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倪柝声》之六 奉献

倪柝声得救后,便立志奉献。他说:“我的得救与蒙召事奉主是同时的。自那夜起,我没有一次怀疑我所蒙的呼召。在那一小时中,我决定了我的前途,一定永定。我知道一面主救我是为着我,但另一面主救我是为着他自己。主一面要我得着他永远的生命,一面要我来事奉他,并与他同工。”(《三次见证》)

有奉献的心志,还必须有奉献的能力。1920年春倪柝声立志奉献后,自觉圣经知识贫乏,便随余慈度到上海其所办的“ 江湾圣经学校”进行系统的圣经学习。他给自己定下计划,每月读一遍新约《圣经》。但因为自己“肉体未受对付,我要食得好,穿得好,早晨八时才起床。余慈度开始以为我是为着主的好材料,有前途;以后发觉我的生活不行,就把我送回了”(《三次见证》)。然而上海“ 江湾圣经学校”的半年生活,使倪柝声初步学习并接受了圣经关于“重生”、“得救”、“永生”、“宝血”、“同死”、“奖赏”、“主再来”、“国度”、“七世代”、“祈祷答应”、“信心”等真理。不仅如此,余慈度拒绝西方差会的经济支持,不募捐、不举债,也不靠人,凡事只靠祈祷这种完全凭信心生活的创举也影响了倪柝声。他曾说:“福州21年起头,南洋24年起头,上海27年起头”时,“我们的经济办法,就是靠信心过日子。这个我乃是首先从余慈度学习的。”

1920年下半年,倪柝声从上海回到福州三一学院继续学业,并开始在学校向同学传教。在学校传教时,倪柝声不断受到同学们的嘲弄,他说:“我信基督于我在地上不是有好处的。我立刻变成同学中以后好几年的‘神经痛’,而‘神经痛’是全体同学都可以欺负侮辱的人。但是,为着主,我是乐意受的。”“自从得救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有爱罪人灵魂的心,盼望他们能得救,因此就在学校中开始向同学传福音作见证。”倪柝声“在笔记簿中就写下六、七十人的名字,天天为他们祷告,将每人的名字都提到神的面前。有时每小时为他们祷告一次,在课室上也暗中为他们祷告。有机会时就向他们作见证,劝他们信主耶稣”。经过数月的不懈努力,“感谢主,在我的笔记簿中的六、七十位,除了一位未得救外,其余的人一一都得救了。”(倪柝声:《三次见证》)

为造就这些信徒,倪柝声每周请福州教会中最熟识圣经的美部会牧师黄尚泽、美以美会牧师许则周在家中替他们开查经会。许则周1907年被美以美会按立为牧师,曾任天安堂牧师六年,1919年擢升为福州连环司。许则周“才识敏练,善于词说...著有榕腔四书,无师自通一书行世”。黄尚泽是个画家,靠画油画寄外国卖钱为业,自己在美部会当一个特别的牧师。倪柝声认为“黄尚泽圣经知识在余慈度之上,但信心及祈祷的能力不如余慈度。”

在查经会期间,倪柝声坚持每天到黄尚泽家中研读圣经,帮助黄尚泽抄录、整理圣经注解,同时替黄尚泽起草查经会讲义。在这期间他更系统深入地学习了“重生”、“得救”、“永生”、“宝血”、“同死”、“奖赏”、“主再来”、“国度”、“七世代”,又学习了“启示录”、“但以理”、“会幕”、“五祭”、“七节期”及其他“预表”。许则周则推荐倪柝声阅读《灵光报》及《圣经报》。倪柝声更喜欢《灵光报》,因为更能帮助自己提高灵性生活。在查经会中,倪柝声结识了王载,他说:“我是全体中年纪最小的。王载是年纪第二小的。他比我稍大一点。在散会之后,许则周、黄尚泽等常谈教会自立问题,以及神的儿女合一问题。这些都给我印象,知道教会中的老牧师都在那里注意这些问题。”

通过系统深入的学习,倪柝声奠定了坚实的圣经基础,同时也发现了教会传统中存在的诸多不合圣经“真理”的问题,由此促使其逐步与传统教会分道扬镳。 (作者:远方)


本系列连载文章链接:

栏目热点
  • 关于李常受是否“自我神化”之澄清和驳

    壹 两点澄清说明 时至今日,不仅在基督教界,而且在网络上,都流传有李常受自我神化的指控。这类指控给人的感觉,就是李常受自称为神...

    2018-11-11    阅读点击:4001次

    分享
  • 揭开反对李氏及地方召会之幕后的神秘面

    本站将重新编辑整理历史及现实中这一个反对的连锁链,以让众人有所了解,并愿消弥误解。 壹 福音正统教的成立和阴谋 一九六九年,正...

    2018-06-08    阅读点击:2158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