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倪柝声》之七 倪柝声究竟何时开始擘饼聚会?

1921年是地方教会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倪柝声受浸、擘饼、脱离公会均发生在这一年。但遗憾的是,这些对地方教会具有重要意义的事件因记载有误却长期得到澄清。在学界,通常将倪柝声与王载擘饼聚会作为地方教会成立的标志。那么倪柝声何时自行擘饼聚会呢?国内外研究中国基督教史的学者基本上认为是1922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基督徒聚会处”一条也持此说法。这一说法的的依据主要来源于倪柝声的《三次见证》与《往事的述说》。但倪柝声的《三次见证》与《往事的述说》比较具体全面地对早期地方教会的活动进行了疏理,但在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的回忆难免存在错误,通过笔者的考证,发现倪柝声的《三次见证》与《往事的述说》中有关受浸、擘饼的时间都存在错误。现笔者根据多年研究,就倪柝声受浸、擘饼、脱离公会分述如下:

一、受浸

1921年3月,倪柝声发现了教会传统中第一个不合圣经真理的问题--洗礼。在《往事的述说》中,倪柝声写道:“在1921年3月里,主给我看见受浸的真理,叫我看见教会所施的滴水礼并不合乎圣经。”关于洗礼问题,圣经的教训是:“信而受洗的必定得救”;“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由此,倪柝声认为合乎圣经的受洗一定是下到水里,又从水里上来才是正确的。倪柝声想起“小的时候所受的滴水礼,既没有下到水里去,更没有从水里上来的事。现在知道圣经的教训,一个信徒是应该受浸的。”

但是,当时福州三公会既没人受浸,也不知如何施浸。为此,倪柝声告诉母亲其发现的有关受浸问题,倪母表示赞同并心中非常急切地想受浸。母子俩回忆起余慈度在离开福州回上海之先,曾到白牙潭和受恩住处受浸。倪柝声认为“如果余慈度那么作,更加我们的信心必定是对的了。”“就是在1921年3月28日的早晨,家母叫我去对我说,我如果要去受浸,你怎样看法呢?我说,我也正等着要受浸。家母说,如果要受浸,到那里去受呢?我说,我早已打听好,离开福州坐两点钟的小火轮,到马尾一位和教士那里去找。余慈度小姐来闽时,就是在和教士处受浸的。那一天受浸好呢?拣日不如当日。所以,我同家母就定规立刻动身去。到了和教士那里,把我们的意思告诉她,她也赞成。于是我们在当日赶到一个阳歧乡下去受了浸。”(《往事的述说》)

那么我们再看一下林和平在《恩爱标本》中有关受浸的记载:

有一天我到母校去,遇见喜堂嫂,他告诉我说和受恩教士要见我两次皆不遇。一次,我正好是答应美小姐的请,到闽清去开会;又一次是接受班小姐的请,所以两次都没有遇见。她又说他有话要告诉我。我真不知有什么特别事情,回家就通知柝声。到了复活节前,柝声就来对我说:“母亲,明天起学堂有三天假期,我要到和教士那里去,你要不要同去?”我就回答说:“等我祷告,看主怎样引导。”我立刻上楼祷告,完了,我就梳头,此时主就对我说:“去而受洗!”(即受浸)。此事与我实有相当的理由来退却:1、当余慈度女士由闽回沪,路过白牙谭受浸与和教士处,我得知后十分不满,以为工作作得如此好,还要听人家的话去受浸,实在可惜……。我无论如何不赞成。哦!可恶的我说了自己所不知道的事。今天主就要我做我所不赞成的和我所批评的事;2、我少时已受过洗的;3、我有心病的。此时心中交战不停,就看见主耶稣在马太福音三章十七节中所记载的,主耶稣从水中上来,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他在世上已三十年,只在受洗之后,天上才发声,此事必是十分紧要。又记得自己才得救时应许主说:愿遵行他的旨意,甚至舍命也甘心,今天岂敢不去。于是即叫柝声说:“我已定规到和教士那里去,并且要受浸。”他立刻回答说:“我也是去受洗。”次子怀祖说他也要去,于是母子三人不约而同都去受浸。

 

我们到和教士的家,他不在,只有柳教士看家。她问我说:“你们来有什么事?”我说:“等和教士回来再说吧。”等一会儿和教士同梨教士回来了。她们一见我就说:“倪师母,平安!你今天来有特别事情么?”我就说:“是的,主要我来受浸。”他又问我说:“主借着谁来告诉你的?”我说:“没有,是我在祷告之后,主自己对我说的。”我就将所经过的情形一一地告诉她。她们三个人同心赞美主,就说:“余慈度小姐路过这里,告诉我们你所经过的,我们在神面前就切切为你代祷,愿你不只作得救的人,也当作主所喜爱、有用的器皿。我们都觉得该把受浸的真理告诉你,你非顺服这一步不可。因此我们两次上福州去找你,都不遇。我们顶清楚你该走这一步,可是为何不遇呢?我们就问主什么原因。但主很清楚给我们知道主不要我们来告诉你,而要有她自己来告诉你。真的,我们亲耳听你述说主这样带领你来。容我们一同跪下祷告,谢谢天父的恩典和工作。”

这是头一次她们和我一同祷告,就定规主日即复活节那天受浸。到主日早晨我的常病忽发,我就告诉和教士。她说:“你看看,也许改期。”谢谢主,他在里头有说不出的大能力,我就说出来:“不要怕,这是撒但的拦阻,宁可死在神的旨意里,不要活在自己主意中。”哦!这是何等奇妙的事!向我这样利己的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这是神自己作的,所以我们就转身去受浸,到了那地,我祷告说,“神啊,你的爱子我们的主当他受洗的时候天为他开了,因你喜悦他。如果你也喜悦我,求你也为我开天。”真的,神恩待我,俯听我的祷告,因为那日下微雨,天空阴黑,我受洗完刚从水里上来,天也为我开了,太阳就在那一分钟大照我们。那一天我就知道父喜悦主耶稣,也照样喜悦我们。柝声、怀祖也同日受浸。和教士就送我一句经言:“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太2:15)

因为林和平在受浸过程中经历了让人记忆深刻的事件,她有关受浸的记载比倪柝声的回忆更加具体翔实,因此更加可信。从林和平的记载中很明确告诉我们,他们受浸的时间是1921年复活节,查1921年的复活节准确时间是3月27日,倪柝声所说1921年3月28日受浸是有误的。所以倪柝声受浸的具体情况是:1921年3月27日倪柝声及其母亲林和平、弟弟倪怀祖3人到马尾白牙潭,由和受恩替林和平浸,和受恩的同工李爱莲牧师给倪施浸。倪柝声说:“这就是我们不相信滴水礼、不相信给婴孩施洗,只相信人信了主必须受浸的开端。”

二、擘饼聚会

倪柝声于1932年发表的《三次见证》中提及首次擘饼的时间为1922年,此后这一提法一直为诸多倪柝声《传记》所引用。对此,福建集美大学李少明教授在《对基督徒聚会处若干问题的考证和考察》中也认为首次擘饼的时间为1921年夏初。笔者深入考察,认同李少明教授的观点,倪柝声与王载等首次擘饼的正确时间为1921年夏初。具体过程如下:

倪柝声母子回到福州,立即将到白牙潭受浸之事告知黄尚泽牧师。虽然黄尚泽在查经班中经常鼓励信徒要严守圣经教训,但当他听到倪柝声母子接受成人浸礼后大为不满。林和平曾回忆起黄尚泽是如何定罪他们受浸的行为:“第一,教会替我受洗,我轻看;第二,父母带我去受的洗,我也轻看;第三,奉主耶稣的名受的洗,我也敢推翻。我所犯的罪是大得厉害”(林和平《恩爱标本》)。黄尚泽的态度对倪柝声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为此,二人关系逐渐疏离,到1923年倪柝声不再与黄尚泽往来。此后,倪柝声决心要更加努力地研读圣经,他认为“教会中还不知道还有多少不合乎圣经的事情在,而我是要完全合乎圣经。”

按照基督教传统,耶稣设立二个圣礼,施洗和圣餐。倪柝声已经按照圣经的要求受浸,那么圣餐怎么办?圣经关于圣餐的教训如何?倪柝声认为天安堂与他同领圣餐多为不信主耶稣的人,并且有的是亵渎主耶稣的人,这明显是与圣经相对立。倪柝声坚持认为与不信、亵渎主的人同领圣餐,就算不得圣餐,所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到教堂领圣餐。因受浸问题,倪家母子受到黄尚泽牧师的严厉指责,这使倪柝声更认真地研究圣经关于圣餐的教训,他认为“教会所作的不一定都是对的,恐怕也是违反圣经的。”

困惑倪柝声的问题是:天安堂的圣餐,倪柝声认为不圣洁而不愿去受。但按照“教会”的规定,并且是最严格的规定,只有受过“按立礼”圣品中的牧师,才能行圣餐,因此倪柝声不能自行圣餐。为此,倪柝声花了大约一周的时间,研究圣经中所有关于圣餐的经文,查考何人能受、何人可施(施行)、有何意义。最终他得出结论:圣餐是主耶稣交给“门徒”的,受的人是门徒,不是外人,施的人也是门徒,不是“牧师”。

 1921年夏初,倪柝声请王载到自己家中,商讨圣餐问题。倪柝声从白牙潭受浸回来后,除了告诉黄尚泽之外,曾在查经会里告诉王载关于受浸之事。对此,王载十分高兴。他告诉倪柝声自己年少时也曾在教会受洗,后来因明了圣经关于受浸的教训,也是第二次在海边请一个弟兄为自己施浸。倪、王不谋而合,引为主内知已。王载认为圣餐问题也是困扰他们夫妻的大事,他与妻子为此曾昼夜祷告,查考圣经中是否有牧师行圣餐这样的教训。最终他们夫妻认为圣经绝对没有这样教训。王载请教倪柝声对此有何看法。倪答道:不需牧师,圣经没有这个教训。他们决定于礼拜天在王载家中自己烤制无酵饼,共用一杯来自行圣餐,自受圣餐,擘饼记念主。同时还决定暂不通知林和平,担心她会反对他们“如此作僭越牧师的事”。倪柝声说:“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擘饼,所以就在那一年(1921年)夏天的一个主日,我们在一间小房间里擘饼记念主。”“当时我们还定规用无酵饼,自己去烤。用一个杯,不用分杯。以后都是照这次的。因为圣经是如此规定的。再下礼拜,我通知了母亲,她不反对,并且也来了。不久,王载弟王畏三信主了,他也来擘饼。我们因为一起头擘饼是从牧师解放出来的,没有什么人主领,谁也可以祷告,也可以唱诗,不分男女,谁也可以分饼分杯,所以后来我们各地也都是这样。”“那一天,我实在觉得天离地是何等近!我们三个人都快乐得流泪不止。后来我们又查考圣经,看见圣经是说:‘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这是很清楚的。所以我们就定规每一个主日都擘饼。这是我们第一次否认圣品人神权的经过。这就是我们中间擘饼的开场。”一周后,倪柝声通知了母亲林和平,得到她的认可,并且林和平也参加了擘饼。随后王载弟弟王畏三信主后也加入擘饼。以上是笔者发现的有关倪柝声关于擘饼的最新史料,这一史料明确了首次擘饼的时间为1921年夏初。

三、脱离公会

受浸、擘饼问题解决之后, 倪柝声更加关注 “教会”中存在诸多 “离经背道”的问题。1921年,他受弟兄会亚力山大.麦歇所著的《直道》的启发,开始认真思考宗派问题。亚力山大.麦歇认为:宗派不符合圣经真理,宗派就是在基督身上“分党”,因此,宗派就是罪(林前一章十节)。他指出:基督是聚会的中心点,信徒不应当在任何教义或真理的根基上聚集,也不当奉任何人的名、宗派的名或什么会的名聚会(太十八章十九节至二十节)。他祈望:“但愿人名宗派及公会都失败,惟有耶稣基督是一切,而又充满一切!”(台湾福音书房《直道》未刊本)亚力山大.麦歇的观点引起了倪柝声对宗派问题的思考。倪柝声说:“我记得(《直道》)最帮助我的,计有两点:一是讲论重生,二是讲论宗派问题”((倪柝声文集第一辑,第七册P364))。

1921年下半年,倪柝声从“林前”第一章保罗劝哥林多的信徒不可分门别类的教训和“约翰”十七章主耶稣著名的合一祷告得出结论:圣经里并没有“我应该作某会的教友”的教训。所以,会名的分别,必定是不合乎圣经的。但是,现在有了这些宗派,信徒应当怎么办?此时倪柝声并没有主动向宗派挑战、自行建立教会的想法,只是认为必须要与不合圣经真理的宗派组织断绝关系。因此,他认为消灭这些宗派根本不是信徒的责任,“宗派也许要存留到主耶稣来。问题是我们作信徒的个人应当什么样。神没有把我们摆在宗派中。是我们自己进入去的。我们进去我们就得出来。宗派后来怎样我们不管。但是,我们个人对神的责任就是出来。”倪柝声花了好几个月工夫说服他母亲,于1921年底一家人的名字自动从天安堂除名。他说:“为着这件事,我同家母讲了两个月之久,都没有得着同意。有一天,我们一家的人,都在花园里。我就乘机对家父母说,名字放在公会里,是不是合乎圣经的?他们说不合。我又说,我们的本分,该不该顺服圣经。他们说,该。我再说,那么我们为什么迟延不顺服圣经呢?他们说好,去作去作。我就立刻起草,后来家父亲自写信,各人亲自签了名,我立刻到邮局挂号寄去了。这封信的大意是说:我们看出圣经里没有宗派的分别,有宗派是罪恶的事。所以,从今天起,请把我们的名字,从某某堂的生命册上除掉。我们这样作,并非个人情感有事,乃是要顺服圣经的教训”(倪柝声《往事的述说》)。同时,王载也写信给他在南京的教会,请求除名。(作者:远方)


本系列连载文章链接:

栏目热点
  • 关于李常受是否“自我神化”之澄清和驳

    壹 两点澄清说明 时至今日,不仅在基督教界,而且在网络上,都流传有李常受自我神化的指控。这类指控给人的感觉,就是李常受自称为神...

    2018-11-11    阅读点击:4001次

    分享
  • 揭开反对李氏及地方召会之幕后的神秘面

    本站将重新编辑整理历史及现实中这一个反对的连锁链,以让众人有所了解,并愿消弥误解。 壹 福音正统教的成立和阴谋 一九六九年,正...

    2018-06-08    阅读点击:2158次

    分享
返回栏目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