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人如何学习事奉

年轻人最大的搅扰就是找配偶,结婚了就忙事业,老了就挂着儿女,这就是平常人的一生。但事奉主的人如果心一不单纯,混杂了这些东西,就不容易了。事奉要有个态度,就是一辈子都要把时间给主。

事奉的态度——学习

金弥尔医生编了1938年倪弟兄的信息,所以,诸如『不要爱世界』,『这人将来如何』那几篇信息的口吻明显就是英国人的味道。此人原有意往印度去传道,就问倪弟兄有什么勉励的话。倪弟兄平易近人,讲话一听就懂:「我看你们英国人开车,新手上路都要挂一个大红“L”(learner),我给你得劝勉就是,在印度三年,就挂这个牌子。」(去那里学三年)金弥尔临老时见证:这真管用!我不止挂了3年,我是挂了一辈子。这个就是学习事奉的态度。生命,真理都要学。我也在好好学,希腊文、希伯来文我都在学。我已60岁了,一直在搞事奉,都没时间好好静下来学。我们需要学的是学不完的!我爱和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我好像能从你们吸一点精力过来(众笑)。要学东西,脑力、心力要够。我这次听大陆圣徒英文的申言,他们的口音很好,这证明他们一定是自己下了功夫了。我姊妹是医生,美国医生要一直进修,而且每年都要考试,如果考不过就取消执照。30年以前的医学毕业文凭,现在绝不够用,所以事情是日新月异,边做边学。

我一直在李弟兄身上观察,他学习的态度真厉害!这次我们讲创世纪结晶,我有他写的一些纲目在这里。他何时讲的我就写上日期,这上面有好多笔记,都是查字典看中、英文如何讲,就加进去。纲目上有许多预备信息的备忘,这说出他的勤劳用功。美国是完全不同的文化范围。我们如果从中国到泰国那该算是小转换,这也包括亚洲范围内的。李弟兄50多岁了去西方,他就学习用当地话释放信息,服事主!当你觉得困难时,请你想想他。当然在生活上那更是一个大的转变了。这次我来泰国,Thai food,在美国有名。但我觉得不大好吃。李弟兄就完全转。如果我们抱着“学员”的态度,我们就能服事一辈子!

事奉的评估:我们的事奉怎么才算好?这就要看,我们的事奉能否成全出别人,来做你所做的。如果我们服侍一辈子都是我们自己,这就不好。这不是说,我们偷懒,掺水才不好,如果我们认真做了就好。我们今天讲的是作出人,而不是做成事情。马太25章,仆人的银子赚了,意思就是“复制”。五千又得了五千,两千又得了两千,都来做你所做的。没有复制出成果,这就是又恶又懒。嫌别人麻烦,不肯成全,只保留自己的功用,就是埋银子了。我们需要把青年人成全出来。

带人做自然就是找麻烦。能干的妈妈如果不让女儿进厨房,女儿就永远不会。我们先教他,让他做,事后还要帮他收拾烂摊子,再给他解释原因,这个叫“良善忠心”。我在FTTA课程里,刚开课时,让学员作了一个自我评估,让他们自己选,自己属于哪一类型,结果如下:A 混饭吃 10% ; B 自愿做 80%; C 带人一起做 5%。到了学期末了,我又给他们测了一次,这回选C的达到65%。这也证明我们的课程产生了一定的效果。

事奉的结局——死,死是事奉的最终赏赐

跟随主的前途,就是往死里去。看看倪弟兄的“让我爱”,如果我们是这样就不生怨言。一位弟兄79年去大陆印圣经,83年被捕入狱,姊妹一直等他出来。等到他出来以后,他就去找李弟兄,想要全时间。李弟兄说:事奉的头一条,就是记得你永远永远都是奴仆,我们年轻时要承认这个还容易,但一旦有了成绩,我们就会受到尊重,我们就坐皇帝了。所以,人家不要你的时候,你却要留下来,好好的作;等到做出成绩了,人家都要你,都欢迎你的时候,你就要走,再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去。工人在一个地方做工,一般来说,应以5年为限。

讲老实话,主耶稣讲舍己,舍魂生命,就是我们的生命,包括你的肉身。倪弟兄讲主工人的性格时说:如果你怕冷,魔鬼就用冷对付你,如果你怕死,魔鬼就用死吓你,如果你什么都不怕,魔鬼就没办法了。在越战时,美国大兵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受苦的心志;而越共什么都没有,但是他们敢死,结果越共赢了!回教搞“人肉炸弹”,连美国都怕,谁会不怕?!诗歌说,主在世上所得的只是一死,我么也当这样。有人讲,别讲这个,这会把年轻人吓倒。但倪弟兄对初信的人就讲殉道!

1983年李弟兄办训练,开始他不讲课,头一周都让我们讲。然后他跑去看宿舍,看过了就把我叫去他家,说:窗户,电扇都没关。椅子要放在位置上,他已经用粉笔画了圈。他说:晚上你们讲完课,我再来讲。后来他从9点半讲到11点。内容大意是:你们训练,不能不管生活。我(余弟兄)是总管,当晚睡不着,心想,真是出师不利,在老板面前,头一个工程就砸锅了。我很难过,也睡不着。我第二天就写封信给李弟兄,说:自己没服事好,但是,迦南妇人也还得到了桌子底下的碎渣。我写好了就放进邮箱。过了一周,李弟兄也不提这事。一般午饭后,我都会陪他散步,有一天,他就说:有些年轻人,跟我服事,受了一些责备,就走了,就不见了。如果他们还在的话,他们能带领国家,或区域了。可现在,他们都已了了。信的事他没有提,他就用这话来提醒我。他故去后,有一天当我检视他的遗物,发现他有一个贴着“重要”标签的活页夹,我一打开,我当初的那封悔过信就从里面掉出来。

我过了那么多年,又再次读到这封信,实在感动。没有想到李弟兄还一直收着它,还放在重要档案里。我这样的一个小子,他居然放在心上。这就是李弟兄成全我们的方式,他当时并不直接讲明,但是事后,却让人深深被摸着。

(Andrew Yu,于2013 ITERO 与曼谷学员座谈交通笔记,未经讲者审阅)

栏目热点
  • 对青年在职圣徒爱的关切

    林天德:系台湾众召会同工。青年时经历家庭重大变故,多年抑郁失眠。后蒙神恩从死荫之地拯救出来,得救后定意一生事奉爱主。在台湾...

    2017-07-29    阅读点击:3299次

    分享
  • 谨防小排的十个“致命伤”

    这几个月我一直在观察,发现有的小排作得很强,有的小排则不行。于是我和弟兄们一同研究,结果归纳出十个小排的致命伤。只要小排里...

    2017-07-09    阅读点击:1708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