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jdt365.net 简体繁体

刘遂老弟兄见证

弟兄姊妹要我见证一下心路历程,这一个历程也走了几十年了,实在长进也不多,也不快。我讲我在主面前一点的学习的故事,蒙主怜悯的故事。我们这个人,我们今天被主的爱来激励事奉神。然而虽然我们头脑里想的是事奉神,讲的也是事奉神,但是肚子里头好多时候还是为着自己,所以我们自己想的这个心路历程,好多时候,自己希望是上坡路,愈走愈好,愈走愈高,愈走愈大。但是主祂要建造我们,祂每一次的眷怜,不光是要把神加到我们里面,也是要把我们更多的减少,如果这两样,不是同时执行的话,你光看雅各那一个梦,他也不太容易成为以色列了。感谢神,主在我的身上,或者是在弟兄姊妹的身上,有祂不同的主宰的安排,但是所做的工作,都是一件事,都要让我们在祂的手里成为一个建造的材枓,让祂与我们更多建造相调在一起。

那我这一个人好像两面,一面看,好像很温和的,人也是笑嘻嘻的,但是实在说我们每一个人的那一个己都是很大的,都是充满了骄傲,充满了自大,充满了自识。 我更是这样。所以,蒙恩的时候,我带着我的那个天然的自我,在召会里面,闯过来闯过去的。在起头,好像主也让我有这些的情形。在这些的情形里就把我自己愈做愈高愈大了。你知道吗,以前我在上海,得救的时候,在公会里得救,认识了召会,到了上海召会。那时李弟兄在那里带领,就几次,他也认得我,也注意我。那几周,给一个受浸机会,那时受浸都要受浸谈话的,到了一个房间里谈话。除了李弟兄别的我也不认识,其他的大概是长老吧!到了我要谈话的时候,李弟兄说这个我知道,他得救了,不用谈了。所以我没有经过谈话就pass ok。

受浸了之后,胆子也大,头脑又快,花样百出。有个小故事我很少讲,今天暴露一下。那个时候,是一九四六年,倪弟兄还没有恢复职事,但是倪柝声弟兄已经在上海,但是李弟兄尽量请他来恢复职事,但是倪弟兄不肯。李弟兄就说,这裡有一些大学生,你给他们一些带领。所以我有幸参加倪弟兄与大学生的交通。在那个场合啊,如果你去,你大概不太敢做声,但是我一点也不怕。初生之犊不怕虎。那一次倪弟兄说到马太五章,后来摆在初信造就里。那里倪弟兄实在是有亮光,说到主的 话说,如有人打你的右脸,你另一面也转给他;人要拿你的外衣,里衣也给他,人要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陪他走二里路。倪弟兄就用到这一个来说到一个蒙恩圣徒在生命里的反应是远超过律法的,是恩典的,那个光在那时实在是很不错。他讲完了之后,我就起来驳他。我说我们家乡相传一个故事,一个老人家走到树底下,一个小孩子在树上,就小便在他身上。老人家一看没有骂他,反而说小弟弟你好能干,那个小孩一听就得意的很。接着又有一个人来了,又小便了,这一个壮年汉的看到就将他大打一顿。我说这个老先生对小孩的反应不太高明,好像是爱他,其实是害他。你看我给倪弟兄来这么一个,我想都没有想,但是倪弟兄也没有反应就散会 了。我是这么个调皮的人。后来李弟兄在训练里时说到以弗所四章的七个一,说这七个一是我们基本的信仰,绝对都要遵守,绝对都不可以不一样。不可以有弹性。 于是我就起来说,李弟兄,若有人不信圣经是神的话,可不可以接纳啊?当然不可以啊!我又来驳他一下。我讲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到一个人的天然不适于建造。而那个天然的最强的那个点就是骄傲。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等到全时间,李弟兄就把我从屏东到调到台北三会所配搭,那时台大对面就盖了木头的房子,就是现在的十九会所。那是我第一个家住在那裡所做的学生工作。主日在三会所聚会,就在那里配搭主日的讲台,那时我心里就觉得全台湾的众召会,就台北市召会最大,三会所最高,因为台大师大都在那个三会所服事的范围,而我呢,又是做台大的。那你看了不起吧!好像那时我爱主,只是光在一种的心意,反到是那时是我属灵上的一种 黑暗光景的时候。那时听李弟兄讲道,听得进去,但是听张唔晨弟兄讲道就听不太进去了。别人讲道就更不在话下了。读圣经或读属灵书报时,就说达秘是怎么讲,某某人怎么讲,完全没有光了!实在啊,心路历程就是走上坡路,培养己,愈走就愈觉得自己了不起。如果再走下去,就差不多和分裂的弟兄差不多。那时分裂带头的弟兄啊,差不多个个都是相当自高,自己看自己是了不起。而我就是和他们走一样的路。但是主怜悯,一面在环境上主也有安排,就显出我自己那一个丑陋的光景。

我在台大配搭服事,和很多弟兄姊妹配搭。有一个弟兄他在机械系当助教,一个礼拜,好几个下午来祷告。他看不起我,因为我祷告不如他。那个弟兄就是000弟 兄。还有一个弟兄现在在波士顿那里,就是000弟兄,那时他在那里读历史系,他很肯读圣经,也在那里读希腊文。我读经自以为很了不起,但是在他眼中就不觉得什么。还有一个弟兄,就是郭文德弟兄的弟弟,很会看望。不上学就看望。一个一个,他们的专项都比我强,所以在一起配搭都常常用话语顶我,来踢我,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常踢李弟兄,大概他必定也是感受不舒服。藉着这一个环境,磨我,嫌我的观点,不久弟兄们看我没有什么果效,就将我调走。调到另外一个会所。后来那些年间在台北的服事里,二次到了其他会所。我心里就觉得那个会所比较小,而且弟兄姊妹的成员也品质也比较低一点,我就觉得那是台北教会的冰箱,将我冰到那里去了。所以这一个环境很有用,然后再加上神的怜悯,慢慢那一个自高自大就逐渐拿掉,光就能逐渐的进来。但是没有光,没有拿掉,就是神眷临我,我还不 认得祂呢!所以这一个心路历程里我很宝贝,主除去我身上的那一个骄傲,除去我那一个己。当然以后在配搭里,很多次都是给主踩在地上,在八一年在菲律宾服事二年的时候,李弟兄在那里对付我,我就吃不消,我就卷铺盖,回美国去了。

这一个心路历程很有用,那个心路历程把我们这一个人愈走愈低。这时候主才有机会更多的在我身上有製做,主才有机会与我们调和建造在一起。至今我也不敢说现在没有骄傲,但无论如何,无论那一位弟兄姊妹在那里交通的话,我也都能得帮助,都能得益处。李弟兄的信息固然是很宝贝,但是无论如何那一位弟兄姊妹的分享,在我都是很新鲜,这都是因着里面倒空了,比较倒下来了。所以在座的弟兄姊妹,以我这前车之鉴,我们在服事的路上不要求更高更大,只求有更多的眷怜,不是我们,乃是主更多显大在我们身上。我们天然的人都是要求大,每一个都是如此。感谢神,祂是雅各的神。

第二,我还有一点的时间,再交通一点。在主恢复里服事经过许多年,经过了一些风波。在风波中,慢慢我就里头有一点的看见,看见什么呢?出问题的时候,差不多是那一些弟兄们,他们都觉得教会不行啦,有一些的欠缺。也觉得李弟兄也不行了,他的带领有问题了,各种的情形就起来了。但后来分裂的时候,更是把教会也 骂,李弟兄也骂,把教会说的一文不值。但是很奇怪,这些弟兄姊妹在主恢复里时,都是相当不错的,很有功用,都是大家弟兄姊妹期待的,敬重的。但是离开主恢复之后,不久的时候,属灵的东西就漏掉了。到一个地步,可以说就了了。几次大的风波走掉的人不少,没有一个例外。慢慢我的看到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不光是一个平常的分裂,实在是离开了主的恢复。因为主在地上祂要在末了的时代,要完成祂的经纶,祂的路,祂的方向不能变。当然也不能说召会没有软弱,也不能说服事的弟兄没有难处,都有。但是有一个东西,主的恢复的这个东西,你不能够岔出去,一岔出去,就不行了,特别是那个带头的。我相当相信,有一天当主来过问他的时候,我想国度里的那一个审判是可怕的,结果因着这一些的分裂,这一些风波,很多人受了引诱了,很多人信心丧失了,从神的召会中离开,甚至那一代都没有了。所以如果这些帐要算在那带头的人身上,那个亏损,那个惩罚是太可怕了。所以有时候年轻的弟兄姊妹问我,你怎么能全时间这么久啊,我常常回答一句话,我胆子小,我不敢做革命先列,所以退三步,结果主怜悯,主保守我还在这里。你冲啊冲就完了,因为好几波人冲啊冲啊就都完了。你比他们更强更好吗?而现在全时间的人说当然啊,那时李弟兄是时代的职事,你触犯他当然受到亏损。但是现在李弟兄不在,有人说某人某人也是时代的职事啊!你要小心一点。这个就像人在睹钱压宝一样,你要把你的身家性命,一辈子在神面前的事奉,在国度里的奖赏和亏损,都压在这一件事上。压错,你就了了,压错了,你一辈子就了了,一直到永世就受亏损,所以我劝你要像我一样,胆子小一点。如果主晚一点来,这种的试验一定会有的。所以你要抓住这是一个主的恢复。这个与平常教会二个牧师分裂吵架不一样,求主怜悯我们。这个也是心路历程里到了一个站口,我的发现。因着时间的缘故,我就讲到这里。

(刘遂弟兄在春季同工训练的见证,未经讲者改阅)

本文链接:http://www.jdt365.net/post/53.html
「仅供阅读参考,引用请注明出处」

美地之声 > 资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