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jdt365.net 简体繁体

在升天里运用权柄

权柄的祷告是与作得胜者有关系的。基督徒如果不知道这个,就不能作得胜者。我们要记得,坐在宝座上的是神,是我们的主耶稣,服在宝座下面的是仇敌。惟有祷告能转动神的能力。神的能力没有一个能够转动它,只有祷告。所以祷告是顶需要的。如果不祷告的话,就不能好好的作得胜者。知道什么是权柄的权柄,才知道什么是祷告。得胜者最要紧的工作,就是他能把宝座上的权柄带下来。今天只有一个宝座-神的宝座-是掌权的,是远超过一切的。要有分于那祷告,就必须祷告。所以祷告是十分需要的。凡能动宝座的,就必定能动一切。我们必须看见基督升天是远超过一切,我们必须看见万有都服在祂的脚下,因此我们可以用这宝座的权柄来管理一切,因此我们每一个都必须学会这权柄的祷告。

权柄的祷告,在实行方面到底是如何呢?在这里,我们说些小的事情。比方:有一位弟兄,他作一件事作得不对,你想应该去劝他。可是有一个难处,就是怕他不听你,你觉得有些难,我这样去劝,不知道他肯不肯接受。你觉得这件事不容易办。在这里,你若有权柄的祷告,你就能够管理他。你可以祷告说:“主,我不能到某人那里去,求你叫他来。”你到宝座前来调动他。过不多时,果然他亲自来告诉你说:“弟兄,我有一件事不清楚,好不好请你告诉我。”这样,你就能顶便当的劝他了。这就是权柄的祷告。不是藉着你的力量去作什么,乃是你经过宝座来作。权柄的祷告,不是在神面前的强求,乃是你知道这件事该这样作,你就是把你所知道的通知神一下,神就要作。

权柄的祷告,不只能管理人,也能管理天时。慕勒就有这种祷告的经历。他在往魁北克城的航海途中遇见大雾时,他对船长说:“船长,我来告诉你,星期六下午我是一定要到魁北克城的。”船长说:“这是作不到的事。”他说:“如果你的船不能叫我按时到达,神有别的方法的。”后来他跪下作了一个很简单的祷告。他对船长说:“船长,把门打开,你要看见雾已经全消了。”等到船长立起身来,雾果然全消了。星期六下午,他如约到了魁北克城(“荒漠甘泉”八月十七日)。这就是权柄的祷告。

神如果得着一班得胜者,就必定有一个祷告的争战。不只我们自己碰着什么事情要与撒但争战,就是在我们的四围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也要藉着宝座来管理。一个人不能一面作得胜者,而一面又不作一个祷告的战士。一个人如果在神面前要作一个得胜者,就必须学习这权柄的祷告。

教会能用权柄的祷告来管理阴府。因为基督已经远超过这一切了,因为基督是教会的头,所以教会能够管理邪灵和一切属乎撒但的。教会如果没有管理邪灵的权柄,主如果没有把这个权柄赐给教会,教会在地上活都活不成。教会所以能活在地上,就是因为教会有权柄能管理一切属乎撒但的。每一个属灵的人都知道,我们可以用权柄的祷告来对付邪灵。我们可以奉主的名赶鬼,我们也可以用祷告管住邪灵在暗中的活动。撒但是诡计多端的,他不只明显的叫邪灵附在人的身上,他也在暗中有许多活动。有的时候,他在人的心思里作工,把许多不好的意念,就如猜疑,恐怖,不信,灰心,或者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等等的念头,注射到人的心思里,叫人受他的迷惑和播弄。有的时候,他会把人的说话偷去,化成一种思想,塞到另外的人的头脑里,以达到其挑拨离间,兴风作浪的诡计。所以,我们要用祷告来治服邪灵在各方面的活动。我们在聚会,祷告或者谈话的时候,都可以先祷告说:“主,求你赶走所有的邪灵,不许它在这个地方有任何的活动。”所有的邪灵都服在教会的脚下,这是事实。教会如果用权柄来祷告,连邪灵也服在她的脚下。这种权柄的祷告,不是像普通那样苦求,乃是用权柄来吩咐。权柄的祷告,乃是命令的祷告说,“主,我肯,”“主,我不肯,”“主,我要,”“主,我不要,”“主,我定规要这个,主,我不让这个过去,”“主,惟独你的意思成功就够了,别的我都不要。”当你使用这权柄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一个祷告能通到对方。如果教会中有更多的人起来学习这样的祷告,那么教会中有许多事就容易办了。我们该藉着祷告来掌权,来管理教会的事。

我们必须看见基督已经升天了。如果没有看见基督已经升天了,我们就掉转不动。基督作万有的头,万有都服在祂下面,基督是为教会作万有的头。祂所以作万有的头,就是为着教会。因为基督是为教会作万有的头,所以万有也服在教会之下。这是我们特别要注意的一件事。

—选自《教会祷告的职事》

本文链接:http://www.jdt365.net/post/1385.html
「仅供阅读参考,引用请注明出处」

美地之声 > 资源平台