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生:为倪柝声申辩

——节选自郭荣刚的《西方倪柝声之研究》

吴东生是马来西亚华裔,美国三一福音神学院获得硕士学位、伯克莱神学研究联院(GTU)获得博士学位。吴氏曾在加拿大维真学院(Reget college)教授《灵命塑造的神学与实践》课程。在攻读柏克莱联合神学院博士期间,师从该院副院长埃舍尔•G 霍德(Arthur G. Hoder),霍德的学术训练来自于美国杜克大学神学院,具有卫理公会背景。另外一位导师魏克利(Phillp Wickery)也是香港圣公会大主教神学及历史研究顾问,魏氏相信三自教会让普通的中国人更加容易接受基督教,他也是爱德基金会的海外协调员。吴氏最后一位导师则是对倪柝声充满了敬意的温伟耀,吴氏形容他“谦和”地提供了有价值的帮助和支持。需要提及的是,吴氏的母亲于年其攻读博士过世,令他十分伤痛,或许这是他重视倪柝声作品中“苦难神学”的一个原因。

吴东生的《启示、知识与倪柝声思想的系统诠释》的贡献

吴东生的著作,通过一位现代神学家Mark McIntosh的著作来阅读倪的思想,将倪的思想带入了与当代神学的对话中。吴主要就三个对倪思想主要的批评替倪柝声申辩:第一,有诺斯底教派的倾向;第二,反理智的;第三,它在人和神的意志之间安置了一个极端的互斥。吴东生也注意到倪的思想许多方面是遵循了历史悠久的圣经诠释学,他认为使徒保罗、奥古斯丁等伟大神学家都是这种诠释学的奠基者,但对于倪柝声来说,这也属于一种中国式的诠释学。方法论上,吴东生试图将倪柝声与当代神学家如芝加哥大学系统神学教授马克麦克因托施(Mark A. McIntosh)进行对话,并用麦克的理论作为一块“棱镜”对倪氏的学术论战进行评估,让读者明白其神学的长处和短处所在。为探索心灵认识论的问题吴东生以三个点来比较倪柝声与麦克因托施思想,同时也回应了在对倪教导的三个批评,和麦克因托施工作中三个主题:灵性启发中的奥古斯丁传统,基督教奥秘传统,和以三一为模式的属灵传统。

(一)大奥古斯丁传统与倪柝声思想

吴东生发现,倪柝声对正统基督教有惊人的吸收,倪氏将自己置于奥古斯丁的伟大传统当中,在圣灵启示、在基督中心观、整体的三位一体、教会团契、圣经的权柄以及对降卑、顺服的欣赏,所有这一切,都深深根植于古老的基督教传统。吴东生说,毋庸讳言,上述各方面都将倪柝声与新柏拉图主义以及诺斯替主义清楚的区分开来。

(二)“华人诺斯替主义”之再否定

吴东生指出,以前的作者李健安、吕沛渊和廖元威等人认为,倪关于灵性启蒙方面的想法与第二和第三世纪的诺斯底教派异端有共同点。吴东生却说,倪以基督为中心的看法,和他坚持信赖基督以得启示,似乎表明,相较于诺斯底教派,倪与方济各会的圣文德(St. Bonaventure)有更多的共同点。

吴东生指出,虽然现代学术界不欢迎任何一种本体论的分割或独立,甚至是身体和魂之间,更少谈到灵和魂之间。但有相当数量的学者承认在圣经里灵与神之间有一个特殊的连接。与魂相比,灵是较少被应用于负面的,而且从来没有被当作负面道德来源。他说,倪氏对于灵在功能和倾向上与魂有所分别或不同,但是完全与一些研究圣经之基督教学者最新和最严谨的理解相合,灵同样在倪氏的“人类学”中,占据了一个中心的位置。

吴东生说,梁家麟曾非常正确地指出,在公元世纪存在的诺斯替主义具有两个特征:灵(好的)与物质(邪恶的)的对立,并且强调奥秘的知识,以使人的灵从里面的“监狱”(原文Prison照翻)脱离出来,因此救赎在于除去人的无知更甚于赦免人的罪。在梁氏看来,倪柝声正是用了“灵的释放”这样的词语,而且他还有以在得着圣别的道路上需要启示类似的观点,的确和诺斯替存在类似之处。

但是通过对倪氏著作的深入研读,吴东生则发现倪柝声与诺斯替主义的相似是表面的,而非“实质”的,只不过是倪柝声的“属灵神学”太过强调基督的身体和基督中心观而容易被贴上诺斯替主义的标签。吴东生据此认为:

1、倪拆声并没有诺斯替主义的观点,后者认为人的身体是邪恶的或者不真实的。

吴东生说,不同于诺斯替主义,倪柝声非常欣赏基督的救赎,因此他对人身体的看法颇为积极。他说过:

身体是需要的,也是要紧的,不然,神就必定不以身体给人。我们若谨慎读过圣经,我们就能看见神是如何重看人的身体的;因为其中的记载,几乎都是论到身体的事。最明显的,最令人哑口无言的,就是道成肉身,神的儿子取一血肉之体,虽然死过,还是披戴这个身体直到永远。

这方面,吴东生看到倪氏与诺斯底教派的区别:倪不轻视身体的价值,反而他高度重视身体价值及坚持其在救恩计划中的价值和救赎。类似的,吴东生引述倪的《属灵人》书中的例子:

主“也为了身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词。通常情况下,我们认为主来拯救魂。但是这节经文告诉我们,“主‘也为了身体”。许多信徒过多的鄙视身体。他们相信主只顾拯救魂,和身体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认为身体在灵性生活领域中一文不值,并且在神的救恩里没有对身体有恩典的供应。但是这节经文告诉我们,“主‘也为了身体”。神说,主也是为了被人鄙视的身体。

笔者在倪氏的著作中,也发现倪氏这样的话比比皆是,诸如:

在今日普通的信徒中,我们能以看见,身体是完全抹煞的,神并没有为着信徒的身体预备什么似的。所有基督的救赎都限定在灵魂里,身体一点的分都没有。当日主耶稣如何在世医病,使徒们如何继续经历医病的权能,都是他们所不顾的。自然,这些的原因,除了不信之外,并没有别的。神的话语,在这里是对我们说,主也是为身体的主。主是为身体,主的一切都是为着我们的身体。

吴东生说,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倪柝声并没有将物质和属灵对立起来。倪柝声常常说的借着顺从和降卑而否认己,这些是福音书里头与福音信息同时嘱咐人的基督教的传统。

2、倪柝声强调在基督救赎中的恩典,使他从各式各样的诺斯替主义中区别开来。

吴东生说,诺斯替主义者往往强调经由秘密的“诺斯”,而回到属天的领域。吴东生指出倪之属灵知识和诺斯底教派观念中的救恩所需要的“秘密知识”其实是不相同的。恰恰相反,倪认为传统基督教的恩典在基督教的成圣和灵命成长中扮演核心的角色。这也与奥古斯丁教派对“成圣”和“知识”间关系的看法一致。奥古斯丁认为,成圣完全基于恩典。在倪的著作中和经典奥古斯丁派观点中,人之所以能获得通往“知识”的道路,同样是通过神借着基督的工作,而将知识赐予人。如倪柝声认为,不但称义是由于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代死从而神赐给赦罪的恩典,而且整个圣别的过程,都是继续借着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工作而享受恩典。吴氏评价说,对倪柝声而言,启示和信仰——基督徒必须经过而进入“窄门”并且走十字架的“窄路”——这都是出于神的恩典。吴氏断言,倪柝声有关“圣别是称义的结果,其关键在于领悟一个人在自己里面毫无所有,停止一切出于己的努力”,这表明他与诺斯替主义并不相干。

3、基督中心论在倪氏神学中的地位证明其区别于诺斯替主义。

吴东生指出,几乎所有学者都认为,倪柝声神学的特征之一基督中心论,并且“擘饼”在倪柝声所有的教会活动当中居于首要地位。倪柝声高举“擘饼”,就如梅恩英所指出的,“擘饼是庆祝一个人与基督并祂的身体持续的交流。”吴氏说,这种对人身体的强调,再次显示了倪柝声神学与诺斯替主义相去甚远,后者坚持了二元论而且坚持仅仅与神纯粹的精神上的交流。吴东生对与柏克莱神学院的许多教授有益交流充满感谢,他说,这些教授均认为,每周的擘饼以及基督中心论使倪柝声与诺斯替联系在一起是令人不可置信的。

吴氏根本上说,那些认为倪氏神学有诺斯替主义嫌疑的学者,其实是怀疑倪柝声神学是一种既非东方、也非西方的产物,而是一种神学、文化上的怪胎,这些学者并不相信华人有可能贯通中西而加以融合,产生出的中国特色的本土化神学。吴东生提出的理由驳回了这种观点,他的回击是通过检视倪柝声神学当中近似于诺斯替主义的因素,并联于正统的奥古斯丁传统。

(本文源于:中福论坛)

栏目热点
  • 王艾明:外界对倪柝声、李常受和召会的

    编者按: 王艾明是金陵神学院副院长、教授、神学博士、三自会牧师,是三自最有实力、国际视野的理论家。近期他公开承认中国政府、三...

    2018-01-09    阅读点击:2482次

    分享
  • 王艾明牧师:体制教会的国家责任

    【编者按:本文是金陵协和神学院副院长王艾明牧师于2016年6月10日完成的文章。他在文中谈及自宗教改革以来的体制教会与自由教会这两大...

    2017-07-29    阅读点击:1493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