降律法之前,神的百姓就有守安息日这件事。我们应该相信,律法时代以前的列祖,必是从他们先人得知守安息日的事,而一直相承传续下来,直到摩西的时候。

三、在律法时代

到了降律法的时候,神就在律法里,定规安息日为祂百姓所必须遵守的一个日子。关于在律法时代,神要祂的百姓以色列人遵守安息日这件事,至少有七点,我们需要注意:

1、记念神是造物的主。

经上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出二十8-11)。在律法之下,神要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第一个用意,是要他们记念神是造物的主。这个用意,是接续着创造里的安息的。虽然到这时,以色列人已经落到律法之下,但神还要他们不忘记祂创造里的安息。那个安息,乃是说出神是创造的主,一切都是祂创造的、祂作出的,为要叫人和祂同享安息。

2、记念神是拯救以色列人的。

经上说,“记念你在埃及地作过奴仆;耶和华…将你从那里领出来,因此…吩咐你守安息日”(申五15)。在律法时代,神要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第二个用意,是要他们记念神是拯救他们的。这个用意,是接着前一个的。前一个用意是说,神是创造主,一切祂都创造好了,都作好了。这个用意是说,神所创造的人堕落了,现在又蒙了神的拯救,所以该守安息日,藉以表明这件事,见证这件事。神的创造,是叫人安息,神的拯救也是叫人安息。创造里的安息,是神为人作出的,拯救里的安息,也是神为人作出的。所以蒙拯救的人,该守安息日,来表明这件事。

3、作以色列人属神的证据。

经上说,“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使他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他们成为圣的”(出三十一13-17;结二十12、20)。在律法时代,神要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第三个用意,是要安息日作他们属神的证据。他们是神从万民中分别出来的,归于神,作祂特选的百姓。全世界的人,都各有他们自己的节期日子,而不守神的安息日,这证明他们不是属于神的。惟有以色列人是属神的子民,所以神就叫他们守神的安息日,以此作他们属神的证据。所以律法时代的安息日,也是以色列人与世人分别的一个记号,表明他们是从世人分别出来,归神为圣的。此外,经上又说,“要守我的安息日;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利十九3)。神要以色列人守祂的安息日,就是要他们以此证明神是他们的神;要他们以神的安息日,见证他们是以这安息日的神,为他们自己的神。

4、表明靠行为得安息。

经上说,“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第七日…守…安息”(出二十9-10)。在律法之下,神要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第四个用意,就是要藉此表明在律法之下,人是靠行为得安息。我们看见,在起初创造的安息里,人是不作工,而得安息;人是不必作工,就可以得到安息。但是那个安息,给人的罪破坏了。人堕落了,虽然现在被神又救回来了,但不认识自己在神面前的无能,想要靠自己所行的,得神的悦纳,所以就落到律法之下。神要藉有律法,证明人的无能,证明人靠自己所作的,不能得祂的喜悦,所以祂在律法之下,就要人六日劳碌作工,第七日安息,藉此表明在律法之下,祂是要人靠自己所行所作的,来得祂的安息。这是律法的原则,和恩典的原则完全不同。恩典的原则,就是起初创造里的安息所给我们看见的,乃是人不作工得安息;人不必作工,就可得安息;人是先安息,后作工;人先一日安息,而后六日作工。而律法的原则,却像这里律法之下的安息日所表明的一样,乃是人作工得安息;人必须作工,才能得安息;人先作工,后安息;人先六日作工,而后一日安息。这是人作不来的。所以在律法之下,以色列是一直违犯安息日(民十五32-35;结二十13;尼十三15-18),证明人在律法之下,要靠自己所作的,来得神的安息,是不可能的。

5、是实在的休息。

经上说,“六日你要作工,第七月要安息,使牛、驴,可以歇息,并使你婢女的儿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畅”(出二十三12;申五14)。在律法时代,神要以色列人守安息日,除了以上五个用意之外,还有一个,就是神要他们每七日之内,都有一日实在的休息。在这一日,不要说他们人,无论自主的为奴的,就是连他们的牲畜,也都要休息。这实在是一个好的规律,对于人和牲畜的健康,的确是有益而需要的。我们新约之下的人,在今天虽不必守安息日,但这个七日休息一日的原则,还是应该遵守的。从生物卫生的眼光来看,神所定规的这个原则,实在是对的、是必需的。

6、守的方法。

在律法之下,神要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的守法,是非常严的。他们所有的人,连儿女,带仆婢,以及他们所有的牲畜,并他们中间的客旅,在安息日都是完全休息,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出二十10),就是在耕种收割的时候,也要安息(出三十四21)。在这日,连生火烧饭都不可(出三十五3)。当然像捡柴、醉酒、担担子、搬运东西、买卖货物,这类的事,更是不可以的(民十五32-36;耶十七21-22;尼十三15-22,十31)。以后,他们认为在这日连行远路,取带随身应用之物,在麦地掐麦穗吃,甚至就医治病,也都是不可以的(徒一12;约五10;太十二1-2,路十三14)。他们要以这日为圣、为可尊重的,而尊敬这日,在这日要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赛五八13)。他们凡在这日作工的,必被治死(出三一14-15);凡不遵照前面所说的各项规则谨守这日的,就是犯罪得罪神。这当然比今天“安息日会”的人守安息日,不知严了多少。若以这样严的守法来看,就是今日“安息日会'的人,也是在犯安息日。在律法之下,神要以色列人守安息日,所以这样严,其中有一个含意,就是要人知道,人要靠自己所行的,来得神的安息,是绝对作不到的。人怎样不能靠行律法得神的称义,人也照样不能靠守安息日得神的安息。

7、是礼仪的律法。

经上说,“耶和华的节期,…要宣告为圣会的…;六日要作工,第七日是圣安息日”(利二十三2-3,参西二16)。神在旧约所赐给以色列人的律法,有的是道德的,有的是礼仪的。像那些关乎他们如何作人,如何对于神,如何对于人的律例典章,都是道德的。像那些关乎他们如何礼拜、如何献祭、如何守节的法则规条,都是礼仪的。在十条诫命中,有九条是道德的,只有一条,就是第四条,守安息日,乃是礼仪的(出二十3-17)。利未记二十三章这里,给我们看见安息日乃是旧约时神的一个节期,像逾越节、五旬节、住棚节等节期,都是神的节期一样。既是一个节期,就是一个礼仪的问题。所以关乎守这安息日节期的律法,就是礼仪的。凡礼仪的律法,都是新约之事的预表,都是后事的影儿,形体乃是基督(西二16-17)。所以到了新约形体来到的时候,旧约一切作影儿、作预表的礼仪律法,就都成为过去了。虽然在新约的时候,整个旧约的律法都是过去的(罗六14,七4、6),但旧约律法中那些道德的律法、字句虽成过去,精意还在;而旧约律法中那些礼仪的律法,不仅字句成为过去,就是精意也不再存在了;如果说那些精意还存在,那就是基督,而不是别的。

四、主耶稣对于安息日

我们以上看的,是在律法时代的以色列人如何守安息日。我们也该看看主耶稣对于安息日是怎样的。要看这件事,我们需要先把主耶稣当时在地上的身份弄清楚。当主在地上的时候,以祂作人的一面说,祂是一个完全的以色列人,绝对遵守神在旧约的一切律法规条。另一面,以祂是神来说,一切都是祂作主。还有一面,祂也是新约的创始者,祂又必须废弃旧约,而创立新约。所以我们要看主耶稣对于安息日是怎样的,必须记住祂这些不同的身份,才能看得正确。

1、“在安息日,照祂平常的规矩,进了会堂,站起来要念圣经”(路四16)。

主在地上的时候,既是作一个犹太人,祂就该守犹太人中间那些正当的规矩。当时,在犹太人中间有一个非常好的规矩,就是他们各地都有他们集会的会堂,每逢安息日大家都去听人讲解旧约圣经。这个正当的好规矩,当然也就成了主耶稣当日在他们中间作人的规矩。但是,这一次主耶稣虽是照祂平常的规矩,在安息日进了会堂,却不仅是按规矩行事,乃是要趁犹太人聚集在会堂里这个机会,本着他们所笃信的旧约圣经,向他们传福音。所以祂这一次在这里进了会堂,不是为守安息日,乃是为作祂传道的工作。

2、“在安息日教训众人”(路加四31)。

主耶稣这时在犹太人中间,乃是要对他们传神的道。祂要作这事,最好的日子就是安息日,最好的地方就是犹太人的会堂。因为在安息日,犹太人大多都是到会堂去聚集听神的道。所以主常是这样作。祂这样作,虽是在安息日,却不是为守安息日,乃是为趁机会传道教训人。

3、“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可以的”(太十二12)。

有一次,主这样在安息日,进了一个会堂,遇到一个人枯干了一只手。有人试探祂,问祂安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意思是要控告祂。因为他们认为在安息日治病是不可以的(路十三14)。到这时,祂就回答他们说,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可以的,并且即时医治那个病人。祂这样说并这样作,和旧约律法时代关于守安息日所说的话,有点不同了。律法时代是说,在安息日什么工都不可作。但祂在这里说,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可以的,并且祂也就这样作了。这是说出,祂在这里,对于安息日的问题,开始有点变了,有点和律法时代不同了。

4、“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可二27)。

在前面我们已经看见,在律法时代的安息日,对人乃是一个很厉害的约束捆绑。比方,我在安息日的前一天,没有把饭预备好,到安息日就得挨饿。我的亲人病重垂死,若是相隔在“安息日可走的路程”(约二里许)之外,我就不能当日去看他。在安息日,我走到麦地,就是饿了,也不可掐麦穗充饥,也得守着麦穗挨饿。甚至在安息日就是病得要死,也不可就医求治。神要人守安息日,原有一个意思是要人“安息”、“舒畅”(出二十三11;申五14),但这些规条好像都是要牺牲人的安舒,以维持安息日的尊严;好像人是为着安息日的,安息日不是为着人的。但主在这里,对安息日下了一个定义,说,安息日是为着人的,人不是为着安息日的。主所下的这个定义,相当推翻了当日那些在律法时代的人一般的观念,开始叫他们领会,安息日最初的意义,乃是神为人作什么,不是人为神作什么;是神为着人,不是人为着神;是人来享受神所为人作的,不是人来为神作出什么;是恩典的原则,不是律法的原则。所以主这话,是相当从律法时代的安息,回到起初创造的安息,也就是从半路律法的原则,回到起头恩典的原则。因为主现在就是要从律法转到恩典,不以律法对待人,而以恩典对待人。

5、“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十二8)。

主耶稣在一个安息日,从麦地经过,祂的门徒掐了麦穗吃,法利赛人就定罪他们犯了安息日。主在驳斥法利赛人的时候,先暗示祂是比大卫更大的,并且也明言祂是比圣殿更大的,就是那位喜爱怜恤,而不喜爱祭祀的神。祂给他们知道这些,乃是要他们知道祂就是神。所以到末了,祂就说出祂是安息日的主。祂虽然是“人子”,但祂就是安息日的“主”。祂虽然是人,但祂就是神,就是那位比圣殿更大的神,就是那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的神,也就是当初那位设立安息日的主。祂能设立安息日,祂也能改掉安息日。祂有权柄设立,祂也有权柄改掉。祂是安息日的主,安息日该如何是由祂定规的。所以到这里,主乃是吐露出一个意思,给人知道祂这位安息日的主,从前曾如何设立安息日,现在也要如何来改掉安息日。从前在律法之下,祂如何愿意藉着要人严格守安息日,使人知道人靠自己所行的,不能得到祂的安息;现在到了恩典时代,祂也如何愿意藉着改掉安息日,使人知道祂愿意使人得安息,而不要人作什么。祂喜爱怜恤人,不喜爱向人要祭祀;喜爱向人施恩、为人作事,不喜爱人给祂什么、为祂作什么。这是祂的本意。在律法之下,祂所以要人守安息日,要人作什么,来得祂的安息,乃是因为人不认识祂的恩典,也不认识自己的无能,而想要靠自己所行的,来得祂的安息。现在人已经够失败了,够痛苦了,够认识自己是如何的无能,是如何不能靠自己所行的,来得祂的安息;所以现在祂要再回到祂的本意,向人施怜恤、赐恩典,不要人作什么,也不必人作什么,祂就使人得安息。

6、“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五17)。

在一个安息日,主医好了一个三十八年的病者,犹太人就因此逼迫祂。祂在这时,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祂这话的意思是说,你们以为现在可以安息,其实现在还不可以安息,因为我父直到如今还在作事,并且我也正在作事。安息是说,事已经作完了,工已经歇了(来四10),但是直到如今,我父还在作事,我也正在作工。你们以为现在是可以安息的时候,那知现在还是神和我作工的时候,并没有安息可说。主这话所含着的意思,相当深远。

在前面我们看见神在创造里已经有了一个安息。在那个安息里,祂能享受人,人也能享受祂;祂和人,人和祂,和谐相安,彼此称心,满有快乐并舒畅。但是,不久因着人的堕落,那个安息就被人的罪破坏了。人一犯了罪,伊甸乐园的里面,就“起了凉风”(创三8),冲散了人和神之间的和暖空气,因此人与神所共享的和谐相安、和乐安息,也就消逝了。从那时起,人就需要“终身劳苦”(创三17),“汗流满面”(创三19),而“叹息劳苦”(罗八22),所以只有“叹息”,并无“安息”了。所以从那时起,神就再来作事,将人挽救回来,或说救赎回来。神这挽救、救赎的工作,是必须藉着祂的儿子完成的。这工作,直到祂儿子在约翰五章这里说这话的时候,还没作成。所以祂直至这时,仍在作事,祂儿子也在作事,一直作到祂儿子在那挽救、救赎的十字架上说“成了”的时候。到那时,祂儿子既在十字架上,完成了祂一切救赎人的工作,并解决了祂一切的问题,就从死里复活,为人带来一个新的安息,使人能在其中享受祂和祂所有的一切,而得到满足。

所以主耶稣对于安息日,可分三面来说:(一)以祂作以色列人来说,祂是遵守的;(二)以祂是神是主来说,祂有权柄更改;(三)以祂作新约的创始者来说,祂成功了救赎,带进来一个新的安息。

五、使徒对于安息日

我们看过了主耶稣对于安息日是怎样,也需要看看当日在主耶稣之后的使徒们,对于安息日是怎样。

1、“在安息日进会堂…”(徒十三14-16、42、44)。

在使徒们出外布道的时候,散居在外邦各地的犹太人,也在各地都有他们的会堂,以便他们每安息日聚集,听讲旧约圣经。因此使徒们到了各地,就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传神新约的福音。使徒们这样作,一面是利用他们会堂这个集会的地方,和他们安息日这个集会的日子,以及他们所笃信并熟悉的旧约圣经;一面也是因为该将神的福音先传给他们这些神的选民犹太人。所以,使徒们当日在安息日进会堂,并不是为着守安息日,乃是为着趁安息日犹太人集会的时候,向他们传福音。

2、“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一个祷告的地方,…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徒十六13)。

使徒们在这里,虽然不是进会堂,不过是来到城外河边,一个祷告的地方,但也是在安息日。他们所以在安息日,到这个祷告的地方,也是趁机会来对那些聚会祷告寻求神的人讲道,并不是为守安息日。

3、“保拉照他素常的规矩进去,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与他们辩论”(徒十七2)。

这里说,保罗进会堂,一连三个安息日,与人辩道,乃是“照他素常的规矩”。这规矩,不是个守安息日的规矩,乃是他每到有犹太人会堂的地方,必到那会堂,对犹太人讲道的规矩。所以这里不是说使徒照他素常的规矩守安息日,乃是说使徒照他素常的规矩,进犹太人的会堂,对犹太人讲道。要到犹太人的会堂,对他们讲道,尤其是要本着圣经讲,最好的日子,就是安息日,因为在这日他们都聚集在他们的会堂里,听人讲解圣经。

4、“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徒十八4)。

这里说,每逢安息日,保罗都在会堂里辩论。凭前面所看过的几个地方看,他每逢安息日这样作,不是去守安息日,乃是趁众人聚集的机会,去对人讲福音。

所以凭圣经看,使徒们虽在安息日进会堂讲道,却不是守安息日,乃是趁机会作工。圣经从来没有给我们看见,使徒们有过守安息日的事。

六、新约的信徒对于安息日

我们也需要看看,凭圣经看,新约的信徒对于安息日该如何。

1、“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西二14-17)。

这里的话,很清楚给我们看见,旧约的律例(包括守安息日者),已经被神涂抹、撤去,钉在十字架上了,所以不管旧约那些关乎饮食,或是关乎节期、安息日的条例,新约的信徒都不必拘泥遵守,而引起人的论断。这些事(饮食、节期、和安息日等),都是后事的影儿,形体却是基督。现在形体基督已经来了,这些影儿的事就不需要再有了。这如同一个人未来之前,先寄一张照片给我们看,等他本人来到,照片就不需要了。所以在今天基督已经成全了一切,这新约的时代里,信徒再不需要有安息日这一类旧约影儿的事了。

2、“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我为你们害怕”(加四10-11)。

谨守日子(包括安息日)、节期,这类的事,乃是旧约律法里的条例,预表新约关乎基督的事。现在基督已经来了,成全了这些事所预表的,而成功了新约。新约的信徒,若再守这些旧约的日子(包括安息日),就是撇开新约的恩典-基督,而回到旧约的律法-条例-去了。这样,就“失去基督的效益,而从恩典坠落了”(加五4,原文),所以是可怕的。

3、“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罗十四5-6)。

凭前文看,使徒在这里的话,是劝那些为日子发生辩论的人,不要为什么日子辩论,因为在新约的时候,神并不注重日子(包括安息日)的问题。在使徒这话里,有一句,可以给我们知道,使徒在新约的时候,并不教训人把安息日看为重,看为特别,像在旧约的时候一样。这句话,就是‘有人看日日(包括安息日)都是一样’。当日的信徒,有人有这样的看法,使徒并没有改正,反而说,这样的人心里也要意见坚定。这就证明,使徒并没有教训新约的信徒,要像旧约的以色列人那样守安息日,看安息日为特别的日子,与其他的日子不同。所以照使徒在这里劝我们不要为日子(包括安息日)辩论的教训看,新约的信徒不需要守安息日。

至于路加二十三章五十六节所说,那些跟从主的妇女守安息日,乃是因为:(一)她们原是犹太人;(二)他们这时还不清楚新旧两约的交替;(三)主耶稣尚未复活,七日第一日的主日尚未显明。

所以凭新约的教训看,我们新约的信徒,不必-也不该-再守旧约的安息日。这就可以看见,今天“安息日会”主张新约信徒也必须守安息日,这个主张乃是不合圣经的。实在说来,今日“安息日会”的人,虽然主张新约信徒该守安息日,但连他们自己也没有好好的守安息日,也没有把安息日守得好。因为他们并没有照着旧约所说那样严格的守法守安息日。就是他们要那样守,也是难能作到的!所以他们对新约信徒该守安息日的主张,是相当离奇,而不合乎圣经教训的。

七、在大灾难时(关于犹太人)

经上说,“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安息日;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太二十四20-21)。凭前文看,主在这里的话,不是对信徒说的,乃是对犹太人说的。当日主说这话的对象,乃是那些接受主的犹太人,他们有双重的身分,一面是主的门徒,一面是犹太人。主对他们说这话,是把他们当作犹太人。凭前文十五、十六节看,主这话乃是指着将来犹太人在大灾难时(就是末后的三年半,但七25)的事。那时,必有大灾难临到他们,所以他们需要逃走。但他们在安息日是不可走远路的,所以主要他们祈求,叫他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安息日。所以主在这里所说的,乃是将来在大灾难时,犹太人守安息日的事,不能当作今天信徒该守安息日的根据。

八、在千年国度时(关于属地部分的人)

经上说,“必以我的安息日为圣日”-“在安息日…国内的居民,要在…耶和华面前敬拜”(结四十四24,四十六1、3、4、12)。以西结的预言,从第四十章起,直到末一章,都是说到将来千年国度时,复兴的以色列人,就是弥赛亚国中间的事。所以这里的话是给我们看见,将来得着复兴的以色列人,在千年国度的地上,还要守安息日。这与新约时代的信徒,没有关系。

九、在新天新地时(关于新地上的人)

经上说,“…新天新地,…每逢…安息日,凡有血气的必来在我面前下拜”(赛六十六22-23)。这里的话给我们看见,到新天新地的时候,新地上的人,就是凡有血气的,还都要守安息日。那时虽是新天新地,但他们还是有血气的人。他们虽得着了复兴,却没有得着重生,还是旧造的人,所以还守旧造的安息日,不像我们是得着重生的人,将来身体变化了,就成为没有血气的。无论千年国度里属地部分的人,或是新天新地里新地上的人,都是只得着复兴,而没有得看重生的旧造的人,他们所得的福气也都是地上的,所以他们所守的安息日也都是地上的。但我们信徒是重生的新人,所得的福气乃是天上的,和地上一点没有关系,所以我们不守地上旧造的安息日,而另有一个复活的主日。

十、安息日的预表-基督是人的安息

经上说,“安息日…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西二16-17)。这里说,旧约的安息日,不过是一个影儿,那形体乃是基督。所以这话给我们看见,旧约的安息日,乃是基督的预表,预表基督是人的安息。到了新约,基督来了,祂就是神所给人的安息。人接受祂,有了祂,就有安息;不接受祂,没有祂,就没有安息。今天人要得着安息,非接受祂不可,因为祂就是神今天所给人的安息。我们活在祂里面,就得享安息;离开祂,就失去安息。所以我们今天新约时代的人所该注意的,不是守安息日的问题,乃是接受并享受基督的问题。

经上又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基督既是神所给人的安息,所以祂就呼召人来就祂得安息。祂既是神所给人的安息,凡来就祂接受祂的人,不论有什么重担,就都能得着安息。这个安息,就是祂自己,和祂自己是分不开的。

十一、安息日的象征-千年国度时天国的安息

经上说,“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来四1-11)。旧约的安息日,不仅是一个预表,也是一个象征。预表,是预表基督是人的安息;象征,是象征千年国度时天国的安息。希伯来四章这里说,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这个为神的子民所存留的另一个安息,就是千年国度时天国的安息。在千年国度时,整个的天国,就是一个安息,其中的一切,都是快乐的,都是叫人满意的,人在其中得享那与今天的“叹息劳苦”正正相对的“荣耀的自由”(罗八21-23)。那是今天那些不失去天国实际的信徒,就是守住属灵水准,得胜的信徒,将来和基督所要一同享受的。

所以凭圣经看,安息日乃是神叫旧约的以色列人,和千年国度里属地部分的人,并新天新地里新地上的人所守的,与我们今天新约时代里的信徒没有关系。在今天新约时代,神不叫我们信徒注意地上的福气,所以也不要我们守地上的安息日。日子都是有所表明的。安息日所表明的,乃是属地的福气,不是属天的福气。旧约的以色列人,和将来千年国度里属地部分的人,以及新天新地里新地上的人,都是属地的百姓,他们从神所得的福都是属地的,所以神都是要他们以安息日为表明。这个表明属地福气的安息日,和我们新约时代的信徒,根本没有关系,不能表明我们从神所得的福气,因为我们是神属天的子民,神所赐给我们的福气,都是属天的(弗一3),不能用一个属地的日子来表明。

神当初应许赐给亚伯拉罕两班的子孙。一班是属天的,像天上的星那样多;一班是属地的,像地上的沙那样多。属天的一班,就是我们这些得着神重生的人;属地的一班,就是已往和将来的以色列人。他们既是亚伯拉罕属地的子孙,得享地上的福气,所以神就要他们守那表明属地福气的安息日。我们既是亚伯拉罕属天的子孙,得享天上的福气,所以神就不要我们守那表明属地福气的安息日,而要我们以另一个日子,就是主日为表明。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弄错了,不要把神要祂属地的百姓所守的一个日子,搬过来要我们这些神属天的子民来守。我们这样作,就是张冠李戴。神对待每一个时代的人都是不同的,所以神所要每一个时代的人遵守的规条,也是不同的。圣经中有许多规条,都是神要祂那些属地的百姓守的,不是神要我们这些祂属天的子民守的。守安息日,就是这样的一条。圣经中,许多这样的规条,我们不可不分时代,不分人别,随便应用。若随便应用,我们就要犯了大错!这就是‘安息日会’的人,在守安息日这件事上,所犯的大错!他们是把神要祂属地的百姓犹太人所守的日子,拿过来要神属天的子民信徒来守。他们是作了神所不作的。从创造一直到新天新地,神都要地上属乎祂的人守安息日。惟独祂从地上拯救出来的,这一班成为祂属天子民的人,祂没有要他们守安息日。除了我们这恩典时代一班属天的人,无论是律法时代,或是千年国度时,或是新天新地时,一切地上属神的人,神都叫他们守安息日。在圣经里,找不到一个地方叫我们这班属天的人也守安息日,反而在圣经里,我们看见安息日在我们这班人身上,乃是已经过去的东西。

贰、主日

我们现在再来看主日。这是新约里特别题到的一个日子,也是与我们新约信徒特别有关系的一个日子。新约里虽然没有一处说到安息日与我们新约信徒正式的关系,却有许多地方说到主日和我们正式的关系。关于这一个日子,我们也要分几点来看。

一、七日的第一日

1、是主复活的日子。

经上说,“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可十六9、1-2;太二十八1;路二十四1;约二十1)。新约的主日,就是旧约所说七日的第一日。旧约的安息日,乃是七日的第七日。这七日过了,就是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新约所特别说到的主日。这一个日子,为什么称为“主日”?为什么成为新约里一个特别的日子?为什么和新约的信徒特别有关系?因为这一个日子,是主耶稣复活的日子。我们的主,就是在这一个日子从死里复活的。主从死里复活,乃是祂为我们成功了救赎,解决了我们一切的难处,解决了罪、死、撒但、世界、和肉体;为神完成了一切,解决了祂一切的问题,解决了神公义的要求、和祂背叛的仇敌的一个证明和宣告,也是叫我们得着重生(彼前一3),就是得着神的生命,而成为新造的。所以这个日子,该是主的日子,该是新约里特别的一个日子,该是与我们信徒特别有关系的一个日子。如果神完成创造的日子,该是旧约里一个特别的日子,就主完成救赎的日子,更该是新约里一个特别的日子。神完成创造的那个七日的第七日,不过表明神完成了创造;主完成救赎的这个七日的第一日,更是表明主在创造、堕落之后,又完成了救赎,所以那个日子,是表明神创造的日子,这个日子是表明主救赎的日子。那个日子所带给人的安息,不过是创造的、天然的、属地的、物质的、外面的;这个日子所带给我们的安息,乃是救赎的、复活的、属天的、属灵的、里面的。因此,这个日子,就成了新约里一个特别的日子。新约给我们看见,不只主耶稣是在这一个日子复活的,还有几件重大的事,都是在这个日子发生的,并且新约信徒一些重要的事,也都是在这个日子里作的。可以说,神在新约中所完成一切重大的事,和新约信徒所作一切重要的事,无不都是在这一个日子完成或举行的。

七日的第一日,乃是七日,就是一周的起头,不像七日的第七日,乃是一周的末了。我们今天所过的主日,都是一周的起头,不是一周的末了。我们常有一个错误的感觉,以为六天过去了,才有主日。这是旧约的感觉,是非常不合新约的。新约的主日不是六天过了,才有主日,乃是主日过了,才有六天。不是先有礼拜一到礼拜六,后有礼拜天;乃是先有礼拜天,后有礼拜一到礼拜六。不是礼拜天跟着前六天,属于前六天;乃是后六天跟着礼拜天,属于礼拜天。人的思想总是旧的,总是以为礼拜天是跟着后六天的,所以常有人一过了礼拜天,到了礼拜一,就把昨天的礼拜天当作上礼拜天,其实乃是这礼拜天。也常有弟兄在主日聚会报告事项时,把过了主日的日子,称作下礼拜,其实是这礼拜。这种思想,是违反神救赎原则的。神的救赎乃是一起头就把人带到祂所成就的一切里面,使人得享安息,而后再叫人去靠着他所得着所享受的,去生活去工作,这用日子表明的话来说,就是神先把我们带进第一日,而后叫我们去过后六日。按属灵的意思来说,每一个得救的人,都是已经进入了第一日,现在是在过后六日的生活。每一个得救的人,都是先得着神的救恩,而后为神生活;不是先为神生活,而后才得着神的救恩;都是先过第一日,而后过后六日,不是先过前六日,而后过第七日。前者是恩典的原则,后者是律法的原则。

我们在前面已经看见,连神创造里的安息,就人来说,也都是在第一日。那是说出神的本意,原是要以恩典的原则对待人。但因人不认识祂的恩典,也不认识自己,所以神就设立在律法之下先劳苦六日,而后在第七日安息,以表明律法的原则,是要人靠自己先有行为,而后得神的安息。那已经经过律法时代的证明,乃是人所作不到的。所以神就把祂从人堕落就开始作工,一直作到主在十字架上说“成了”,所成就的安息,在主复活的日子,赐给人作一个新的起头,叫人靠着这个去过后“六日”的日子,去过后来的生活。我们每一个人得救的那一天,都是“七日的第一日”,都是进入了主为我们所成就的一切,而得以享受主为我们所作成的,靠着这个过后来“六日”的生活。今天若有一个人得救了,今天就是他的起头,就是他的复活,就是他“七日的第一日”。从今以后,他该凭着这复活的起头,去过他后“六日”的生活,去过他后面一生的日子。这就是恩典的原则,就是光有七日的第一日,而后有后来的六日;先复活而后生活,先安息而后工作;先得着,而后应用;先入门,而后走路;不是先走路,而后入门;不是先工作,而后安息。

2、是门徒聚会,主来显现的日子,也是生命的圣灵降下的日子。

经上说,“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门徒所在的地方,…耶稣来站在当中,…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19-23)。在主复活那日,就是七日第一日的晚上,门徒们聚集在一起,主就来向他们显现,并叫他们得着生命的圣灵,就是祂自己的化身。所以这个日子,也是门徒们在主死而复活之后,聚会的日子,和主来向门徒们显现的日子,并且是生命的圣灵降临的日子。这给我们看见,主是喜欢祂的门徒,在祂复活的这个日子,聚集在一起。因为这个日子,是祂复活的表明。表明一切旧的都过去了,现在在祂的复活里,有了一个新的起头。这里面的原则,也是告诉我们,无论我们聚会,或是得着主的显现,或是得着生命的圣灵,都必须是在祂的复活里面。

3、是门徒又聚会,主又来显现的日子。

经上说,“过了八日,门徒又在屋里,…耶稣来站在当中”(约二十26)。到了主复活后,第二个七日的第一日,就是这里所说过了八日的日子,门徒们又聚集在一起,主又来向他们显现。所以这个日子,乃是门徒们又聚会,主又来向他们显现的日子。主这样同他们显现,是印证加上印证,印证他们这样在祂复活的日子聚会,乃是祂所喜悦的,因为这能表明出祂救赎的意义,也是合乎祂新约原则的。

4、是能力的圣灵降临的日子。

经上说,“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徒二1-4)。生命的圣灵降临,是在主复活的日子,能力的圣灵降临,是在五旬节的日子。主复活的日子,是七日的第一日,五旬节的日子,也是七日的第一日,就是七个七日过了,第八个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七周过了,第八周的第一日。所以无论主复活,或是圣灵的降临,无论是生命的圣灵降临,或是能力的圣灵降临,都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因为这日能表明出神在新约时所作的,无论是叫主耶稣复活,或是叫圣灵降临,无论是叫生命的圣灵降临,或是叫能力的圣灵降临,都是一个新的起头。主耶稣复活,将一切带进一个新的境地,固然是一个新的起头;就是生命的圣灵降临,叫人得着生命的基督,成为基督身上的肢体,和能力的圣灵降临,叫基督的身体,就是教会,得以建立,也无不都是一个新的起头。这些新的起头,都是七日的第一日所能表明的,所以神就叫这一切的事都完成在这一日。因此,这一日就成为新约中一个特别的日子。

5、是圣徒聚会擘饼的日子。

经上说,“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徒二十7)。前一节说,保罗那些人在特罗亚住了七天。在这七天之内,别的日子他们都不擘饼,只有七日的第一日,他们作这事。这是很有意思的。因为七日的第一日,是神在新约中完成一切的日子,所以圣灵就带领新约的圣徒,在这日举行一切事奉敬拜神的事。这其中的第一件,就是聚会擘饼。新约的圣徒聚会擘饼,是表明他们已经蒙了救赎,罪已经得着赦免,人已经与基督联合,成为基督的肢体,大家合在一起,就是基督的身体。要表明这些故事,最合式的一个日子,就是七日的第一日,因为无论基督复活,叫圣徒得着生命,成为祂的肢体,或是生命的圣灵降临,叫圣徒得与基督联合,或是能力的圣灵降临,叫圣徒大家成为基督的身体,都是在这日完成的。并且新约圣徒擘饼,也是在复活里,不是在旧造里,故在主复活的这个日子,来举行这件事,乃是最合它属灵意义的。

6、是圣徒献捐的日子。

经上说,“论到为圣徒捐钱,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你们也当怎样行。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林前十六1-2)。这里的话给我们知道,当日的圣徒献捐,也是在七日的第一日,他们聚会擘饼是在这日,献捐也是在这日。这是非常合乎神所定规的原则的。神的原则,是要祂的百姓敬拜必须带着奉献(申十六16-17)。并且新约圣徒擘饼怎样是在复活里面,奉献也照样该是在复活里面。我们在旧造里面奉献,不能蒙神悦纳,必须在复活里面才可以。所以圣徒在七日第一日,主这复活的日子献捐,这个日子也正合乎这事的属灵意思。

7、是旧约中预表的日子。

经上说,“你们…收割庄稼的时候,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祭司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把这捆摇一摇”(利二十三10-11)。在旧约里,神虽然要以色列人守七日第七日的安息,但在好几个预表里,神也要他们守七日的第一日。所以七日的第一日这个日子,也是旧约里预表的日子。这些预表第一个是初熟节。利未记这里说,初熟节是在安息日的次日。安息日是七日的第七日,安息日的次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旧约的以色列人,每年庄稼初熟的时候,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在这样一个七日的第一日,由祭司献给神。林前书十五章二十三节说,基督乃是复活的初熟果子。所以这献给神的初熟庄稼,乃是预表那复活显在神面前的基督。刚好这位基督就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的,正合于旧约这个预表。

经上又说,“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又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利二十三章15-17)。关于七日的第一日,旧约里第二个预表,乃是五旬节。利未记这里说五旬节,乃是在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也就是第八个七日的第一日。在旧约时,以色列人要从他们献初熟庄稼那个安息日的次日算起,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将新素祭献给神。这个新素祭,就是用细面,加酵,烤成的两个饼,当作初熟之物献给神。这两个新素祭的带酵饼,是预表新约犹太和外邦两面的教会。这教会乃是初熟的果子(雅一18;罗八23),也是带着酵的面团(林前五6-8),且是在五旬节,就是从基督(初熟的庄稼)复活那个七日的第一日算起,到第五十天的时候,由圣灵降临,来调和成立的。所以在五旬节那天,因着圣灵的降临,教会得以成立,正应验了旧约五旬节这个预表。

经上海说,“第八日…受割礼”-“牛羊头生的,…第八天要归给我”-“第八日,当守圣会,…什么劳碌的工都不可作”-“第八日…为圣安息”(创十七12;出二十二30;利二十三36、39)。关于七日的第一日,旧约里第三个预表,乃是第八日。第八日乃是七日的第一日另一个说法。七日的第一日是起头的意思;第八日是再从新起头的意思,就是从前的七日都过了,现在再从新开始,再从新起一个头,所以也就是复活的意思。复活就是再从新起头,就是从前旧的都过去,现在再从新有一个起头。

旧约说到在这第八日,应该作的事,有受割礼,将牛羊头生的归给神,守圣会,并守这日为圣安息,什么工都不可。作这四项事都是在第八日作的,所以都是预表复活里的事。第八日受割礼,预表除去肉体旧造,而开始一个复活的新造(西二11-12;加六15)。第八日将牛羊归给神,预表我们将东西献给神,必须是在复活里(林前十六2);在旧造里,神不要。第八日守圣会,预表我们在神面前聚会,也必须是在复活里,不可在旧造天然里。守第八日为圣安息,什么工都不可作,预表我们在复活里享受为我们所成全的一切,一点不必自己努力作什么,一切都是我们在主的复活里,享受神圣的安息。所以新约的信徒,在七日的第一日,就是第八日聚会、奉献、事奉主,乃是旧约所预表的,是合乎新约复活新造的原则的。因为新约第八日的主日,乃是复活的日子,表明再从新起头。而旧约第七日的安息日,乃是旧造的日子,表明是天然原有的。若是我们新约的信徒,仍守七日的安息日,就是守一个旧造的日子。这是不合于我们新约信徒的身分,和我们蒙救赎、得重生、成为新造的事实的。我们新造的人,不能守一个旧造的日子,必须有一个新造的日子。这个日子,就是那表明复活、重新起头的第八日的主日。这是圣经中一个基本的原则。(圣经中的原则,是最重要的。读经最宝贵的地方,就是把圣经中的原则读出来)。照这基本的原则看,“安息日会”要新约的信徒仍守旧造的安息日,乃是非常错误的一件事。因为我们新造的人,必须守一个新造的日子。

所以圣经给我们看见,在新约时,无论是主从死里复活,开始新造,或是圣灵降临,建立基督的身体;无论是信徒聚会,或是主向信徒显现;无论是信徒擘饼,或是献捐,这一切的事都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就是主复活的日子作的。这些都是关乎新造的事,所以都必须作在新造的日子。虽然在旧约时,这个新造复活的日子还没有来到,但在旧约就已经有了预表,表明神是要那些蒙祂救赎的人,在这个新造复活的日子聚会、奉献、事奉、敬拜祂,藉以表明他们是脱去旧造,而在复活的新造里作这些事。所以无论照新约的启示,或是旧约的预表看,新约的信徒,都是不该再守旧约的安息日。若是再守,就是反时代,也是反神救赎的原则。

二、主日

经上说,“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启一10)。这是那在拔摩海岛上的约翰说的。他这话给我们知道,在使徒的时候,主复活的日子,就是当日的圣徒们常聚会的七日第一日,就已经称为主日了。所以称为主日,因为是主复活的日子,是特别显明主而为着主的。

有人说,约翰在这里所说的“主日”,是指着主来的日子。若是这样,那么约翰在这里所说的“被圣灵感动”,也就是在主来的日子了。这是讲不通的。所以约翰在这里所说的“主日”,必是指着主复活,圣徒们聚会的七日第一日。他这时被流放到这荒岛上,在这日虽然没有圣徒可以一同聚会,但他还能独自亲近主。就在他这样亲近主的时候,他就被圣灵感动,看见了天上那些关乎教会,和历代的世界,以及国度,并永世的异象。主在那些异象里面,把从他所在的那个时候起,一直到永远的事,都给他看见了。从那时起,一直到永世,所有的事,都在那一个主日启示出来了。所以主这个日子,就是七日第一日,也是主的仆人得见异象的日子。

有时礼拜天,你会看见,有的商店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今日安息日休假”。这样的说法,根本是错误的,就像一个李某人身上挂上一个黄某人的牌子一样的错误。因为今天的礼拜天,乃是七日第一日的“主日”,根本不是七日第七日的安息日。明明是“主日”,却标称作“安息日”。我们也不该把主日当作安息日来守。日子是主日,守法是安息日的守法。若是这样,我们就是把新约的和旧约的,把属天的和属地的,把复活新造的和天然旧造的,都混合在一起了。这就是罗马天主教所作的。这样的混合,乃是一个混乱的“巴比伦”,是主所定罪的;我们必须把主日,单纯地看作主日,并且绝不把主日当作安息日来守,绝不把主日和安息日混在一起,才可以。

三、信徒对于主日该如何

1、“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诗一百一十八24)。

这话的前文二十二节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彼得在使徒行传四章十至十一节说,这是指着基督复活说的。所以这里所说“耶和华所定的日子”,乃是主复活的日子。主复活这个日子,不是碰巧的,乃是神所定的。在旧约的预表和预言里,神老早都说定了(利二十三10-11;何六2)。主在未死之前,也先说明了(约二19;太十六21)。所以这是神特别定规,特别有用意的一个日子。这里说,在这个日子,我们要高兴欢喜。因为在这个日子,主复活了,主开始新造了,主也使我们成为新造了。所以在这个日子,我们该高兴欢喜,见证主的复活,不该颓丧忧愁,不像一个复活新造的人。

2、“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讲论”(徒二十7)。

我们擘饼虽然是表明主的死,却是在复活里面。因为我们是在复活里面,所以我们才有基督的生命,而成为基督的身体,才能来大家擘一个饼,见证我们是一个身体(林前十17)。所以擘饼最适合它意义的一个日子,就是主复活的日子,也就是七日第一日的主日。当初的信徒,就是在这日擘饼。使徒行传二十章这里说,当日在那一个主日,保罗在特罗亚,不只和信徒聚会擘饼,也对他们讲道。所以若在主日,能有主的话语执事,对信徒讲道,也是该的。

3、“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林前十六1)。

这里给我们看见,信徒在主日也该奉献。信徒在主日既该擘饼敬拜主,就该向主有奉献。因为主不要祂的百姓空手来敬拜祂;主喜欢祂的百姓敬拜祂,向祂感恩的时候,也向祂有所奉献(申十六16-17),作蒙恩的反应。所以凭圣经看,除了主要我们在主日高兴欢喜,和我们在主日该聚会擘饼、奉献以外,主再没有要我们在主日作什么,更没有要我们像旧约的以色列人守安息日那样来守主日。所以若是能在主日这一天,完全停工,专一地来敬拜事奉神,当然是最好;若是不能作到这样,也不是犯律法;不过该尽力划出时间,聚会、擘饼、敬拜主、并奉献。所以我们新约的信徒,不但不必守旧约的安息日,就是连新约的主日,也不需要有守的规律。圣经从来没有要新约的信徒守主日。我们对于主日,不是按死的律法来守,乃是照活的恩典来过;不是守律法的问题,乃是活出恩典的问题。

(《圣经要道》卷五,第五十题)

栏目热点
  • 献祭的意义和五种祭

    献祭的意义 1、使神得着满足,也给我们享受。 2、解决我们与神之间的问题。 神的羔羊乃是一切祭物的总和。为什么需要祭物呢?一面来说...

    2017-07-14    阅读点击:2522次

    分享
  • 关于召会立场的谈话

    【编者注】:本篇谈话记录,是根据一九五七年李常受弟兄几次和几班人谈话的重点及要义编辑而成,其中部分内容,在事后的同工聚会中...

    2017-07-31    阅读点击:2431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