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倪柝声》之五 倪柝声的得救

1919年下半年,倪柝声因在三一学院组织学生参加“五四”反帝爱国运动被学校当局停学1年,这引起了父亲倪文修的强烈不满。倪文修本是同盟会会员,但1913年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时,他已心灰意冷,不仅自己不再参加,并且反对家人参与任何政治运动。父亲的责备使倪柝声心情十分低落,但也使他平生第一次能够冷静地思考自己的人生道路。

1920年2月,华人女布道家余慈度应邀到福州美以美会天安堂讲道,因余是医师而非牧师,所以倪柝声及其母亲倪林和平特意去听道。聆听余慈度的宣教成为倪柝声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倪柝声曾说:“及至我听见余慈度讲道时才算我一生中头一次遇见真的信者。她信主耶稣的每一句话。她也丢弃了一切为着主耶稣。在一切虚假之中,她带我遇见主耶稣了。主拯救了我。我就献身来事奉他,作他的仆人。”

余慈度(Dora Yu),别名俞灵芝,20世纪初期著名的基督教华人女奋兴布道家。

1873年余慈度出生于浙江杭州。余慈度的父亲原在清军中任军医,后被太平军俘虏,被留在太平军中服役充当军医。太平天国败亡后,余父弃医入杭州一神学院进修,而后成为美国长老会的牧师。1888年,余慈度到苏州博习高等医学堂学医。1896年她和石馥梅成为苏州博习高等医学堂的首届女毕业生。1897年10月,余慈度随美国南监理会"妇女海外布道会"的甘博师母(Mrs. Josephine P. Campbell)去韩国宣教,创立了“培花学堂”和“茶洞礼拜堂”(Louisa Walker Chapel),1903年10月返回中国。1904年,余慈度放弃行医,开始凭信心全时间传教,她是中国教会最早脱离西方差会金钱供应,完全凭信心生活的传道人。1907年冬余慈度投入到中国教会复兴运动的大潮中去,在南方各省开展巡回布道,形成了“北有丁立美,南有余慈度”的局面。1909年5月,她出版了中国教会史上最早的一本《奋兴布道诗歌选集》。1909年,余慈度募款在上海创建了“查经祈祷处”,1916年改名为“ 江湾圣经学校”。1919年,余慈度和知名女宣教士安汝慈(Ruth Paxon)一起加入了“中华国内布道团”。 

余慈度布道的信息,“不但注重基督徒内在生命的成长和圣灵在信徒内心的主观经历,同时也非常注重上帝在信徒外面环境中的安排和对付”(吴秀良:《余慈度传》,九州出版社2012年5月第一版)。

1920年2月余慈度应邀到福州天安堂讲道,林和平因在上海就读时就与余慈度结为好友,因此特意去听她讲道。2月21日,余慈度所讲的“神的爱”之道彻底感动了林和平,“讲到神的爱和主耶稣如何在十字架上亲身替我们死,担当我们罪的刑罚,使我们因他的死不至灭亡,她又说主在十字架上也有肉身,所受得是顶痛苦,羞辱是顶可怕的;但是为了爱人的缘故,就不顾这一切,甘心舍己来作人类的救主。当我听到这里,顽硬的心,不知不觉被这位可爱的、为我舍命的主所融化了,痛哭一顿,巴不得尽我所有都献给他,甚至也愿意做一个殉道者来报答他。”林和平回到家中后,先后向丈夫倪文修和儿子倪柝声认罪。林和平抱住倪柝声,诚诚恳垦地说:“‘我为主的缘故向你认那一次怨打你,是得罪你,求你赦免我。’大家都希奇我这样做,但是大儿子对我说:‘你那一次无辜地打我,我的心真是恨你。’我说:‘求你赦免我。’他就不开口了。可是那一夜神也抓住了他”(林和平《恩爱标本》)。

倪柝声感到十分希奇,因为他素来对基督教并无好感,也知道其母的信仰不冷不热,没想到余慈度的讲道有如此大的魅力使自己的母亲认罪悔改。抱着好奇的心理,倪柝声第二天与母亲一同前往天安堂听余慈度讲道。“当余慈度讲到主耶稣如何为着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是我第一次听见福音,我想,如果我今天听见的是真理,就我已往所听见的不是真理。”对于是否要接受耶稣为救主,倪柝声矛盾重重:“我得救前,心中大有交战,要决定是否接受主耶稣作救主,也要决定是否作主的仆人事奉他。多数人得救时所要解决的,是怎样从罪里被拯救出来;但在我,得救脱离罪与终生的事业是连在一起的。我若接受主耶稣为救主,同时也就要接受他为主。他不只要把我从罪中救出来,也要把我从世界里救出来。那时我怕得救,因为我知道一得救后非事奉主不可。因此,我的得救必须是双重的。我不能将主的呼召放在一边,而只要得救。要信主,就两方面都要有;不然,就两方面都不要...晚上,我独自在房间里,有坐卧不安之感,问题是要信主还是不信。起先我想不信主耶稣,不作基督徒;但不信又不安,里面起了挣扎。后来我跪下祷告。起初没有话祷告,但过了些时,我看见有许多的罪摆在面前,并知道自己是一个罪人。在我的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一面看见自己是罪人,一面也看见救主;一面看见罪的污秽,一面也看见主的宝血能将我洗净,使我洁白如雪;一面看见主的双手钉在十字架上,一面也看见主伸出双手来欢迎我,并对我说:‘我在这里等候接受你。’这样的爱折服了我,我无法抗拒,就决定接受主作我的救主。以前看见别人信主耶稣,我就讥笑他们,但那一夜我不能笑。我流泪认罪,求主赦免。认罪之后,罪担就脱落了,人觉得轻松,心中充满喜乐平安。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知道自己是罪人,第一次经历喜乐与平安。以前或者也有喜乐与平安,但得救后的喜乐与平安才是真正的。那夜我一人在房间里,我似乎看见了光,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我对主说:‘主阿,你实在恩待了我’”(《三次见证》)。

但倪柝声仍不敢确定自己已经得救,“我还不知道这就叫得救。过不久,我从一张破的书页上,看见有这样的话语:‘一个人得救了是可以知道的,你知道了没有?’我就问我自己知道不知道,结果,我知道我是得救的。这也就是我们三十年来传福音所注重的头一件事——必须相信主耶稣,也要清楚自己是得救的。” (作者:远方)


本系列连载文章链接:

栏目热点
  • 关于李常受是否“自我神化”之澄清和驳

    壹 两点澄清说明 时至今日,不仅在基督教界,而且在网络上,都流传有李常受自我神化的指控。这类指控给人的感觉,就是李常受自称为神...

    2018-11-11    阅读点击:4001次

    分享
  • 揭开反对李氏及地方召会之幕后的神秘面

    本站将重新编辑整理历史及现实中这一个反对的连锁链,以让众人有所了解,并愿消弥误解。 壹 福音正统教的成立和阴谋 一九六九年,正...

    2018-06-08    阅读点击:2158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