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召会立场的谈话

【编者注】:本篇谈话记录,是根据一九五七年李常受弟兄几次和几班人谈话的重点及要义编辑而成,其中部分内容,在事后的同工聚会中,李弟兄亦向同工们论及,收录于《召会的立场与身体的事奉》一书。此记录全文网络难寻,实为当前主恢复国内同工之急切需要,恳望对照并加强领会。

关于召会立场的谈话(一)

不与别的基督徒团体联合的问题

问:我承认你们是最接近神旨意的,所以我非常愿意与你们交通。然而,我不能不到别的基督徒团体讲道作工,因为我的使命是要和一般的基督徒联合作工。你们对我这样作,看法如何?你们又为什么不与别的基督徒团体联合?

答:这件事是关乎今天神对召会在地上的旨意,因大部分神的儿女没有这方面的启示,所以不容易说明。但我愿意简单地说几点。

第一,照圣经的启示,神在这一个时代,要召会在各地出现的光景,和今日基督教在各地的光景,完全不同。换句话说,今日基督教在各地的光景,完全不合乎神心意中召会在各地应有的显出。照圣经看,召会在每一个地方只该有一个出现,而召会在每一个地方惟一的出现,乃是在那一个地方代表宇宙中那惟一的召会,对基督尽基督身体该尽的功用。然而今日基督教在各地的光景,与神的这个心意完全不合。

第二,我们觉得自己算不得什么,但神兴起我们就是为着这个托付,为着让祂的召会有正确的出现。我们深深觉得自己实在微小,不配说这样的话,但照着我们心里的感觉和认识的真理,又不能不这样说。

第三,因着我们有这样的感觉和认识,所以三十年来,我们一直恐惧战兢,深怕失去神在我们身上的托付,而误了神的旨意。因此有许多事,别人肯作、敢作、能作,我们却不肯、不敢、也不能作。我们并非要标榜自己与人不同。我们的不同,乃是因我们里头对于某些事有一种禁止,有一种恐惧,有一种不坦然,叫我们没办法和别人采取同样的态度,有同样的举动。

第四,今天基督教里许多信仰纯正、热心福音的人,所倡导信徒的联合、合作,其用意虽好,但性质却难免有违召会的一。召会的一,乃是信徒在基督里,并在圣灵里的一致,并无任何派别之分。然而,今天人所倡导的联合与合作,是一面分派别,一面又带着派别来联合、合作。这是一种妥协的应付,一种隔墙拉手:不但不是彻底的一,反而阻碍召会真正的一。有时甚至扭曲了召会的见证,牺牲了主的权益。我们觉得这种联合与合作并不是出于主,也不是主所要的。我们不愿有份,是为了维持神要我们为祂作的见证。这好像是我们把自己标榜得和别人不同,比别人特别;其实我们是迫不得已的,并非存心如此。

第五,我们这样作,不仅是为着我们自己,也是为着所有基督徒,为着整个基督的身体。因为在这个时代,在召会这种紊乱的情形下,神需要一个清明的见证能摆在众人跟前。我们不敢说我们能作这事,但我们觉得身上有一个负担,逼着我们这样作。至于能否作到,在于神的怜悯,以及我们向着祂的忠诚。

第六,基督教的历史和现今的光景,让我们不得不质疑今日基督教里好些团体组织及他们的工作举动。这些从表面看,在某种情形下很纯洁,但从内在及远景方面看,往往牵连不纯的事。我们觉得主兴起我们,要我们为祂持守一个清明的见证,我们就深恐因这些不纯的牵连,使主的见证混乱了。

第七,由于上述的原因,我们一向不印证、不鼓励弟兄姊妹,有份于基督教里任何团体组织和工作举动。

第八,我们承认主是太大了,祂有主宰的权柄,能使用好些与我们不同的人。按历史的事实,我们承认天主教里有主所使用的人。即使是最定罪天主教的人,也不能不承认这个历史和事实。主太大了,连顶撞祂的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也是祂所使用的仆人(耶二五9,四三10)。但我们要问:主所使用的人,是不是一定都是祂所喜悦的?我们是哪一等主所使用的人?虽然在积极方面,我们不印证、也不鼓励弟兄姊妹,有份于基督教里任何团体组织和工作举动;但在消极方面,我们也不愿意干涉什么,因我们怕破坏,或是阻止了主那主宰的工作。

第九,至于弟兄姊妹对这些基督教里的团体组织和工作举动,该如何作选择,我们把这件事完全留给弟兄姊妹,让个人受主引导。我们不印证,不鼓励,也不干涉。我们不能控制,也不愿意控制。

第十,今天更正教的人,认为天主教是绝对该弃绝、隔离的。更正教和天主教虽有分别,但在我们看原则上却没有两样。就原则说,我们怎样不能有份于天主教的一切,照样不能有份于更正教的一切。更正教的人不愿意,也绝不与天主教有份,却责怪我们不和更正教有份。他们是因着某些原因不与天主教有份、联合,我们也是因着某些原因不与更正教有份、联合。他们对天主教没有办法,我们对更正教也没有办法。所以,我们既不有份于天主教的事,也不有份于更正教的事。我们只愿卑卑微微的,照着所蒙的光照,简单的行在主面前。

编者注:更正教,即今日中国人所说的“基督教”。我们今天需要有更深的考量,我们手里的工作,我们的某些作法,是否重蹈基督教的覆辙?国内同工们,你们是否有私下里宗派式的联合,跑这跑那,假借相调或身体交通以联络,壮大只属于你们自己的“联合”?

偏于极端与工作果效的问题

问:这个意思是很好,但这种作法是否太极端,结果反而不一定能达到目的?如果能稍微改变作法,和别的基督徒团体有点联合,是不是会有更好的工作果效?

答:我们也怕偏于极端,所以我们不是以自己的意思为定规,也不是以别人的见解为依归,只以神的话为准则。神的话语绝不极端。我们应该忠心于神的光照,不该违背神的异象。我们若有悖于神所给我们看见的,良心就很难平安。因此,要我们改变作法,与其它团体联合,实在是一件为难的事!

至于工作的果效,我们虽然也相当注意,但我们觉得主所要我们注重的,乃是祂召会的见证。我们不该看重工作的果效,而轻忽召会的见证;更不该为着工作的果效,牺牲召会的见证。今日好多热心爱主的人,多是注重工作过于顾到主召会的见证。他们所作的工,一面拯救罪人,造就圣徒,另一面却又拆毁地方召会的建造,破坏召会的见证。我们觉得这不是主的心意,也不是主所要有的作法。主的心意是要建造地方召会;主所要的作法,是要一切的工作都成全地方召会的见证。我们不是不顾到主工作的开展,只是我们更愿意照着主的心意、主的作法来开展工作。

再者,今天有些人所作的,一面是开展工作,另一面却大大杀死主的工作。他们如果肯照着主的心意和作法进行工作,工作的开展必然无可限量。多年来,我们一直学习在顾到主的工作时,不离开主的作法和主的见证。如果神的儿女都肯先顾到主的见证,再为主作工,结果会是如何无限无量。然而,人的算法颠倒了轻重,混乱了先后;人的智慧、看法也是愚拙的。人一直注意工作的机会和结果,岂知却破坏了工作的机会,杀死了工作的结果。人若肯为着主的见证,放下工作的机会和结果,主反而会赐下敞开的门,是人所不能关的,结果才真是无限量、无止境。愿主怜悯我们,叫我们宁肯要祂的愚拙,不肯要人的智慧。若是我们为了顾到工作的机会和结果,放弃神所托给我们的见证而与别人联合,试想,我们会蒙主祝福么?今天我们如果有一点扎实的结果,我信其中相当的缘故,都是因我们一直着重,绝不肯放弃召会的立场。

编者注:神的儿女都肯先顾到主的见证,再为主作工,结果会是如何无限无量。请今日国内同工对照本地的情形,自问拉帮结伙、抢地盘,是顾到主的见证么?

何谓召会的立场

问:是不是说只有你们是召会,别人都不是召会?

答:我们从来不说只有我们是召会。如果这样说,那就太幼稚。然而,我们却是一直坚持,我们是站在召会的立场上。

编者注:今日在我们中间,却仍有少数信徒,抓住李弟兄著作的话,片面领会,认为只有我们是召会。这样的说法,是极为不妥的。

问:什么叫作召会的立场?

答:召会在宇宙中是一个。召会在地上的出现虽是许多个,但召会在每一个地方上的出现,只该是一个。这个地方上出现的立场,就是召会的立场。旧约时候,以色列人作神的子民是在迦南地,在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人作神百姓的立场,是他们所该在的地方。照样,召会在地上的出现,也该是在地方上。耶路撒冷对以色列人怎样是个正确的立场,地方对召会也怎样是个正确的立场。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一离开耶路撒冷,就失去他们作神百姓的立场。照样,召会分成宗派,一离弃地方性质,就失去召会在地上出现的立场。

到了新约,当召会出现在耶路撒冷;耶路撒冷那个地方,就是召会在那里出现的一个立场(徒八1),以后召会又出现在哥林多(林前一2)那个地方,就是召会在那里出现的一个立场。若是往后在哥林多的召会,分成了四个不同的会:一个是保罗会,一个是亚波罗会,一个是矶法会,一个是基督会,这四个会就都离弃了召会地方的性质,而失去了地方的立场,就是召会的立场。如果有一天,哥林多保罗会的人来到撒玛利亚,设立了保罗会;而后有信徒从耶路撒冷来到撒玛利亚,知道他们是保罗会,而不是地方性质的召会,就另外站在地方的立场上开始聚会,这样,在那个地方就有了两个会。这两个会到底哪一个立场对?哪一个是在召会的立场上?自然不是那个保罗会,必是那个站在地方立场上的聚会。因为保罗会的立场是宗派的,不是地方的,所以不是召会,也就是不对的。只有那站在地方立场上的聚会,立场是地方的,所以是召会,也就是对的。

照以上的比方看,在耶路撒冷的一个会,立场是召会的;在哥林多原有的一个会,立场也是召会的,以后分成的四个会,立场都是宗派的;在撒玛利亚的两个会,一个立场是宗派的,一个立场是召会的。所以,召会的立场就是地方的立场。一切的宗派既然不是以地方为立场,也就失去了召会的立场,不在召会的立场上。

编者注:请今日国内同工,对照本地的情形,特别有“一地两会”的地方,究竟你们是已经演变成宗派,失去了召会的立场,还是站在地方立场上来聚会,你们那里可否有召会的见证?

不在召会立场上的问题

问:不在召会的立场上,就不是召会了么?就不可以么?

答:当日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虽然离开了耶路撒冷,失去了他们该在的立场,但他们并不因此就不是以色列人。如果有人说,那些在巴比伦的以色列人不是以色列人,这人就是愚昧的。只有愚昧的人才说这样的话,也只有愚昧的人才信这样的话。以色列人虽然失去神子民的立场,但他们仍是神的子民,仍是以色列人。照样,今天有许多信徒虽然不在召会的立场上,也仍是召会的人。

那些在巴比伦的以色列人,虽然还是神的子民,但他们留在巴比伦是不对的,他们应该回到耶路撒冷。他们若是知道神的旨意,并体贴神的心意,到了他们被掳七十年期满时(但九2),就当回耶路撒冷(拉一3、5)。并彼此劝说,“我们是神的子民,应该在耶路撒冷,不该在巴比伦,所以我们该回去。”如果那时他们中间有人说,“不必了,作神的子民不在乎是在巴比伦还是在耶路撒冷,只在乎你敬畏神,活在神面前。但以理那样敬畏神,那样活在神面前,仍留在巴比伦;只要你像他那样敬畏神,活在神面前,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不必拘泥是在巴比伦,还是在耶路撒冷。”这种讲法和施教,我们当然不能称义,也不能说这是对的。但以理所以留在巴比伦,是出于神主宰的安排。他人虽在巴比伦,心却向着耶路撒冷(参但六10),并且为耶路撒冷祷告(九16、20)。所以没有一个人可以用但以理留在巴比伦的事作借口。

当日以色列人留在巴比伦,怎样不对;今天信徒不在召会的立场上,也照样不对。当日,凡体贴神心意的以色列人,都回到耶路撒冷;今天,凡体贴神心意的信徒,都该回到召会的立场上。当日的以色列人,如何不能用但以理留在巴比伦作借口,而不回到耶路撒冷;今天的信徒照样不能用某些属灵人不在召会立场上作借口,不回到召会的立场上。有些人说,不在乎立场,只在乎属灵,只在乎满有基督;只要属灵,只要满有基督的身量,满有基督的丰满,无论在什么立场上都可以,不必拘泥是不是在召会立场上;这样的说法我们不能称义。若有人这样主张,这样教导,我们不认同,也不能说他们对。今天有些属灵人不在召会立场上,是否也像但以理一样出于神主宰的安排,我们不敢断定,但我们能说,不论人如何属灵,都该回到召会立场上;即使在神主宰的安排下,留在召会以外的地方,也该像但以理一样,心向着神所定规的立场,并为这个立场祷告,绝不该反对这个立场,或拦阻人回到这个立场。

编者注:离开召会的立场,就是没有召会的见证;任何有损并破坏召会见证的人,也就失去召会的立场。对于召会中个别看上去恩赐大、很属灵的人,若他们在本地一味地制造难处,甚至私设擘饼桌子,不管他们讲什么属灵的理由,都表明他们向宗派靠拢。我们不该对其迷信或盲目跟从,反而要慎思明辨。

召会的立场与属灵情形的分别

问:有些回到耶路撒冷,也就是回到召会立场上的圣徒,他们的光景不一定属灵、刚强。然而,有些在其他基督徒团体里的圣徒,他们的情形反而爱主,热心事奉,并尽其所能的遵守主的话,难道他们不对么?

答:的确有这样的情形。当初,那些与尼赫迈亚一同回到耶路撒冷的人,他们的情形相当不象样。有的娶外邦女子(尼十三23),有的不同心合意(六17-19),有的胆怯(四10-12),可以说是满了各种纷乱的情形。他们的情形虽糟,但他们所站的立场是对的,因为他们是在耶路撒冷。另一面,但以理属灵的情形虽然相当好,但我们不能说,他所站的立场是神子民所该在的,因为那是巴比伦。这清楚指明,属灵的情形和召会的立场,是两件不同的事。我们很可能顾此失彼,然而神要我们两面倶备。现今,即使有人像但以理那样属灵,我们也不能说他的立场没有问题。以盖恩夫人(Madame Guyon)为例,恐怕难得有人比她更爱主,更属灵,更满有基督,但我们也不能称义她所在那个错误的立场,因为她是在天主教里。她虽然属灵,但她所在的立场是错的。因此,盖恩夫人的例子明显给我们看见,一个人很可能非常属灵,却仍在一个错误的立场上。一个人属灵的情形可以非常对,但他的立场却完全错。

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是一个非常属灵的人,但他是在组织的基督教里,在错误的立场上。梅尔博士(Dr.F.B.Meyer)是近代公认相当属灵的人,甚至史百克(T.Austin-sparks)弟兄都相当称赞他;然而,他是在组织的基督教里。梅尔博士的属灵情形可说是对的,但他所在的召会立场是错的。我们必须把属灵的情形,和召会立场完全分开,不能把人属灵的情形,当作召会立场的标准。

有召会,却失去了召会的立场

问:难道盖恩夫人、慕安得烈、和梅尔博士的时候没有召会么?

答:不是没有召会,而是有召会,却失去了召会的立场。盖恩夫人在召会中,有其相当强有力、属灵的一份,但我们要承认,她有罗马教的立场,没有召会的立场。同样,按属灵情形说,慕安得烈和梅尔博士都是召会强有力的分子,但他们按立场说,都留在组织的基督教里。他们的立场是组织的基督教,不是召会的立场。他们是召会的人,但没有召会的立场。

我们不是说,人的所是不重要;那是基要的,但光有那个还不够。我们不只问:“你是什么?”更要问:“你在哪里?”比方,我是某一家的人,就应该在那一个家中。我若逃家,姑且不说落到吃豆荚的地步,即使是到一个非常富丽堂皇、犹如皇宫的地方,我所在的地方还是错的。我仅仅是那个家的人并不够,我还应该留在家里。因此,问题不在于你是谁,你是什么,你是不是召会,问题乃在于你在哪里。你在罗马教的立场上,更正教的立场上,组织基督教的立场上,宗派的立场上,公会的立场上,或其它散漫的立场上,还是在召会的立场上?你是以色列人,是神的子民,但你是在巴比伦,在亚拉伯的旷野,在亚述,在撒玛利亚,在耶路撒冷之外其它的地方,还是在耶路撒冷?

我们深深觉得,在末后这几个世纪,起来为神说话,注意到信徒应该是什么的人已经够多:但注意到信徒该在哪里的人太少了。在主这恢复的路上,“你是什么”的恢复已经够多;但“你在哪里”的恢复,也许这三十年来才有一点着重。难道人对了就够么?人还必须在他所该在的地方才可以。你是哪一国人,就该在那一国:但很可惜,直到今天,所有蒙神使用的人,几乎只看重人是什么,却把人在哪里看得非常轻。不仅看为轻,并且反对这个人在哪里的问题。连相当有属灵职事的人,都反对、为难、非议、甚至定罪这事。

编者注:今日有相当一部分的信徒,他们只注重那个人恩赐大,带给我很多属灵帮助,却不关注那个人站在哪里?以至于那个人制造分裂和难处,仍是盲目跟随,不看不摸不谈“消极”。像这样,就是瞎眼、愚昧和无知的。

仇敌最阴险的诡计

仇敌最阴险的诡计,乃是要借着相当属灵的事,破坏神在今日所要有的恢复。请记得,撒但这仇敌,恶者,是无孔不入的,没有一个人会属灵到一个地步,不被他使用;没有一件事会属灵到一个地步,不被他利用。他能潜伏并假冒在任何属灵的人、属灵的职事、属灵的信息里。我们虽然不堪、卑微,但在这件事上,尤其在今日这紧要的关头,却非常慎思明辨。我们不能遇到一点反对,听人三言两语,就轻易动摇我们三十年来,付出许多代价,蒙受许多攻击,承受许多谩骂,遭受许多误会,一直维持到今天的召会立场。反之,我们要起来为召会立场说更清楚的话。关于十字架和复活的真理,已经恢复得相当多,但关于召会立场的信息,还不够明亮;这是仇敌施用诡计而有的结果。

仇敌一直攻击的目标

在争战里,凡仇敌一直攻击之处,就是我们必须守住之处。三十年来人反对我们,不是因我们所传的福音,也不是因我们所传讲其它的真理。我们受人攻击,被人定罪,遭人非议,经人指责,被人厌弃,与人难以合作,大多是因为召会的立场。仇敌一直要攻破的就是这一点。这一点非常具战略性,撒但彷佛势在必得,所以我们必须警觉。仇敌要攻这一点,我们就非守这一点不可,甚至还要加强这一点。若是主恩待、怜悯我们,我们要加强这一点到一个地步,使人容易且清楚看见这个真理,就是召会该在地方的立场上。

史百克弟兄说过,神在西方行不通,就来到东方。我们相信这话的原则,也能被应用在召会的立场上。一百年来,西方国家因着有些人在行动、工作和教训上,相当搅扰并破坏召会立场的真理,以至于现今人完全避开召会立场的问题,并以谈及此问题为耻。谁谈这问题,人就把他看作和“弟兄们”(Brethren)一样。似乎人看为和“弟兄们”一样的,就是该被定罪的。我不是要为“弟兄们”辩论什么,乃是要强调,召会立场这件事,在西方已经逼得神无路可走,迫使神来到东方施行祂的怜悯。

编者注:“弟兄们”,即我们通常所指的“弟兄会”。为着召会的立场,主的恢复一直在争战,并为此背上各样的骂名,且现今仍在争战中。然而,我们自己一面在讲召会的立场,一面又在制造“一地多会”,就显然是被仇敌所利用。国内的同工们,都该自问,你们那里是否已经失去所该持守的?

神在今天进一步的恢复

三十年来,我们一直注重且不能放下这问题,归根结底在于这是神的恢复。在路德马丁(Martin Luther)的时期,路德非常注重因信称义,因为神在他身上就是要恢复因信称义这项真理。可以说,神在什么人身上恢复那一项真理时,那项真理就没法不给他们注重。因为那一项真理,就是神在他们身上所作的工。他们把别的都丢了,神或许都让他们过去,但那一点神不让他们丢掉。我们深深觉得,神在祂许多的恢复之后,恢复召会的立场,是要给我们看见召会立场的重要。这三十年来,神要我们注意这件事,难道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多余、偏枯、极端、错误的么?我们不能这样信,也不敢这样信。反之,我们相信召会的立场是神在今天进一步的恢复。

神在祂恢复的路上,是一直前进不停的。首先,神恢复了因信称义,然后恢复了奉献;接着祂向前,恢复了内里的交通;然后往前,恢复了十字架的同死。神没有停在这里,祂继续向前,恢复了复活的真理。接着,又向前恢复了召会的立场。神这样的恢复是有旨意的,为要达成祂的目标。因信称义、奉献、内里的交通、十字架的同死和复活等各项真理的恢复,如同金、银、宝石,是极其宝贵的。然而,有了这些宝贵的材料,还得有一个建造的立场。这些宝贵的材料,该摆在什么地方?是要建造在巴比伦,还是建造在耶路撒冷?所以,神恢复了召会的立场,好有一个地方托住祂这些金、银、宝石般的各项真理。

神这个恢复实在太好了:我们应该相信,神没有一件事作得不好。祂不会把第一天的创造摆到第六天,也不会把第六天的创造挪到第三天。在祂创造天地的进行里,那个先后次序是非常美妙的。同样,我们应该相信,神在祂历代恢复的路上,所安排的次序也是非常美妙的。

已过恢复的历史,明显给我们看见,神开头恢复了因信称义,然后恢复奉献;既然奉献了,就要有交通,认识内住的基督。接着,就是十字架的同死与复活。在复活里,基督的身体产生了。然而,基督的身体要在地上出现,这个出现要摆在哪里?金、银、宝石等材料都预备好,可以盖造房子了,但要盖造在哪里?或许有人说,盖造在宝石上,宝石就是根基。然而宝石要摆在哪里?总得找一块基地。这块基地,神在五旬节那天已经找好了,就是在地方上。使徒行传给我们看见,不仅有“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徒八1,十一22),还有在“全犹太、加利利、撒玛利亚遍处的召会”(九31)。神已经把这个地方的立场,摆得相当清楚。今天无须你我再去找,只须我们归回。

当初,以色列人在神所指定的基地上盖造圣殿,但圣殿被仇敌毁坏了。以色列人被掳到各地,盖造圣殿的材料,金、银、宝石也都失去了。现今我们就像被掳的以色列人一样,应当归回。从路德恢复因信称义起,历代陆续恢复了奉献、内里的交通、十字架和复活等;以象征的话说,金、银、宝石都已经恢复了,要重新建造神的圣殿。然而要在哪里建造?是笼统的在宇宙中么?不,乃是要具体的在地方上。然而,因着地方立场已经失去了,所以现今神要恢复它。

地方的立场

当日,以色列人归回耶路撒冷,预表神子民归回正确的地方立场。那些被掳的以色列人,必须回到耶路撒冷。他们留在巴比伦是不对的;然而脱离巴比伦,而不回到耶路撒冷,荡在半路上也是不该的。照样,今天神要祂的子民脱离组织基督教(巴比伦)的立场,回到地方召会(耶路撒冷)的立场上。光脱离组织的基督教,不回到地方召会的立场,仍然构不上神的心意,而是荡在半路凉亭的立场上。神不要巴比伦的立场,也不要任何构不上耶路撒冷的立场。神不要组织基督教的立场,也不要任何脱离组织基督教,而荡在半路凉亭的立场。

今天,许多团体脱离了组织的基督教,却没有回到地方召会的立场上,因此其立场还是不对,仍是神所不要的。只有一个立场是对的,是神所要的,就是地方的立场。只有一个地方是神所要的,是对的,就是耶路撒冷。不仅巴比伦不对,连撒玛利亚、亚拉伯、亚述,任何在耶路撒冷之外的地方都不对。照样,不仅组织的基督教不对,公会不对,凡在地力召会之外的任何立场也都不对:不管有多好,多属灵,都是不对的。

若有人在巴比伦用同样的材料,照着同样的图样和作法盖一圣殿,那仍是错的,因为立场错了。只有耶路撒冷才是正确的立场。这清楚证明,除了要有属灵的实际,还要有对的立场;此二者都是必须的,缺一不可。

一个大约束

约在三十年前,我们开头跟随主时,就对基督教中许多光景产生怀疑。因着对照圣经,我们先看见基督教的光景不对,以后又看见基督教的立场不对。光景不对,仅仅是表面的,立场不对乃是根深蒂固的。今天基督教里的纷乱,大多是因为立场错了。试想,许多基督徒团体中间如此属世界、属人意的现况,难道仅仅是一种情形的问题?追根究底,是因为立场错了。召会正当的立场是地方的,如果人人都守住这个地方的立场,今天这么多的宗派、公会就不会产生,即便产生也难以存在。因为这个地方的立场,要求人付最大的代价,对付人的肉体和天然,并要求人脱去一切出乎人,而不是出于神的东西。

今天许多会别的产生,都是因着人不肯受地方立场的约束。这许多的分会,很可能成为人随己意行动的一种遮护。换句话说,只要人爱主、发热心,愿意为主传福音或作工,人就可以组成一个团体,或成立一个会派。若是众人都看见,召会的出现只可以是地方的,召会在实行方面只是地方的,人随己意行动的遮护就不可能存在。一个人再好,还得在地方召会里。他再怎么属灵,再怎样为着救罪人,也还得在地方召会里。不管他的工作、存心、用意、结果怎样好,他都不能在地方召会之外,再建立起一个团体。人所以敢在地方召会之外建立起一个团体,就是有“可以分会”这件事作遮护。这个遮护是无形中的,甚至不是恶意的,乃是善意的。人所以敢有这种遮护,就因没有看见召会的地方立场。人若是看见召会的一切都必须在地方的立场上,人就不敢在地方召会之外另立团体。这样,一切的会,一切随己意的行动,都得不到任何遮护,因为完全被召会这地方的立场限制住了。

今天,撒但的诡计是要把召会这一个立场完全抹煞,让人以为有绝对的自由可以随意行动,并且还有美好又合理的借口作其遮护。这一切的遮护只有一个东西能除灭,就是召会的地方立场。一谈起召会的地方立场,就没有人能有一种最好的存心、最好的用意、最好的结果作其遮护。所以,召会的地方立场乃是个大约束,约束人的肉体、己意和天然,并约束人随意行动。

编者注:今日国内出现的“一地多会”现象,就是有些领头人没有看见召会的立场,随着肉体、己意和天然,随意行动。他们会有美好又合理的借口作遮护,设立“分会”,还振振有词地自诩代表那地的召会。这样的现象,这样的行为,就是中了撒但的诡计,在四十年前李弟兄就预见性地说得很清楚了。

原刊于一九五七年五月『话语职事』第七十一期

栏目热点
  • 献祭的意义和五种祭

    献祭的意义 1、使神得着满足,也给我们享受。 2、解决我们与神之间的问题。 神的羔羊乃是一切祭物的总和。为什么需要祭物呢?一面来说...

    2017-07-14    阅读点击:2522次

    分享
  • 关于召会立场的谈话

    【编者注】:本篇谈话记录,是根据一九五七年李常受弟兄几次和几班人谈话的重点及要义编辑而成,其中部分内容,在事后的同工聚会中...

    2017-07-31    阅读点击:2431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