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jdt365.net 简体繁体

【见证故事】 一朵白花静静落下

三月二十一日上午,我人在办公室会议中,心里想着会议结束后,下午可去医院陪妈妈。接近十二点,收到姊姊的简讯:“大家快来,妈妈血压一直往下掉。”

赶到医院时,妈妈已离去。我的头靠在妈妈微温、尚柔软的身体上,静静地,把握最后与她同在的片刻,心中呼唤那熟悉的名字“妈妈”,再见!

与母亲初相会

时光彷佛回到了生命最早的经验,我与妈妈的初相会。我相信在我生命最初的时刻,是她抱着我,而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刻,我可以抱着她,一会儿。真好!

生长在八个孩子的家庭,上有一个哥哥和五个姊姊,下有一个弟弟,童年时期我对母亲的记忆,在父亲过世前,大都是她对我的教诲,要我跟好姊姊,学姊姊们的榜样,要我什么好东西都让给弟弟;以及夜里听到她的哭泣(长大后据姊姊们告知,母亲的眼泪多数为着艰苦的生活,与对父亲的不满而流)。能单独享有母亲的时光是我生病的时候,记忆中有好几幕在诊所中,她紧握着我的手的景象。

母兼父职管我免入迷途

小学三年级时父亲过世后,记忆中就更少与母亲单独相处经验。记得的是,隔壁邻居小男孩常弄哭弟弟,我有一次对那个男孩发出挑战:“再欺负我弟弟,去学校你就知道。”结果那男孩不敢去上学,他的阿公带他来我家向母亲告状。母亲当着他们爷孙的面打我,数落我的不是。另一次经验是小六当纠察队,午休时间在学校后门站岗,抓到溜出校外打香肠的同学。当时,我向对方表示请他给我吃点香肠,我就不登记他的名字。结果这事被老师知道,班上母姊会时,老师跟母亲说,这样下去,我长大后会变成太妹。妈妈回家后,又痛打了我一顿,说了一些很生气的话。后来,她让我念天主教办的私立女中,她说多花点学费,让修女管管我,免得我变太妹。

这些记忆中母亲对我的打骂管教,表面上看是我出了事,她收拾;但细想,里面却有着她对我的深切期望。她希望我学好,不要学坏;因此,宁可标会也要让我念私立女中。果然,我也回应了她心中的期许,一路考上北一女中和台大外文系。虽然这是意外,更是主的恩典。

生命智能和生活知识的真博士

在职后,我又陆续读完硕士和博士。带着博士服去看她时,我已五十出头,而母亲也已八十多岁。当天,她很开心的穿上博士服,接受拍照;望着她露出喜悦笑容的照片,我知道母亲是真博士。她的生命智能与生活知识,在在显出她是个博学之士。她的成长环境让她无法继续求学,因此她拼命挣钱,供八个子女受教育,念完大学。这一点,大概是母亲数十年辛苦人生的一点快乐和满足吧!

青春期阶段,因着上学、在校晚自习、补习,每日早出晚归,母亲几乎不知道我的生活是怎么过的。我在学校做了不好的事,会尽量不让母亲知道。记得的事件是,她盛装参加我的高中和大学毕业典礼,并且她很开心。因此,我的青春期心理,对母亲是不满的,常觉得母亲不关心我,只在乎我念的学校。而也是这样的心理推力,让我在高中时期,开始参加学校的基督徒聚会。上大学后,跟着姊姊去聚会,渴望找到更多的爱。

回头看,神借着我对父亲的失落感,和对母亲的疏离感,来寻找我,拯救我;也让我有机会在祂的恩典和光中,处理对父亲的失落,重新恢复和母亲的情感连结。

与母亲相像的认知对我是宝贵的

三十多岁开始学习家庭溯源,和家族治疗等课程之后,我逐渐明了我自小渴望当母亲的儿子,渴望母亲的认可,渴望母亲的赞赏;而或许也是这样的潜意识渴望,成了我重要的推力,让我一直有学习的动能。看着母亲的晚年,对于圣经真理和社会知识的不断学习,我终于明白,这一点我和母亲多么相像。这个与母亲相像的认知,对我非常宝贵且重要。

回首来时路,我知道我还有一点和母亲很像。记得国高中阶段,有一天邻居议论纷纷,大家在谈马路上躺着一个女人,等着要给车子压死。我跑出去看,看到母亲弯身,和那位躺在马路中央的陌生女子说话。我记得母亲和她说了很久的话,最后听大人们说,是母亲的一句话让那位女子坐起来:“你死了,你先生和那个女人会很高兴;你千万不要寻死,不要让他们称心如意。“我后来学习社工与咨商等协助人的工作,也有多年学校教师工作生涯,回头想,应是当时母亲对我的影响:原来话语可以这么有力量;原来对陌生人,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就提供适切有效的协助。

认定凡事有出路

母亲的热心助人和遇事寻求解决方式,认定凡事一定有出路的生活态度,对我和手足影响很深。兄姊们虽大都已退休,但热心服事教会与周遭友人的生活未变。过往有数年的光阴,我常需至各地做婚姻家庭教育工作,有几次母亲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忙什么。我告诉她,我在某个地方演讲,听众的反应很好。她就说,好可惜,她没有在现场听我演讲。我回答她,还好她不在,否则听众会请她讲,她才是大师,她就呵呵笑。我知道她常以我们为荣,她很高兴我们所做的是服务他人。她知道,我们也以她为荣。

享受与她之间的小秘密

小时候的我都让母亲生气吗?有一件事倒是让她对我称许有加。有一年她生日那天,我带着一点小钱,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在一个文具店买到一个胸针,想给她当礼物。时值傍晚,天色渐黑,家人找不到我很着急。说到我小时候,她常提起这件事,是什么让她津津乐道?我想,不是那个便宜的礼物,是为人子女的那份心吧!长大后,我很少送母亲礼物,反倒是拿她为我私藏的礼物(食物、衣服…),或是偶尔偷塞钱给我。然后,我们两人互约不要给别人知道,我很享受这样的小秘密。

一朵白花静静落下

这些年,去看她时,我较多做的是和她答嘴鼓(玩笑式地斗嘴、争辩)。有时听听她的梦,特别是让她醒来后不舒服的梦,说说我的联想,给她参考。有一年,她说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只有一行由上而下的日文字,没有人物、没有声音,文字的意思是“一朵白花静静落下”。她说她不舒服,这像是歹梦(真有智慧啊,妈妈)。我问她白花给她的感觉是什么,她说很香,很美。我说:“水!若是这是死亡之梦,也死得很水。”之后,我们兄弟姊妹就开始常为母亲这样祷告,也请妈妈这样为自己祷告。

感谢主,垂听我们的祷告,应允我们所求。妈妈离世时,面容安详,就像一朵白花静静落下。

女 秀慧 谨志

本文链接:http://www.jdt365.net/post/650.html
「仅供阅读参考,引用请注明出处」

美地之声 > 资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